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对射

    虽然汉军只有两百五十把可以用来远程高抛射的弓箭,但忍耐许久蓄力许久的两百五十名步跋子后裔,训练有素,虽然以前因为没有精良弓箭,一直用粗劣的猎弓训练,但他们很快就适应了新弓,提弦、抽箭、上弦、发箭等等射箭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所以一得到齐射命令后,就立即拉弓引箭如疾风暴雨,在极短时间内射出了八轮两千支利箭。

根本就想不到勃达关汉军,在一夜之间就变戏法似的变出两百多柄强弓的图斯人,还是像前一天一样,骄狂的在只离勃达关百米之距列阵,正好处于汉军手中步弓和雕弓的最佳杀伤范围内,在这个距离重箭完全可以穿透图斯人头戴的分瓣式铁盔和身穿的链甲。

箭矢疾如狂风,密如雨下,许多图斯人的胸膛四肢被射中,头颅咽喉被射穿,如脆弱的麦秆一般成片成片到地,地上瞬间躺满横七竖八的图斯部死伤者,惨叫声、哀嚎声遍野,八轮箭雨过后,图斯人起码死伤了四五百人。

“射箭!射箭!将那些卑鄙的汉人全部都给我撕成碎片。”

赛西斯呆呆的看着自己死伤枕籍,哀嚎惊天的手下士兵,当看到射中自己手下士兵的箭矢,竟然是自己的军队先前射上关墙的英格兰长弓标配箭矢后,赛西斯立即就感觉脸如被连抽几十个巴掌般火辣辣的,于是急于发泄心中懊恼和愤怒的赛西斯,脑中思考都没有思考一下利弊,立即就是命令自己那些还未惊魂未定的手下开始向关墙上射箭还击。

已经惊慌失措跑到离勃达关关墙两百米开外的幸存图斯人,畏惧军法和主帅淫威,不得不重新鼓起勇气,硬着头皮重新来到离关墙百米处,跨过满地死尸,踩着同袍流淌出的鲜血,耳中听着未死同袍的哀嚎,开始引弓张箭,向关墙上抛射装有重型箭头的箭矢。

汉军统帅李铮比图斯人统帅赛西斯奸猾数倍,更是冷静数十倍,最是会审时度势,早就料到被自己阴了一手的图斯人会不管不顾凶狠反击的他,早就命令那些急速射完八轮箭矢的汉军,半蹲在地举盾护身。

有了先前缴获的图斯战士复合盾牌后,现在守关汉军盾牌已经很是充足,能够让作为第一线力量,常驻守在关墙上的大汉材官们人手一面坚固盾牌了,所以图斯人抛射出的满含怒火的箭矢,是毫无作用的,很少能够穿透汉军护身的盾牌,汉军的死伤微乎其微,十几轮长弓箭雨后,只有五六倒霉者死亡或是受伤倒地。

当然,虽然安全无虞,但现在有利器在手的汉军,不用像前日那样在图斯人的长弓抛射下,只挨打不还手,在图斯长弓手连绵不绝的箭雨抛射下,做缩头乌龟般躲在盾下了。

在关下的图斯人齐射出三十多轮箭,因为气力耗损,而射速略缓,射出的箭也显得那么有气无力时,关墙上一个个垛口处,突然就冒出一名名手持臂张弩的汉军,向关墙下的图斯长弓手们射出一轮弩箭后,又立即蹲下躲入盾牌的保护下,开始重新装填弩箭。

在极近的距离内,弩箭的威力极大,许多弩箭射穿图斯长弓手前方竖立的遮箭大盾,躲在盾后的图斯长弓手射前排瞬间死伤大半,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瞬间又是让图斯人乱了起来,原本有节奏齐射瞬间错乱,射出的箭支开始稀稀疏疏,再无多大威胁。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就在这时,关墙上原本连接在一起的汉军盾牌阵突然打开,二百五十名汉军弓手立即站起身,快速张弓搭箭,抛射出去一轮箭矢,这轮汉军射出的箭雨,越过了遮箭大盾组成的盾墙,坠落入图斯长弓手阵中,又是让图斯长弓手们死伤五六十人。

当然汉军弓手的勇敢反击,也是付出了代价,二十多名弓手被图斯人抛射到关墙上的箭矢所伤,所幸这些弓手已经换穿了前日从登城图斯士兵身上扒下的鳞甲,抵御箭矢的能力强于大多身穿链甲的图斯长弓手一些,所以汉军弓手即便中箭,也只是受点可以治愈的皮肉只伤,极少有当场被射中要害死亡重伤的。

汉军弓手齐射完一轮后,又倒下一片的图斯长弓手们更加混乱,齐射更加的参差不齐,这时汉军弩手们也上弦装箭完成,立即又是在嘹亮的哨声中,起身举弩向图斯人射出一轮弩箭,因为上一轮弩箭破盾效果比较差,让指挥弩兵的李赛认识到臂张弩破盾能力不强,所以射第二轮弩箭时,李赛命令所有的汉军弩手将手中臂张弩抬高再发射,也是如弓箭那样抛射。

