第三十章 极品师姐

    第三十章 极品师姐

    “对了师姐,那个婴煞安排好了吧?”想起那个小东西,娄夜雨仍心有余悸。

    最后时刻,娄夜雨还是遵从了石万年的遗愿,选择了手下留情,毕竟孩子是无辜的,更何况他连这个世界都没有真正来过,所以于情于理,都该给他一个重生的机会。

    “放心吧,我已经将那个小东西安排在了一处寺庙中,等过了七七四十九日后,他的煞气除尽,便可以送入轮回了。”贾璐笑说道。

    “那就好。”

    娄夜雨点了点头道:“师姐,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什么?”贾璐疑惑的问。

    “帮我把这些钱给我姐寄过去。”娄夜雨将放在身边的十五万现金拿了出来,并在纸上写下了一连串的银行账号。

    “没问题,不过今天太晚了,明天一早吧。”贾璐将现金收起说道。

    “也算上我们这一份儿吧。”

    这时,林破忽然递过来一张银行卡道:“说好的这一次酬劳都归你,我们兄弟没忘。”

    瞄了一眼那张装着十五万的银行卡,娄夜雨的眼皮跳了跳,“哼,这么点钱就想收买我吗?话说我可是道门弟子,视钱财如粪土。”

    “额。”林氏兄弟同时一愣,没想到一番好意却碰了个冷钉子,一时间有些尴尬。

    随即,娄夜雨的声音又再度响起,“最起码也得再加一顿酒吧。”

    “额,哈哈哈…”

    “师兄稍等,我们这就去准备。”完后两兄弟就乐颠颠的去准备酒了。

    对于三人而言,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当初的大打出手,也不过是年少时的意气相争,所以历经一切过后,三个年轻人,心照不宣的选择了一笑免恩仇。

    待两人走后,屋里只剩下三个人,贾璐,石磊,娄夜雨。

    将疑惑的目光向着石磊看去,娄夜雨道:“石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在娄夜雨认为,和石家之间的接触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事情完了,便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所以对于石磊竟然再度出现在这里,娄夜雨也是感觉很意外。

    “是这样的娄先生,虽然此次危机已解,你们也拿到了该得的酬劳,但是当我亲眼见证发生的一切后,三十万的酬劳,我想我已经再难拿出手了。”

    这是明显要收买娄夜雨的节奏。也是因为这次事件,让石磊感觉到了深深恐惧,所以这位医药界的大咖,打算招兵买马了,而面前的人,就是他第一个要招募的对象。

    在娄夜雨疑惑的目光中,石磊拿过一个密码箱,打开后说道:“我不知道娄先生喜欢哪款手机,所以把现今市面上所有流行款式的智能机各买下一部,还望娄先生不要推迟。”

    投其所好,也算是石磊有心了。

    “这些…都是给我的?”娄夜雨的脑袋有点蒙圈,对于一个穷人家出身的孩子来说,这些东西简直太有吸引力了。

    “嗯。”

    石磊点头道:“不单是这些,为了娄先生以后出门方便,我们还特意为娄先生准备了一辆代步车,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上午就可以送到这里了。”

    “代步车?什么代步车?”娄夜雨有点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可当接下来一番轻描淡写的话在石磊口中说出,娄夜雨将被彻底震撼的体无完肤。

    “一款最新的奔驰商务。”

    石磊道:“本来我还为娄先生准备一处住房的,但却被妃小姐拒绝了,她说娄先生已经有房子住了,就不需要我操心了。”

    话至此处,石磊的表情有些尴尬,显然,妃玄音的拒绝让这位石家老总很没面子。

    “嘶。”

    倒吸了一口凉气,娄夜雨的内心有着一丝彷徨,不过很快,他便用理智战胜了一切。

    “内个…这些东西我不能收。”娄夜雨捎了捎头道。

    “为什么?”石磊一怔。

    “没有为什么,反正我就是不能收。”娄夜雨的语气,有着不容置疑的斩钉截铁。

    石磊没有想到娄夜雨会拒绝的如此彻底,面前的这个少年,让他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金钱,亦并非无所不能。

    然贾璐的美眸中,却在这时闪过一抹异彩,那是对前者能不为利益所动的赞赏。

    “石先生,我答应过万年前辈,以后石家有什么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但这些东西我是真的不能要,还请你见谅。”

    这一刻,石磊纵有万般说辞,可人家不爱钱,他也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见此,贾璐微微一笑,“我就说我师弟不会收吧,你还不信。”

    转过头来,贾璐又对着娄夜雨道:“傻瓜,我要是你的话,就一定收下。”

    “额,师姐,你说什么呢?”娄夜雨不明所以的看着贾璐,实难相信这样的话会出自这个同门师姐口中。

    “有什么不对吗?”

