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狼牙拍与夜叉檑

    小蚩尤立即就遵照李铮的命令,将步跋子后裔激发血脉,进阶成为真正步跋子所需的功勋点,向李铮展示出来,但李铮一看,原本蕴含笑意满是期待的脸上,立即便笑容骤失,面色隐隐发黑,咬着牙生气道:“你是在耍我吗?让一名步跋子后裔激发血脉升级成为真正的步跋子,竟然需要一千八百功勋点,我现在拥有三千六百功勋点,难道只能就只能造出两名步跋子,这要我如何抵抗那整整六百名德兰武士的强攻。”

小蚩尤好似并没有看到主人饱含愤怒的眼神,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之所以需要如此多的功勋,是因为需要将大部分功勋点用在兑换步跋子的武器装备上,如果只是将步跋子后裔们的战技给提升到真正步跋子水平的话,每一名只需一百功勋点。”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李铮不是笨蛋,一点就通,但他还是对小蚩尤提出的这偷工减料的取巧之计有所怀疑,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没有相应的装备,步跋子还能发挥出真正的战力?能与装备精良的德兰武士一战吗?”

小蚩尤说道:“你可以用你手头现有的兵甲装备进阶了的步跋子,就用缴获自图斯人的装备,图斯人的鳞甲和链甲,肯定是不如步跋子装备的鱼鳞甲的,但也勉强够用,图斯人使用的直身剑,步跋子肯定是用不惯的,但主人你不是已经招募几十名铁匠了吗?完全可以让这些铁匠连夜赶工,改造缴获的这千余柄由上好精铁所制的直身剑,改造成步跋子们更善于使用的解首刀,至于盾牌就用图斯人的就行了,除此之外,步跋子另一大杀敌利器羌人飞枪,主人完全就可以在系统中兑换图纸自己打造,这种远程武器图纸兑换所需的价格非常低,制造方法也简单不费时,几名被我灌输制造之法的工匠,一夜之间就能造成上百支,你完全有时间可以为每一名步跋子配上几支。”

李铮听了小蚩尤如此细致设想后,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全部按照你的设想去做后,将那些缴获和自己改造的兵甲,装备给了步跋子们后,他们的战力是原本装备最适合最趁手兵甲步跋子的几成。”

“大约八成。”小蚩尤直接用很是肯定的口气说道。

“那好,那就按照你的建议去执行,但即便我将现在所有的功勋全部用光,也是至多只能造成三百多名步跋子,而我明天要面对的却是六百名德兰武士,还是感觉力有未逮,小蚩尤你还有其它建议吗?让我能在一夜之间提升实力,增加战胜那些德兰武士成功率的办法吗?”心焦的李铮,还有点不满足的向小蚩尤求计。

面对难题,小蚩尤成竹在胸的说道:“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少升级几名步跋子后裔,用那些功勋点,兑换一些守城器具的图纸,传输进你招募来的那些木匠的脑中,让他们为你打造守城器具,这样主人应该是会更有把握击败德兰武士,守住勃达关的。”

“守城器具这么容易造吗?一夜之间就可以造出来。”李铮很是忐忑,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我所说的守城器具都是一些简单,制造技艺不高的器具,兑换图纸所需的功勋点并不要许多,而且所需材料也不复杂难弄,就是一些木材和铁而已,这些材料勃达关都有,虽然一夜之间赶工,会让这些守城器具很是粗制滥造,用过几次后可能就会散架,但应对下一场对德兰武士的守城战,应该是可堪一用的。”小蚩尤信心满满的说完后,立即就向李铮展示起几种简易可短时间建造的守城器具图纸供李铮选择。

“就造这个狼牙拍和夜叉檑!不过勃达关的关墙朽坏严重,恐怕无法支撑起这两种守城器具,所以你修改一下图纸,在这两种守城器具的下方造个底座,再安上木轮,让这些守城器具可以被推动,拥有机动能力,可以在敌人攻城凶狠,突破我军防线时,被士兵推着去封堵缺口。”李铮只看一眼,就选中了两种他能预料到在接下来守城战中能发挥大用的守城器具,并且提出了自己的改良建议。

