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敌人援军

    蛮夷有奇能异士,汉家也从不缺乏英雄,就在那图斯第一神箭手尤西鲁奥凭借自己听声辨位之能,要安然无恙的躲入图斯人的后阵,被层层盾牌保护起来时,汉军关墙上一名其貌不扬,皮肤油黑,身材瘦高,看起来并无任何奇异之处的汉军士兵,却是默默的举起手中雕弓,另一只手中紧紧攥着五支利箭。

那名汉军望着尤西鲁奥的眼神如鹰一样锐利,喉咙中发出一声嘶吼后,立即用他那双长臂张弓搭箭,弓开如满月,射箭似流星,这名不显山不露水的汉军神箭手射完第一箭,根本不停顿察看战果,而是立即又是搭箭上弦弓开如月,射出第二箭,紧接着第三箭,第四箭,这名汉军将手中五箭全部射出只用了不到五秒,让人眼花缭乱。

这名汉军神射手所使用的便是连珠箭法,射出的箭矢能够头尾连成一线,看起来就是同时射出的一样,让人防不胜防,而这名汉军神射手射出的五箭,不是并成一行,而是分为五路,封堵了尤西鲁奥左右前后所有退路,让那尤西鲁奥再也无法躲闪。

嗤!嗤!嗤!

早就预想好尤西鲁奥所有躲避路线的那名汉军神射手,射出的五支箭,只被如豹子般机敏的尤西鲁奥躲避掉两支,另外三支全部射中尤西鲁奥,其中一箭更是射中尤西鲁奥的后颈这一要害,让这位骄横一时的图斯第一神箭手立时毙命。

尤西鲁奥死后,尤其还是被他所擅长的弓箭所射毙后,他所统领的神箭手连队,立即士气大跌,射出的箭矢开始有气无力,准头大降,再加上汉军手持更容易把控射得更精准的臂张弩弩手加入,那些图斯神箭手们就彻底被压制了,很快损失惨重,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施放冷箭,精准猎杀关墙上的汉军将士了。

图斯神箭手们无法逞威后,关墙上的汉军可以一心一意杀敌,不必防着冷箭偷袭的汉军更是神勇,关墙上的汉军配合很是娴熟,先有长戟手勾开登城敌人的盾牌,然后再由长矛手用长矛狠狠戳刺向无盾牌防护敌人的脑袋,咽喉,胸腹等要害,有些力大的汉军,从原本朽坏不堪的城楼上搬来大石块,居高临下的砸向奋力爬梯的敌人,在汉军众志成城的顽强阻击下,图斯人损失惨重,不过一刻钟,勃达关的关墙下就积累了厚厚一层的死尸和伤者。

敌人被压制后,李铮得以空闲,他连忙寻到用神乎其神的箭术,射杀尤西鲁奥的那名汉军神射手,无比赞赏的向这位很是腼腆,在主帅的注视下不停挠头的大功臣问起姓名。

“小人杨阿察!无官无职!”那名有功汉军非常紧张的说道。

“很好,杨阿察,你现在不再是无名小辈了,你是我勃达关汉军的英雄,英雄就应该有英雄的待遇,我会信守承诺,赏赐你百两黄金,同时你现在晋升为队正,就统领这五十名配备雕弓的神射手吧!”李铮微笑着说道,一百两黄金是很多的,用这笔钱在这个时代可以养二十名重装骑兵一年,李铮的安西李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李铮拿出这笔黄金还是隐隐有些肉疼的,但为了获取军心和将士拥戴,李铮是绝不会短视的去毁诺的。

自从河西走廊被断,安西艰难孤立后,无中央帝国财政支持的安西汉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有过实质犒赏了,即便有犒赏也是会打些折扣的,所以先前汉军听到李铮的丰厚奖赏之言,还以为也会打一些折扣,但没想到李铮会如数兑现,立即大为惊讶,那立功者杨阿察甚至直接激动的跪在地上,向李铮叩头感谢。

