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守城战开始

    勃达关守军中,那一千多乡勇是临时征募的,平时这些乡勇是务农做工的平民,真正脱产的军人,其实只有那五百名材官,这五百名材官分成五个屯,其中期门郎的后代占据两个,步跋子的后代占据另外三个。

统领期门郎后代的两个屯长,一个是李铮的亲信李赛,一个名叫阎纲,此人是李铮的舅舅勃达关副将韩德的亲信,韩德的先祖出生金城郡韩氏,也是北地骑士中的名门将家,虽然不如陇西李氏名头响亮,但在北地骑士们中还是极有威能的,韩德的祖父韩虔,在当时那支大汉帝国派往中亚的援军中担任副将,同时也是直接统领700名期门郎之人。

作为两只彼此看不顺眼骄悍之军的统帅,当时李铮的曾祖李雄,虽然在期门军和横山军中都担任过军官,但因为在期门军中服役的时间更长,所以感情上更偏向于同是北地骑士出生的期门军,但李雄作为统帅,为了军队的团结,必须得要不偏不倚,公正无私,所以当时在处理期门郎和步跋子的矛盾上,并没偏向期门郎们,有时候反而会偏向因为拥有异族血统而内心敏感的步跋子们。

公正无私的李雄无法作为期门郎们利益的代表,那么自然而然的期门郎和他们的后代们就拥戴了同样是北地骑士将门之子的韩虔为头,为他们争取利益,久而久之韩家在勃达关的这些期门郎后裔中便极有威望了。

但不争气的是,一直世出忠臣烈士,威武不屈英雄的韩家,竟然出了李铮舅舅韩德这样一名贪生怕死之辈,在图斯人还未到来前,就惊慌失措带着家人向南逃去,逃向有更高更坚固城墙的大石城。

李铮自魂穿后,对于他那临阵而逃的便宜舅舅,倒是不怎么鄙视,反而有些感谢那韩德逃跑时将他的姐姐,也就是李铮的母亲给一起带走了,让现在的李铮能够晚一点面对与他这时空的母亲李老夫人相处时的不适应,并且能够更为心无旁骛的投入战事中。

原本不在意的李铮,现在倒是对韩德的逃跑,有点感恩戴德了,因为韩德跑了后,期门郎的后代们就瞬间群龙无首了,再也不能聚成一股和李铮讨价还价了。

现在唯一难弄一点的就是那些步跋子后代,这些步跋子后代都是羌氐等异族与汉人混血的后代,经过十几代混血后,这些步跋子后人与普通汉人样子上已经无任何明显区别,而且内心也极为认同华夏文明,视自己为华夏的一份子,将大汉帝国当成自己的祖国,愿意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但总归有那一点点的异族血脉,而与普通汉人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隔阂,因为在勃达关是少数派,所以步跋子的后代们自然而然就抱团在一起,极为团结,李铮必须小心对待,不能让自己军队的重要战力步跋子后人们与自己离心离德。

勃达关内的演兵场,几十只火炬将整个演兵场照的如白昼,也将演兵场中央堆放的那两百把步弓、五十把雕弓和百把臂张弩给照射的一清二楚,这批李铮从系统兑换出来的弓弩,都是比现实中顶级军械工匠花费巨大心思制造出来的弓弩,更精良甚至可以说是精美的弓弩,这些弓弩风格虽然简洁,但有棱有角,弥漫着肃杀之气,一看就是杀人之兵,让围着观看的汉军军官们欣喜不已,都是纷纷拿起一把弓或是弩,如抚摸爱人般轻轻抚摸,发出赞叹声。

先是感叹这批弓弩的做工,然后又是感叹焉耆统帅张公瑾的慷慨,但很快这些将领就为这批弓弩的归属而争夺起来。

“骁骑都尉,这些弓弩就都归我们步跋子吧!我们虽然平时没有可用的弓弩操练,但即便平日里一直用劣质猎弓练习,我们这些步跋子也不辱祖先威名,练就了一身精湛的箭术,必不会让都尉失望的。”

最先开口的就是那位野利禽野利屯长,这位野利屯长在三名步跋子屯长中,虽然不是能力最突出,也不是资格最老的,但他的姓氏野利,是羌族贵族之姓,所以被接受了汉人门第血统观念的步跋子后代们所推崇,推举为领头之人。

