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对阵强敌(下)

    汉军的守城器械犀利,取得奇效,大肆杀伤爬梯登城的敌人,但德兰武士们也不是易于之辈,他们在中亚当了数百年的雇佣军,几乎中亚所有的土地都有这些德兰武士的足迹,中亚大部分名城大邑也都被德兰武士攻克过,所以代代继承祖辈战斗经验和意志的德兰武士们,对攻城战是极为擅长的。

经过最初的恐慌后,关墙下其余的德兰武士都是认出了,扫自己的同袍下长梯的是何物,立即想到了应对之策,几名德兰武士大吼一声后,就是扑上来挥剑去砍连着狼牙拍和夜叉檑的那些绳索,李铮这两种因为赶工而粗制滥造的守城器具,所用的绳索没有泡过桐油,表面不够光滑,里面也未加入铁丝,不够坚固不足以抵挡刀剑砍切,所以很是轻易就被德兰武士们所持的锋利长剑给切断了。

“收上来,快收上来!”

尽管李铮下令收起狼牙拍和夜叉檑已经很是迅速了,但还是各有两个狼牙拍和夜叉檑被割断绳索,再也无法被拉起,彻底失去作用。

本就不多的守城器械的损失,让李铮很是痛心,为免重蹈覆辙,李铮对操控其余狼牙拍和夜叉檑的士兵下令道:“下次下落砸击敌人时,不必下落到底,只需下到一半便可。”

李铮刚刚对那些操控守城器具的士兵郑重其事的叮嘱完,关墙下的那些已经找到对付汉军守城器具方法的德兰武士们,就再次迫不及待的顶盾咬刀攀爬剩余的几架长梯。

关墙上操控守城器械的汉军士兵,这一次不用李铮下令,一见领头的德兰武士爬到长梯中段后,立即都是连忙将狼牙拍和夜叉檑下放,操控的汉军士兵都是听从李铮的嘱咐,这一次没有将狼牙拍和夜叉檑下一放到底,而是只下放一半,将每架长梯上领头的几名德兰武士给砸死砸伤后,就立即回收,然后等狼牙拍和夜叉檑上升一些高度后再下放,再砸死砸伤几名刚刚才将死亡和受伤战友推开的德兰武士。

在剩余七架狼牙拍和夜叉檑不停的上上下下中,这几架正对着守城器具的长梯上,德兰武士们虽然前赴后继的爬梯登城,但一个都没有登上顶点过,只是徒增伤亡,于是,终于有一名德兰武士忍不住了,发狂的大叫一声后,竟然悍不畏死的一跃到一块正在回收的狼牙拍上方,开始挥剑要切割绑缚在这块狼牙拍四边四角上的粗麻绳。

“阿察!射死他!”

从来没有料到敌人如此疯狂的李铮,大惊失色下,头脑却是极为冷静,立即就命令自己新提拔的神箭手杨阿察,狙杀那名胆大的德兰武士。

阿察的箭术极准,一箭就射中那名身穿三重甲胄德兰武士的薄弱点面门,让这名刚刚割断两条绳索的德兰武士死不瞑目的坠落下关墙,虽然危机化解,但见识到德兰武士到底是有多疯狂和悍不畏死的李铮,心中再也不存侥幸之心,原本还打算利用守城器械杀伤一波德兰武士的李铮再也不敢心存这个想法,立即对操控守城器具的汉军士兵呼喊:“快,砸坏他们的长梯,让他们无法登城。”

嘭!嘭!嘭!