李铮立即扶起杨阿察,并以无比郑重的口吻对杨阿察说道:“不必行此大礼,这种跪拜之礼是行给你长辈的,你要记住,永远记住,你是汉军,是天底下最忠勇的军人,你只需给我这个主将行军礼便可。”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自小生长在一个等级森严环境中,又出生卑微的杨阿察,并不是很明白李铮所说的,但他却是能感受到李铮对他的看重和尊重,感动的泪流满面,立即就右手握着拳,然后猛锤自己左胸一下,向李铮行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大汉军礼。

李铮大为欣慰,拍着杨阿察的肩膀说道:“阿察,你箭术了得,我希望你能再立功勋,成为我汉军表率。”

杨阿察突然面容一肃,目光锐利,指着关墙外一地,对李铮豪言道:“我现在就为骁骑都尉除一敌人。”

李铮顺着杨阿察所指方向望去,竟然发现敌方的主将,那头戴华贵鎏金头盔极为显眼的主将,不知怎么的竟然来到了交战的前线,正涨红了脸如疯子般挥剑嘶吼,鼓舞着因为损失惨重而士气大降的图斯人。

李铮岂会放过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立即对身旁的杨阿察大喊道:“阿察,快射箭,射死他。”

杨阿察立即张开弓,又是使用连珠箭法,向图斯统帅赛西斯连射三箭,三箭正中赛西斯的面门,让这位猖狂的图斯统帅的鼓舞军心叫喊戛然而止,瞬间毙命。

“敌将已死,众将士随我杀敌,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一见敌军主将倒地,李铮立即大吼一声,然后高举手中镔铁汉剑,冲向一处城垛,将一名正爬上关墙的的敌人脑袋给劈飞,那被削掉脑袋的敌人断首处血如泉涌,喷溅了离得极近的李铮满身满面,让李铮看起来就像一个血人一样,为李铮增添了无比多的肃杀之气。

汉军将士见自己主将如此身先士卒,更是军心高涨,嘶吼着,狂叫着,如恶狼般一个个都杀红了眼,挺矛举刀向敌人戳刺砍杀而去,而图斯人本就因为久攻不克死伤惨重而军心动摇,现在一见主帅阵亡,立即就在汉军尤为凶猛的反扑中,心惊胆颤,丢盔弃甲,转身就逃。

汉军中的悍勇者立即就是翻越过关墙,顺着图斯人搭上关墙的长梯,下到关墙,向狼奔豕突,惊叫痛哭声震天的图斯溃兵追去。

李铮见图斯人已经完完全全的溃败,再难有重振旗鼓的机会,于是立即心念一动,对翻越关墙追出去的手下将士急忙大喊:“抓活的,一定要抓活的。”

李铮这样说当然不是因为,对那些正被随意杀戮的侵略者图斯人起了什么不忍之心,而仅仅是因为想要多弄点功勋点罢了,毕竟有好生之德天神创造的骑砍系统规定,俘获一名敌人所获得功勋点是杀死一名敌人的双倍。

但自以胜券在握的李铮明显是高兴的太早了,就在汉军穷追猛打的追杀敌人时,远方山道突然就传来轰轰隆隆如雷鸣的响动,并且烟尘蔽日。

“是骑兵!少主,快鸣金收兵!”李铮还在奇怪远处的异象,见多识广的李赛立即就醒悟过来,高声提醒着李铮。

李铮立即大惊,让身旁的号手吹响撤退号声,勃达关汉军虽然原本装备粗劣,但极为训练有素,这些汉军士兵已经将大汉军规军律铭刻进自己脑中,所以一听到撤退号角,都是没有贪功,而是立即都是向关墙退去。

汉军停止追杀,起码让一千名图斯人逃过追杀,这些被汉军杀的心惊胆颤痛哭流涕的图斯败兵,一见到己方疾驰而来的骑兵后,立即都是如找到主心骨一般,马上平静下来,竟然不再惊慌失措的逃跑了。

“少主,是葛逻禄来了!”

关墙上李铮旁边的李赛,看到那支骑兵队伍打着的一面黑鹰旗帜后,立即面色微变,沉声向李铮说道,语气中蕴含着极大的愤恨情绪,如见到了自己仇恨之物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