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世界

    “唔!”

忍受着脑袋中如被千万根钢针扎刺的巨疼,李铮呻吟了一声后,慢慢颇为费力的睁开双眼,想要看清周围的环境,在昏厥前最后的记忆是被一辆轿车给撞飞的李铮,眼睛没有睁开,但听觉却是一下子就恢复了,原本全是嗡嗡鸣声的双耳中,数声很是焦急的说话声立即贯入。

“怎么办?骁骑都尉被城楼石块砸到昏厥,图斯蛮子攻城在即,如何应对?要不选出一人代替受伤的骁骑都尉指挥战斗。”

“那选谁呢?现在军中有军职能够服众的,除了骁骑都尉就无他人了,其余所有人都被韩都尉带到大石城去了,根本就没有人有资格和名望担负起振奋军心,守关保家的重任。”

“我看那这勃达关是不能守了,不如我们也如同韩都尉一样避走入大石城吧!暂避锋芒先保全有用之身为上。”

“不行!绝对不行!野利屯长,你家是养着马匹的,可以让你从容的带着家眷逃跑,但勃达关上大部分汉军将士可是都没有马匹的,如果勃达关不守,让凶狠残暴的图斯蛮子长驱直入,关上的千余汉军一定会全军覆灭,关后的万余汉民也是必定会遭受屠杀侮辱,我绝不同意弃关而逃之事,即便是战死,也要不辱汉军之名,帝国之威。”

“李屯长,那你说怎么办?骁骑都尉在临战前突然就被城楼上脱落的石块砸中昏迷不醒,军中将士都以为这是上天示警,此战必是凶险无比,无胜利的可能,军心士气无比低落,你说如何守?”

“如何守我不知道,但绝对不能一战未打就弃关而逃,否则我们便妄为大汉男儿和帝国军人?”

虽然李铮的脑袋昏昏沉沉精神很是恍惚,但那义正言辞之音和胆怯恐慌之音的激烈争辩声,还是一字不落很是清楚的传进李铮耳中,让李铮很是纳闷。

“这都说得是什么?不是应该把我送进医院吗?为什么感觉自己是在一个战场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中万分不解的李铮,终于是睁开双眼看清了眼前之人和自己身处何地,结果率先映入他眼帘的,不是李铮想象中的正救治照顾出车祸他的医生和护士,自己所处之地也并非弥漫着消毒水味的医院。

李铮发现自己正平躺在坚硬冰凉的石块上,只有脑袋位置垫着一个似乎是被褥般的柔软物,而在其周围围着的也不是美貌可人的女护士,而是一个个顶盔贯甲面相彪悍凶狠的古代武将。

那些战袍破烂甲胄上也满是污迹的武将一看到李铮睁开眼,大部分都是露出惊喜至极的表情,其中一位二十多岁国字脸,神情严肃,身材魁梧,膀大腰圆的威武将领一见李铮苏醒,立即面上转忧为喜,但马上又很是担心的对李铮轻声询问:“少主,你怎么样了?要不要我派人到大石城请医师来为少主诊治一下?”

李铮对这让人一见便凛然生畏年轻将领的嘘寒问暖,很不适应,一脸茫然,这时旁边另一位满脸横肉,脑袋很小,就如一只肥硕大老鼠的武将,在他那对满是狡黠之色眼珠微微一转后,立即说道:“骁骑都尉看起来受伤蛮重的,急急忙忙的请医师来治疗怎么能行,不如就让我护送骁骑都尉去大石城,这样骁骑都尉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疗,能够好好的休养。”

“不行绝对不行,骁骑都尉乃是堂堂陇西李氏子孙,帝国最高的将门后代,岂可临阵逃跑,少主必须在勃达关主持大局。”那位先前对李铮轻声问候的武将,立即厉声否决了那位贼眉鼠眼一看就是贪生怕死武将的提议。

“那你说怎么办?李赛,你的少主受的可不是普通的伤,而是被一块脑袋大的石块从高处砸中,没死已经是天幸,但如果留下一些什么后遗症那就可不得而知了,到时我看你如何跟李老夫人交待,李家这一代可就骁骑都尉这一位男丁了。”