李铮很是不喜欢这位在他魂穿刚刚醒来时,就扬言逃跑撤退的野利屯长,内心已经给这位野利屯长定性为贪生怕死的奸猾之辈,喜欢岳武穆文天祥这种精忠报国大英雄的李铮,根本就看不起这野利屯长,未来也绝不可能信任此人,但现在的李铮也是觉得这位野利屯长说得很是有道理,他们这些步跋子的后代,的确是没有稀松了祖先的绝技,只不过先前是因为没有精良的弓箭给他们发挥,如果有精良的弓箭,这些步跋子的后代们在箭术上是不输给图斯人的。

但就在李铮刚想开口时,那位期门郎的屯长阎纲却是立即大声出言反对:“就你们步跋子没有辱没祖先的技艺吗?我们期门儿郎也是没有丢下先祖骑射的本领,没有优良战马,我们就用驮马来练习,那么艰苦练就出来的骑射功夫,我们期门儿郎们可不想无用武之地。”

李铮很是头痛,他没有想到自己那便宜舅舅韩德不在,竟然还有人为期门郎们争取,李铮可是不容许手下这两派将架给吵起来,于是立即就是出言将他路上深思熟虑后想好的分配方案给说了出来。

“你们都不要说了,我是主将,这些弓弩由我来分配,所有的弓箭全部给步跋子们,而所有的弩全部给期门郎们。”

李铮明显偏向步跋子们的分配之法刚刚出口,那阎纲立即就要出言反对,但李铮抢先注视着手下诸军官,宏声道:“诸君!我们能不能将眼光放长一点,能不能不那么小肚鸡肠,我们都是大汉帝国的军人,想一想你们的先祖曾经为帝国做出的那些丰功伟绩,你们期门郎曾经封狼居胥,勒石燕然,你们步跋子曾经南击百越,西压诸夷,当时你们的祖先是如何豪情,我们的帝国是如何的强盛,诸君,虎视眈眈的敌人还在关外,时刻都想着将我们这些安西汉人赶尽杀绝,所以现在还不是争吵时候,让我们暂时放下所有的成见,精诚团结在一起,先渡过这一难关再说,如果我们守不住勃达关,再多的兵甲给我们又有什么意义,那时我们不过是一具战场上的死尸,或是一名如猪狗一般的奴隶,如果你们不想这样,就给我团结起来,勇敢起来,凶狠起来。”

所有汉军军官都被李铮很是激情洋溢的演讲感染,暂时消停下来,乖乖的按照李铮的分配方法,各自带领士兵领了分配给自己的弓弩散去,虽然自己的一翻嘴炮,终于是让手下两派消停了下来,但李铮明白这只是暂时的,要想让手下的军队真的服从自己,光凭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是不行的,他必须取得胜利,持续不断的取得胜利。

李铮为接下来的守城战绞尽脑汁的谋划,他的敌人也正摩拳擦掌咬牙切齿着要一雪前耻,图斯人经过休整后,次日天明,在弱小的汉军手中吃了大亏,觉得自己无比耻辱的图斯统帅赛西斯,立即就是拔出自己的宝剑,指着偃旗息鼓的勃达关关墙厉声大吼道:“尊贵的古实王国(古努比亚人在非洲建立的一个王国)王族的后裔们,被索贝克神(古埃及神话中一个神)庇佑的神圣战士,绞杀歼灭那些曾经奴役我们的汉人吧!让邪恶的汉帝国再也无法在这片我们的土地上卷土重来。”

赛西斯提起他们为给自己脸上增光,而自欺欺人认的祖先后,所有的图斯人立即都是觉得与有荣焉,一手高举着武器,一手如猩猩般捶打着胸膛,发出野兽乱吠的狂叫。

嘣!嘣!嘣!

图斯人战吼许久,迎接他们的不是他们想象中汉军在他们狂吠下惊慌失措惊叫痛哭的情景,反而是一阵他们异常熟悉的如雷弓弦震动声,惊愕过后,马上所有张狂只离关墙不到百米的图斯人,便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一片黑色箭雨从沉寂的关墙上升腾而起,根根箭矢在图斯人惊恐的双眼中不住放大,猝不及防的图斯人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只能被如雨下落的利箭无情刺穿扎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