移动了一下底座,转移了目标的狼牙拍和夜叉檑势大力沉的下落,一下就将德兰武士们那些临时赶工出来的粗劣长梯给砸开裂砸塌,杜绝了大部分德兰武士的登城之路。

但一开始的时候,德兰武士们拥有的长梯数量可是二十架,而守关汉军拥有的守城器械只有十一架,一架攻城器械对一架长梯的情况下,有许多漏网之鱼没有攻城器械对付,所以在李铮指挥狼牙拍和夜叉檑等攻城器具摧毁长梯时,许多德兰武士就是通过那些漏网之鱼长梯登上城墙,并且凭借自己的悍勇在城墙上站稳了脚跟,与汉军步跋子们展开肉搏战。

步跋子与德兰武士都是四级兵,但步跋子在骑砍系统给出的数据上,稍稍比德兰武士强上一些,但这支德兰武士的装备还有战斗经验上,比刚刚才被李铮制造出来的步跋子们好上强上许多,而步跋子作为守城方,又占得一些地形之利,综合所有因素,两者倒都是未占到对方太大的便宜,所以斗得个奇虎相当。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少主必须尽快将这些登城的德兰人赶下去,要不然相持太久,对方的主帅看到有机可乘后,会下令那些卡尔鲁克骑士下马步战的,而且很可能原本已经被我们打得丧魂落魄的图斯人,也可能重整旗鼓加入的,到时候我们要守住勃达关将格外艰难。”李赛指着远方黑鹰旗下的那些卡尔鲁克骑士,无比郑重的向李铮建议道。

李铮立即重重点头,对李赛说道:“你带领人将东面已经登城的敌人赶下关墙,我带着山士和阿察去西边。”

李铮一对李赛说完后,就带着一部分原本操控守城器具的汉军士兵,向西边扫荡而去,李铮亲自身先士卒鼓舞士气,双手高举那柄祖传的镔铁汉剑,斩击向一名正与一名步跋子斗得难分难解的德兰武士。

二十一世纪的那个李铮,是一个典型的宅男,肥胖气短,手无缚鸡之力,但这个时空的李铮因为出生将门世家,所以从小就勤练武艺,强壮体魄,力量上虽然不能跟天生神力的李山士相比,但也绝对算是一名合格武将了。

李铮挥砍出去的那一剑用力极猛,保养极好的镔铁汉剑,划出一道寒光冷芒,正好切中那名因为与步跋子缠斗而背对李铮的德兰武士后脖颈,那名原本正挥剑舞盾的德兰武士立即浑身僵直住,而后其脑袋立即就从身躯上分离脱落,这名德兰武士硕大的脑袋,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好几圈,滚到李铮的脚边,被李铮毫不犹豫的一脚踢飞。

“杀!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一次出手就击杀一名强悍敌人,虽然是趁对方不备的偷袭,但李铮依然异常兴奋,怒吼一声后,举剑扑向另一名德兰武士。

这名的德兰武士可是没有被牵制,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与李铮的搏斗中,面对李铮势大力沉劈来的利剑,那名德兰武士立即举盾格挡,很是轻易化解了李铮的攻击,因为亲自斩敌而激动气血升腾的李铮,脑袋开始不太冷静,见敌人格挡掉自己长剑劈砍后,很是不服的李铮,继续大开大合连续向那名德兰武士横劈竖砍出七八剑,但全部都是被对方的盾牌格挡掉。

那名德兰武士明显搏斗经验比李铮丰富的多,他不与李铮一较长短,而是只守不攻,然后等李铮气力有所下降,挥出的剑不再那么迅猛有力时,立即就是如蛰伏忍耐许久的剧毒之蝎刺出毒刺那样,向中门大开忘记防守的李铮刺出如闪电般的一剑,刺向李铮没有受到甲胄保护裸露出来的咽喉部位。

如果是普通鲁莽之人人,必定就会惨死在那名德兰武士的剑下,但李铮不是普通人,他是主将,身边有护卫,在那名德兰武士的利剑即将刺中李铮咽喉前,一支利箭就率先射中那名德兰武士,将那名德兰武士的脑袋射个对穿。

李铮看着那名圆睁双目的德兰武士脸上满是悲愤的向后仰倒,感受到冰冷的剑锋离自己的咽喉越来越远后,原本面临死亡而僵直的身体终于松弛了下来,转头看向举着弓的杨阿察,露出一个很是难看的感激笑容。

死里逃生的李铮再也不敢冲到最前方,浑身还有虚托感的他就这样站立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手下汉军与那些德兰武士们的战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