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对阵强敌(上)

    “放箭,继续放箭。”

即便看到己方射出的箭矢毫无效果,但李铮还是命令汉军继续射箭,因为李铮明白这些箭矢即便穿透不了德兰武士们的盾阵,杀伤不了任何一名德兰武士,也没有关系,只要这些箭矢插满德兰武士手持的盾牌,那么那些盾牌就会变成累赘,不仅重量增加,而且体积也变大,对接下来的爬梯登城,肯定是会有影响的。

在李铮声嘶力竭的嘶吼声中,关墙上的汉军交替齐射,向底下的德兰武士盾阵,射出起码两万支箭,没有杀伤到几名德兰武士,但的确是让所有德兰武士手持的盾牌上插满了箭支,已经推进到勃达关关墙根下的德兰武士盾阵,就如一只大刺猬一般,表面扎着的箭矢如野草般茂盛。

汉军每一名士兵都几乎射了四十支箭,都是渐渐开始双臂发麻发酸,射箭速度大降,听到箭扎到盾牌上的笃笃声减少的德兰武士统领阿扎德,认为时机到来,立即揭盾大吼道:“登城,现在就登城,敌人已经无力射箭了。”

在阿扎德的大吼命令声后,德兰武士们原本严丝合缝的盾阵,突然就哗的一下打开,所有德兰武士都是发出狂乱的嘶吼,二十架长梯立即被立起,靠向关墙上。

城墙上的汉军一看见敌人长梯搭来,立即就是两三人合力抬着长戈长戟,去撑那些长梯,不让长梯靠向关墙,但底下那些攻城拔寨无数,经验异常丰富的德兰武士们,早就预料到守军会破坏己方长梯靠墙,早就将插入盾牌特制凹槽中的破甲标枪给取下,一看见关墙上那些长戈长戟探出,立即就猛地挥臂,将手中标枪投掷向因为心急推倒敌人长梯,而举着超长杆兵器不小心将头或是胸膛探出城垛的那些英勇无畏汉军士兵。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毫无防备的汉军士兵,根本没有时间避开那些迅捷如电的破甲标枪,纷纷被标枪贯穿胸膛,戳烂脑袋,许多名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坠下关墙,被底下的德兰武士踩踏入泥,沦为垫脚石,观看到这一幕的李铮眼睛通红,大吼道:“步跋子们,投掷羌人飞抢,为惨死的同袍报仇。”

李铮的命令刚刚说完,原本在第一线用弓箭和弩向关墙下敌人不停射击的汉军全部撤退,取代他们的是盔尖用鸟雀之羽装饰的二百五十名步跋子们,大汉帝国的军队除了军官,普通士兵一般都是不被允许装饰头盔的,只有几支精锐部队和立有大功军队才会被允许配有头盔装饰,但那些军队也多以马鬃等其它野兽的毛发作为装饰,只有步跋子比较独特,是以各种禽鸟之羽装饰盔甲的,所以久而久之鸟羽之盔,也就成为步跋子们的标志,李铮虽然因为功勋点不够,而没有成套兑换步跋子的武器装备,都是用修补改造的缴获之物装备步跋子,但尽管时间紧迫,步跋子标志性的鸟羽头盔还是李铮特意吩咐工匠制造了出来。

这些在骑砍系统中投掷技能数值高达1的步跋子,一来到第一线后,立即就是个个奋力振臂,将手中的羌人飞枪投掷向关墙上,步跋子们投出的标枪比德兰武士们更为精准,也更为力大,又是居高临下,所以一轮标枪雨后,德兰武士们瞬间倒下一大片。

身高马大,体格健壮的德兰武士,负重能力比普通兵士强许多,能够身穿三层甲作战,所以先前汉军用弓弩射出的箭矢,即便是极近距离和居高临下射出的,很多都无法穿透三层甲胄,真正对德兰武士造成杀伤,除非被射中了没有被甲胄保护的要害,不然根本不可能对德兰武士们造成伤害,许多德兰武士身插十数支箭,浑身浴血,但仍然生龙活虎。