……

李铮虽然还是浑浑噩噩,但这时他已经搞清楚了正在他面前争吵的两名武将,正是刚刚为那争辩撤退之事的两人,那对他真诚嘘寒问暖的坚毅武将主张死战不退,而那很是贪生怕死一心主张撤退之人,就是那名无论是言语还是神情都颇为虚伪的胖子武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脑袋依然拥有晕眩感的李铮,思考能力大大下降,但作为一名二十一世纪看过许多穿越小说的宅男,李铮已经是明白自己身上可能发生了什么超自然现象,但因为这时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堵住,李铮发不了音,说不了话,无法向围着他的那些人询问,所以也是只能干着急。

就在这时,脑袋深处一大波记忆却是突然如溃堤的洪水般冲涌出来,这股由一段段影像,一张张图片组成的记忆洪流,猛地就灌入李铮的脑海中,让李铮如溺水般难受痛苦的同时,也是让李铮心中所有的疑惑疑问都是瞬间解除,李铮终于是知道自己是谁,也是明白自己所处的是何时何地,面对的是怎样的一副凶险境况。

李铮的确是灵魂穿越了,而且穿越到的还不是他这个历史迷熟知的任何时代,而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新世界,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相当于李铮原本所处那个时代的7到8世纪的水平,原本李铮所在的那个时空,这个时代欧洲称之为中世纪,愚昧腐朽,而华夏则正是大唐王朝的高光时刻。

但在现在李铮所魂穿的时空中,虽然亚非欧大陆的板块基本与李铮的前世的时空差不多,在亚非欧各处诞生发展出的各类文明也是差不多,同样是四大文明,从西到东,分别是继承古希腊古罗马大部分精华的西方文明,中间则是承继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部分古埃及文明的两河流域文明,覆盖整个亚欧大陆腹心部分,而在亚欧大陆的东方则是灿烂辉煌的华夏文明,还有南亚次大陆上没有什么侵略性的古印度文明。

在李铮前世的那个时空这四大文明间除了相隔极近的西方文明和两河流域文明间会经常互相撕逼争斗外,其余文明间因为相距较远,或是被沙漠高山等地理绝地阻隔,各大文明间不要说是发生你死我活的大战了,就是连交流都十分的困难。

但在李铮现在所魂穿的这个时空,四个文明间除了与世无争的古印度文明外,其余三大文明所诞生出来的国度外加亚欧大陆北部的那些游牧民族,已经血战了千余年了,死伤的人类数以亿计,之所以如此血腥残忍,却是因为广博亚非欧这块大陆地理上的一点看起来很是细小的改变。

与李铮的前世不同,现在这个时空的亚非欧大陆,苏伊士运河并不需要开挖,他是自然形成的,所以从古至今地中海就与红海相连,与印度洋相通,而在西亚的北部高加索地区也不再是一块封闭的山区,因为也有一条很是宽阔的水道横穿了整个高加索地区,原本高加索地区的中心城市第比利斯不再是一座粗狂的山区城市,而是秀丽的海滨城市,是这条名为高加索水道上的最重要枢纽,因为有这条高加索水道的存在,所以黑海与里海就相通了,而原本就与黑海相通的地中海也就与里海相通了。

从整张亚非欧地图上俯瞰过去,这自然形成的苏伊士运河和高加索水道,就如两条细小的指缝一般,仿佛是无关紧要的,但就是这两处看似细微的变化,就是造就了现在李铮魂穿到的这个世界这个东西方激烈对抗的根本。

有这两条水道后,西欧大陆无论是马赛、威尼斯、班加西、亚历山大、雅典、塞浦路斯、安条克、锡诺普、卡法等地中海和黑海沿岸的商业城市,还是里斯本、波尔图、雷恩、安特卫普、伦敦、科克、朴茨茅斯等大西洋沿岸和英伦三岛上的码头城市,也能直航向中亚内陆地区和印度的西岸,这无疑大大加强了东西方商贸的往来。

那种贸易的规模,起码是原本李铮所在那个时空的几十倍甚至是百倍,原本那个时空中,即便是丝绸之路最兴盛之时,从汉帝国输送到罗马帝国的丝绸一年也至多不过百多匹,而现在李铮魂穿的这个时空,因为丝绸之路的后半段可以完全走海路运输,所以无论是运输的速度还是数量都是大大增强的,在和平时期,汉帝国每年输送到西方的丝绸多大数万匹。

