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交心(感谢推荐票和打赏)

    有那支被装扮成强军的乡勇加入后,汉军收拾战场的速度大大加快,一身戎装,显得格外英武的姜恪这时走到了李铮身旁,有些遗憾的说道:“那支监视我们的卡尔鲁克轻骑兵部队跑了,但他们已经是惊弓之鸟,又只有五十骑,是不敢在勃达岭南部久留,荼毒我们汉民家园的,必定是尽快走美阳道回勃达岭北面去。”

李铮听了自己司马姜恪的禀告后点了点头后,看着远处正在拖拽敌人尸体和被切断腿伤马的汉军兵士,语气很是疲惫的说道:“真是可惜了,这些伤马原来是最顶级的战马,但现在却只能是被宰杀成为我们的军粮。”

“万事不能尽善尽美的,有时候一些残缺和舍弃也是无可奈何的。”姜恪知道李铮的意有所指,直接很是平静坦然的说道。

李铮突然转过头,用很是愤然的面孔看着姜恪,沉声说道:“这就是先前特意牺牲几个汉民村庄,让一两千汉民为你的计策陪葬的理由吗?”

姜恪不惧李铮摄人的目光,依然很是坦荡的说道:“慈不掌兵,骁骑都尉,如果我们不以牺牲那些汉民的性命做苦肉计,那么我们的计划就会出现大漏洞,如何能取得这样的大胜,他们是死得其所。”

“好一个死得其所,那如果那些枉死的汉民亡魂来寻我,问我为什么牺牲的是他们时,我又该如何回答?”经受二十一世纪的文明教育,接受二十一普世价值观,对每一个生命都或多或少还有尊敬之心的李铮,很是不满姜恪随意出卖牺牲他人性命,而且是和自己流着相同血脉遵从同一种文化同胞的性命之举。

对于李铮的妇人之仁姜恪感觉很是可笑,依然用毫无愧疚的语气说道:“如果我们不把计策做得逼真一点,让敌人能够真正的中计,进入我们的圈套中,彻底给歼灭的话,那么这一支卡尔鲁克军的绕袭部队就可以从容与北面的卡尔鲁克军夹击攻克勃达关,而后放更多凶残的卡尔鲁克蛮子进来,整个龟兹北部都可能被涂炭,成为一片炼狱,牺牲一两千汉人而换取几万汉民得以存活,这绝对划算,我问心无愧。”

“现在的大汉安西是被众狼环伺,四面楚歌,凶险万分,随时可能覆灭的时候,在河西走廊被截断,帝国本土又未有重新崛起振奋消息传来,我们安西汉人只有靠自己自强,才能在这安西继续生存,只有靠自我献身和牺牲才能让大汉的战旗重新在中亚各地飘扬,每一名安西汉人都是责无旁贷的,必要时我也是可以为安西献身的。”姜恪最后的话说得无比的大义凛然,让李铮找不出理由反驳。

姜恪这幅慷慨激昂,壮怀激烈的模样,李铮以前见过,就是那些愤青,不过大多数愤青都是不学无术之人,除了表达自己的愤怒和仇恨外,多数于国于民都没有什么大用,但姜恪不同,他是一名真正的爱国者,愿意真得献出所有的爱国者。

不过李铮也是看出姜恪的阴暗面,知道虽然姜恪长得非常有一副仁者君子的模样,但他与那些讲究大仁大义的华夏君子不同,不怎么在乎平民的死伤,他拥有济世的理想,但根本没有安民之心,为达到目地不惜一切代价。