汉军各种复合弓和臂张弩射出的箭矢,对身穿三层甲的德兰武士们效果不佳,但羌人飞抢却是可以轻而易举戳破德兰武士们的三层甲胄,在标枪、弓和弩这三种常用远程武器中,标枪是射程最短的,但同时也是杀伤力和破甲能力最强的,更何况步跋子手中的羌人飞枪,并非普通标枪,而是经过特殊改造的。

羌人飞枪虽然带羌人二字,但它却不是羌人独有的武器,而是整个位于大汉帝国西南西北的异族中常用的武器,步跋子的祖先当初归顺汉帝国时,将最原始的羌人飞枪带进汉军中,经过大汉科技改造后,才形成现今的形制。

汉军制式羌人飞枪,大多以稠木为杆(不易开裂,弹力强),前粗后细,铁锋粗大,因重心向前,从而准而有力,三十米内能够投中敌人。

李铮手下步跋子现在配备的羌人飞枪,因为材料稀缺的缘故,没有以稠木为杆,但枪头却是用缴获自图斯人武器熔炼出来的精铁细心打造出来的,所以这种缩水的羌人飞枪除了射程略微短了一点外,在杀伤力和破甲能力方面并未减弱。

二百五十名步跋子共投射了三轮羌人飞枪,除了第一轮飞枪因为打了德兰武士们一个措手不及,而造成敌人死伤较大外,后两轮标枪因为反应及时德兰武士的举盾抵挡,而对德兰人造成的死伤大大减少,但即便这样三轮羌人飞枪居高临下投射后,德兰武士也是倒下超过百人。

汉军虽然大肆杀伤了一波敌人,但德兰武士的长梯在没有汉军超长兵器干扰后,立即借机靠上关墙,使得德兰武士终于是有了登城之道,侥幸躲过一支羌人飞枪死里逃生的德兰武士统领阿扎德,看着旁边被羌人飞枪插中倒地,身体不停扭曲抽搐,血流如注的手下,立即双眼通红的发狂起来,嘶吼着用手中维京砍剑一挥砍,将他手中持着盾牌盾面上插着所有箭矢的箭杆给砍掉,而后便身先士卒举盾咬剑爬梯登城。

其余的德兰武士有样学样,也是如自己的统领阿扎德那样,挥剑砍断自己盾牌上的那些碍事箭矢箭杆,而后同样是举盾咬剑爬梯登城,这些德兰武士虽然身材高大如熊,但却很是灵活,攀城速度极快,如迅捷的豹子,几秒时间内就是从关墙上攀登到顶。

但就在这些即将登顶的德兰武士,心中得意,回想着以前自己攻城掠地的光辉历史,想象自己只要越过关墙,就能像以前那样砍瓜切菜般杀戮汉军,然后让被杀得心惊胆颤的汉军缴械屈膝投降时,许多奋力登城德兰武士的逐渐被一个巨大的阴影所笼罩。

那些被阴影笼罩的德兰武士立即停止攀爬,放下高举的盾牌向头顶望去,立即个个吓得面无血色,浑身战栗起来,只见这些德兰武士的头顶上方不过几尺距离,俱是高悬着一块或是一根,倒插着许多粗大尖刺和刃片的方形大木板和大圆木。

“放!”

没有给这些德兰武士任何撤退反应时间,在关墙上一声充满快意和杀意的大吼声中,一片绳索抽动之声突然就响起,而后那一块块一根根被吊着的大木板和大圆木便立即迅猛下落,毫不留情的砸下,在一片惨叫求饶声中,顺势将那一串串在同一架长梯上攀登的德兰武士全部都给扫了下来。

勃达关汉军所使用的狼牙拍和夜叉檑,因为制造时间紧迫和材料稀缺,所以没有在狼牙拍的后面绑上铁块,也没有在夜叉檑中加入铜做的芯子,只是加了砖石和泥做的芯子,所以两样守城器械的重量都差强人意,达不到原本狼牙拍和夜叉檑的一半,但即便是这样的偷工减料之作对敌人的杀伤也是巨大的,五个狼牙拍和六个夜叉檑一个下落后,凡是被砸到的德兰武士,不是死也是重伤,让德兰武士一下又是损失了六十多人,有几架长梯甚至直接就被砸裂砸塌,再也无法使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