    美目直视着娄夜雨,贾璐道:“虽然我们是修仙者,但我们也需要生活啊,难不成修仙者就不用吃饭吗?我们用本事来赚钱,吃的是自己的,有什么问题?”

    “更何况修仙者的开销比普通人更大,没钱怎么行?连最起码的温饱都解决不了,还谈什么修仙呢?”

    “也…对啊。”

    娄夜雨似乎有点动心了,便问道:“那师姐,也有别的修仙者到世俗中掠财吗?这么做,不会触犯门规吗?”

    “当然有,不过能不能别说的那么难听,什么叫掠财,那叫维持生计好吗?”

    白了一眼娄夜雨,贾璐道:“一些大门派中的弟子,当然不允许这么做,因为他们所加入的门派有着无尽资源,也不需要这么做,但那些散修的,就要靠自己的手段了,毕竟修仙者也是人,也需要生活。”

    “至于触犯门规什么的,咱们门派就剩下咱俩了,我不说,谁知道?而且我是师姐我比你大,我说你没触犯门规不就没触犯门规喽。”

    “我靠,这也行?”娄夜雨咧了咧嘴,忽然感觉这个师姐咋有点不靠谱呢。

    “有什么不行?只要你能把生活水平提高上去,就什么都行。”贾璐训斥道:“再者说了,就是泡妞也需要本钱吧,总不能每一次吃饭都要人家女孩子请吧。”

    “当然,你若是怕欠下了别人什么,或者担心这么做会影响修炼的心境,那也不要紧,你所欠下的人情,师姐自会帮你还上就是。”

    娄夜雨忽然有些明白了,这位师姐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是想让自己生活能过的好一点,就目前来说,自己的生活确实有些窘迫了。

    “师姐,谢谢你啊。”娄夜雨的心里,升起了满满的感动,他忽然发现能有这样一个师姐,真的挺好。

    “好吧师姐,我都听你的。”

    一旁的石磊,闻言后顿时大喜,“这么说,娄先生是收下了?”

    娄夜雨刚想说那不是一回事,却被贾璐直接打断,只见她豪迈的挥了挥纤手道:“全收下了,还有先前你说的那个别墅,最好也能快点装修完。”

    “是是是,一个礼拜之内,保证全都按照贾姑娘的指示完成。”

    这句话说完后,石磊就走了,而且是带着笑容走的,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师姐,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妥啊。”只剩下师姐弟两个的时候,娄夜雨忍不住的问道。

    “没什么不妥的,别说你为他石家拼了一夜的命,就说临来之前我给石磊算的一挂,也值这些了。”贾璐浑不在意的道。

    “算卦?怎么师姐你还会算卦吗?”对于这个师姐的本事,娄夜雨当真有点不敢恭维。

    话说昨晚自己差点没被打死,也没见这个神秘的师姐出手,这时再说她会算卦神马的,娄夜雨还真不怎么相信。

    “小看我是不是?是不是小看我?”

    贾璐伸手就揪住了娄夜雨的耳朵,一边拧着一边道:“我告诉你臭小子,你师姐的挂术可是名震宇内,有多少个富家子弟排队等着我算呢,我还不惜搭理呢。”

    “好吧好吧,我相信,我真的相信,但能不能先请你放开那双美丽的小手,我靠被你整天这样揪来揪去的很没面子的好吗。”娄夜雨哭笑不得的说道。现在他更相信,相比于算术,这个美丽的师姐更加擅长扯耳朵一道,因为对于此道,娄夜雨深有体会。

    “哼。”

    放开了娄夜雨的耳朵,贾璐撇着小嘴道:“告诉你啊,别看我在术法上不如你,但就摆挂而言,在天下间,我敢说第二的话,还真没有人敢称第一。”

    “通常我的挂盘一开,最低都要七位数以上的报酬,那还要看我的心情,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一挂一千万也没什么稀奇。”

    “真假的?”

    娄夜雨满脸不相信的道:“那要是如此的话,我终于知道师姐为啥昨天不出手了,感情师姐的天赋都用在了摆挂上,根本不懂术法啊。”

    其实娄夜雨也就这么一说,谁知还真被他说中了。

    “嗯…要不是这样,我能来找你吗?”

    贾璐红着脸道:“我不远千里来找你,就是想让你教我术法的,但又怕你欺负我,所以才和你定下赌约,赢了我们之间的话语权。”

    “我靠…”

    娄夜雨彻底明白咋回事了,感情这位师姐真的啥也不会啊!完了来找自己教她术法,完了还怕自己笑话她,就来了一场赌约,完了自己稀里糊涂就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