“完全可以!”小蚩尤很是爽快的向李铮保证,而后立即就开始修改两种守城器具的图纸。

整个夜晚,关上的汉军在枕戈待旦,而关墙下的临时作坊内,先前被李铮招募来的百多名工匠,则是热火朝天的开始修图缴获自图斯人的盔甲,将图斯人的直身剑重新熔铸成解首刀,那些被传输两种守城器具图纸的木匠,则是拼命的赶制加了底座的狼牙拍和夜叉檑。

到第二天天明时,李铮已经利用骑砍系统,制造出两百五十名步跋子,并为这些步跋子全部配备上堪用的兵甲,让这一支曾经让大汉之敌们闻风丧胆的雄军,又露出峥嵘,而经过五十多个木匠不辞辛劳的连夜赶工,制造出了五辆狼牙拍车和六辆夜叉檑车,李铮将这些守城器具用布盖着隐藏起来,打算打待会要攻城的德兰武士们一个措手不及。

就在李振的汉军装备完毕时,敌人也已经排好阵形,卡尔鲁克军的统帅谋剌都兰对六百名德兰武士的统领者阿扎德说道:“只要攻下这座关城,我就格外奖赏给你的大队三千第纳尔金币。”

作为雇佣军,本身就是追寻金钱而来的德兰武士统领阿扎德,一听谋剌都兰对前方那座破烂城关,开出的犒赏竟然达到雇佣他们大队一年的费用后,立即就是回头对着他的手下们大吼:“德兰武士们,攻下前方的城关,你们就有两倍薪金拿了。”

那些德兰武士听后,立即都是高举手中的武器齐声大吼,这大吼声就如群狮狂吼,震天动地,那些德兰武士的装扮更是如头头雄狮,德兰武士们都留着非常浓密的胡须,整张脸上除了那双满是戾气和杀意的双眼外,差不多都是一片漆黑,不是被浓密胡须包住就是本身皮肤黧黑,这让德兰武士看起来异常的彪悍,仿佛个个不是人,而是头头凶暴的野兽。

德兰武士蓄须的传统,其实是学自维京人,维京人个个都蓄须,让自己变得凶恶起来,以达到震慑敌人的目地,蓄须的维京战士,常常能取得让敌人未战先怯的效果,当然德兰武士学北欧战斗民族维京人的不止这些,许多武器装备也是学的维京人。

个个个高1.8米以上,与维京人差不多德兰武士,都持着一柄长度在八十厘米的宽刃砍剑,这种剑又名维京砍剑或是北欧砍剑,是维京人的独有武器,而德兰武士喜欢使用的飞斧,也是当初维京海盗们喜欢使用的。

在雄浑的海螺号角声后,前排德兰武士们像当初的维京武士那样组建起严密的盾牌,呼号着号子,推动盾墙向勃达关关墙推去,后排的德兰武士则是纷纷将盾牌高举过头顶,也是组建一片严丝合缝的盾阵,抬着二十架临时打造出来的长梯,紧紧跟随前排同袍,向关墙移动,德兰武士组成的阵形非常的紧密,移动中盾牌与盾牌间竟然连一丝缝隙都没有露出,一直紧密靠在一起,可见德兰武士们是多么的训练有素。

“放箭!”

守关的汉军自然是无法坐视德兰武士的大阵轻松接近关墙的,等德兰武士的大阵推进到百米之距后,关墙上五百多名因为缴获了图斯人的复合弓,而都配齐弓箭的汉军,都是齐齐拉弓搭箭,然后在主将李铮的怒吼声中,同时将利箭射出去。

关墙上突地就升腾起一片乌云,乌云高高升起,而又极速下落,根根锐利箭矢铺天盖地的坠向德兰武士大阵,可是尽管汉军的齐射声势骇人,但人手一面复合盾牌的德兰武士组成的盾牌大阵,非常轻松的就顶住了箭雨,一轮箭雨过后,没有给杀伤到一名敌人,紧密团结在一起的德兰武士们,依然齐声喊着独特号子举盾推进,如蛮牛般无法阻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