管中窥豹,从丝绸一项货物上,便可见在这个时空内东西方间商贸量有多大,里面的利益有多高,是让常人难以想象的,自然这个时空中丝绸之路这条贯通东西方的重要商道的重要性,无疑是比李铮原先所待着这个时空。

从丝绸之路上获利的所有国家民族,无一都不想着将这条丝绸之路占为己有,但可惜丝绸之路实在是太长,横跨了大半欧亚大陆,即便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民族,也是无法打下如此广阔的土地,完全掌控整条商路。

既然无法完全占据整条商路,那么占据到丝绸之路上的某一重要节点,尽可能的攫取到巨量的财富,自然就是盯上丝绸之路的那些国家民族势力的首要之选,所以自古以来在这条横贯欧亚商道上就无时无刻不爆发着无比血腥激烈的战争,整条商道几乎就是由累累白骨铺成的。

在整条丝绸之路上重要的节点有四个,除了连接地中海和印度洋的苏伊士和联通里海和黑海的高加索水道外,还有一个就是连接地中海和黑海的黑海海峡(包括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这三个关键的节点,无论是被那个国家民族完全占住,所从商道上攫取到的财富,都必定是能使其腾飞。

但那三个节点虽然重要,却是比不上最后一个,那就是中亚这一块亚欧大陆的中心之地,尤其是大汉帝国设立的安西大都护地区,更是整条商道的通衢之地,是最重要之地,因为古代贸易中最重要的商品提供地汉帝国的商品,出了河西走廊后,便开始在中亚地区分流,或是往西通向西亚和欧洲,还有北非等地,或是往北通向北方游牧民族聚集地,又或是往南通向天竺之地,而西亚、欧洲、北非、印度还有北方游牧民族地区的货物,也是在中亚地区交易分流的。

所以整个中亚尤其是大汉帝国所设立的安西大都护之地,其实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一个货物集散地,从此地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的成千上百条的商路,能够辐射整个欧亚大陆的腹心区,影响整个文明世界。

因此自古以来,亚欧大陆上任何的国家民族,谁能占据中亚,谁也就掌控了欧亚贸易的主导权利,谁就能获得成为超级大帝国的一块重要奠基之石。

虽然亚欧大陆上许多国家民族势力都想有志于将中亚地区占为己有,但在历史上真正做到这一点的还只是那吸纳了那些灿烂文明之光后诞生出来的那几大帝国,比如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波斯帝国和大汉帝国。

在李铮魂穿到这个异时空的百年前,完全掌控住中亚地区的还是全盛时期的大汉帝国,大汉帝国分别在中亚地区设立河中大都护府,安西大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牢牢统治着整个中亚地区。

但万事万物都会盛极而衰,因为国内各种天灾人祸和不间断的大规模农民起义,无比强盛的大汉帝国迅速流干血液,只剩一副干瘪的外表,维持着仅剩的帝国尊严,整个中亚,根本就不是这一个差一点就分崩离析的帝国所能掌控的了。

很快河中大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的领土被基督教十字军和被游牧民族攻占,河西走廊也被无数原本臣服大汉帝国但一见帝国势衰就见利忘义的蛮夷给淹没,百年来大汉的荣光便再也没有照耀中亚这片无数华夏先人为之战斗流血的土地上。

李铮现在魂穿的人物,跟原本的他同名同姓,但与原本只是一名平凡宅男的李铮不同的是,这个时空的李铮出生陇西李氏这个名门,是真正的贵族,真正的富二代,官二代和军二代,这个时空的的李铮年纪不过二十,就已经就任指挥能够五百名精锐野战士兵的都尉一职,负责镇守安西六镇中龟兹镇的北面防御重要关口勃达关。

但现在魂穿过来的李铮,根本就没有好好尝尝当富二代,官二代和军二代的机会,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去作威作福,因为他正要面对着一个无比巨大的危机,一个不仅关乎李铮个人的荣辱安危,更是关乎所有还留守在安西汉民性命的灭顶危机。(未完待续)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