虽然大汉制式臂张弩的射程和威力都稍稍强上制式步弓一点,但臂张弩并没有装备箭头沉重的重型弩箭,都是箭头尖锐细小,但也及其轻的破甲弩箭,这种弩箭射出去后飞行轨迹很是平滑,不会突然就急速下坠,为箭矢增加极大的速度和穿透离力,所以臂张弩大角度抛射时威力不大,一轮抛射对图斯人的杀伤不如汉军弓箭手的战果,但比直接射击那些遮箭大盾,让弩箭穿透盾牌后,再杀伤盾后敌人的方式要好得多。

但甭管臂张弩是否发挥出最强威力,在汉军弓弩手默契配合,连绵不绝射出一轮弓箭雨一轮弩箭雨的情况小,当然也有勃达关前山道狭窄,让图斯人不得不摆成极为严密队形,使得汉军射出的箭矢命中率更高的缘故,战场上竟然发生了神奇的一幕,人数是汉军弓弩手七八倍的图斯人竟然对射不过汉军,反而是被狠狠压制。

本就极为愤恨的图斯统帅赛西斯,看到这一幕差一点将自己的牙给咬碎,立即就命令手下的所有图斯人停止对射,收起弓箭,拿起剑盾,抬着长梯,向勃达关冲去,图斯人的统帅赛西斯明显是存着用己方人数和装备上的优势,用近身肉搏将汉军压垮。

赛西斯已经向败兵们问明了,前日汉军是如何在关墙上击败他派出的四百名精挑细选图斯战士的,已经对汉军的戈戟之阵有了应对之法,赛西斯确信汉军如果再敢摆笨重无盾牌防护戈戟阵的话,一定会被自己那些随时随地都背着弓带着箭的手下给射成刺猬的。

图斯人虽然孤注一掷于近身肉搏,但他们也并没有彻底不用自己精湛的射箭术,靠近到勃达关关墙的极近距离后,所谓的图斯第一神箭手尤西鲁奥,就立即带领他全部都由百步穿杨神箭手组成的连队,张弓射箭,狠准快的狙杀着探出头的汉军兵士。

知道自己不能再像昨日那样故技重施的李铮,在图斯登城部队发动前,就来到关墙前,亲自指挥鼓舞士气,眼睁睁看着一名挥矛舍身奋战的汉军士兵,被一支狠辣冷箭射中面门倒毙。

李铮立即气得咬牙切齿,指着关下那名见自己正中目标而洋洋自得的图斯人第一神箭手尤西鲁奥,恨声说道:“给我杀了他!杀了他!斩获此獠者,立即赏金百两,官升一级。”

周边的汉军,尤其是那五十名从善射步跋子中特意挑选出来的,配备着雕弓的汉军神箭手们,听了李铮所言的丰厚犒赏后,立即精神大振,纷纷张弓引箭,向尤西鲁奥射去。

那尤西鲁奥这时倒是突然开窍奸猾起来,一看到盔上插着白色翎羽明显是将领的李铮,指着自己大呼小叫,尤西鲁奥虽然听不懂汉语,但他从李铮狰狞的表情上,知道对方对自己是多么的愤恨,知道李铮已经盯上了自己,所以立即就是躲入一面遮箭大盾后。

尤西鲁奥高大的身躯刚刚缩入那面遮箭大盾后,汉军神箭手们射出的箭就追着他,扎刺在遮箭大盾上,汉军神箭手们射出的箭矢虽然凶狠,但还是无法破开穿透遮箭大盾,于是躲在遮箭大盾后安然无恙的尤西鲁奥竟然面带嬉笑从盾后走出,很是闲庭游步的向关墙回射出一箭,又是让一名正奋战的汉军士兵中冷箭而亡。

对于尤西鲁奥的挑衅,李铮几乎是要气疯了,立即拾起脚边一根长矛,丢给旁边正用一对镔铁手戟,将一名登城图斯人的脑袋给绞掉的李山士,然后大吼道:“破他的盾!”

李山士稍微看了一眼尤西鲁奥的位置后,立即便抡动一只粗壮的铁臂,将李铮丢给他的那支长矛如雷电般投掷而出,长矛划过一道平直的弧线,一下就将那面遮箭大盾给洞穿,片刻后,只见原本躲在大盾后尤西鲁奥,捂着自己一只血流如注的手臂,面色无比惊骇的向后退去,脸上再无一丝一毫的得意骄狂。

看见尤西鲁奥受伤而逃,想要拿到重赏的汉军神箭们大急,所有射得到尤西鲁奥的汉军神箭手,立即快速拉弓发箭,箭如流星飞蝗般向仓皇而逃的尤西鲁奥飞去,那尤西鲁奥不愧是有图斯部第一神箭手的名号,不仅身手灵活,而且因为对射箭的了解,竟然能够听声辨位,用一套让观看者目瞪口呆的蛇行走位,躲过了所有射向他的箭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