李铮对这种人又敬又怕,虽然李铮明白自己复兴大汉帝国的道路上,肯定是要一将成名万骨枯的,但他不想如此血淋淋赤裸裸的将人推出去牺牲,李铮为自己的假仁假义感到恶心,但他还是小声对姜恪争辩道:“我知道战争会死人,但你也不可以欺骗我,是你说得卡尔鲁克骑兵部队远袭而来,如撬门的窃贼般心情忐忑,是没有闲情逸致去劫掠杀戮的,我才没有通知这些汉人村落疏散躲避的,但其实你早就料到那些卡尔鲁克蛮子有多么的穷凶极恶,必定是会祸乱那些汉人村庄的,但你为了让引敌之计更完美无缺一点,给敌人造成完全是意外是阴错阳差下发现的假象,所以狠心牺牲了那些汉民,我不希望下次不要擅自自作主张,这些关系人命之事由我来定夺。”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虽然是对自己的严厉指责,但姜恪依然是毫不以为意,他用很是惊喜和欣慰的眼神盯着李铮,而后看了一下周边除了杨阿察和李山士这些忠心耿耿的护卫外,再无他人后,立即就很是狂热的对姜恪说道:“就是这样,主公,以后你就是光明正义的存在,是承载所有安西汉人生存和复兴宏愿的英雄,你必须英明神武,磊落不凡,拥有所有让人拥戴敬服的优点,所有欺骗杀戮等黑暗罪恶之事,就都由我们这些你坚定的追随者来执行吧!”

“主公?你这是什么意思。”李铮有点目瞪口呆,李铮可是记得姜恪一直是叫他“骁骑都尉”这个有些生疏的称谓的,突然改成亲密的“主公”让李铮很难适应,同时也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姜恪对李铮的惊讶视而不见,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主公应该知道,我姜家原本只是天水姜氏的一个庶出旁支,之所以能够封候拜将,位列名门,就是因为我姜家先祖在安西之地的拼搏奋斗,整个安西之地都浸润着我姜家先辈的鲜血,整个安西之地都是我姜家荣耀的象征,百年前,因为碎叶之战的惨败,我的家族不得不随着败军撤回龟兹境内,但我的家族并不像其它安西的汉人名门那样醉生梦死不知荣辱,而是始终记着丧师失地的耻辱,让姜家后人始终以收复失地,复兴安西和大汉为己任。”

“我姜恪自然也是不忘祖宗遗训的,但我人微言轻知道凭我一人之力,自然是无法完成祖先遗愿的,所以我必须得去寻一明主,然后效忠他,辅助他,才可能收复失地,复兴安西和大汉,说实话,如果不是卡尔鲁克军入侵,我现在已经辞掉勃达关司马一职,到其它地方另谋出路了。”姜恪实话实说后,细心观察起李铮的面色起来,想看看李铮是否会介意原来想要弃他而去的自己。

李铮毫不为意的一笑,然后说道:“原来的勃达关汉军实力弱小,的确是无法让姜司马施展抱负,完成祖先遗愿,所以姜司马要走,我也可以理解。”

对于李铮的坦诚,姜恪也是一笑,然后说道:“主公错了,当初我存有离你而去的想法,其实并非是嫌弃勃达关汉军兵微将寡,而只是因为主公你,当初的主公虽然律己宽人,爱兵如子,是一位极好的统帅,但却不是我心目中的安西之主。”

“现在就是了吗?”李铮很是好奇的问道。

姜恪淡笑一下,而后说道:“不知是否是错觉,主公自从被石块砸晕醒来后,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格外的杀伐果决,会审时度势,通权达变,符合我心目中理想主公的大部分特质,所以我才向主公交出了自己的忠诚。”

李铮身边都是像李山士那样心思纯正的悍将,又或是像李赛那样耿直忠诚的正宗军人,他们都是不如心思缜密的姜恪会观察,根本就没发觉,或者就是发觉了也不会放在心上醒来后李铮的变化,而姜恪却是发现了李铮昏厥醒来,前后判若两人的表现。

当然姜恪就是再聪明,也是猜不到此时的李铮已经非原来的李铮,而是被换过了灵魂,他暗自猜测李铮的这番变化,是因为面对强敌,随时有覆灭之危时,被刺激才性情大变的。

李铮见姜恪没有追问自己性情变化的原由,大松一口气之余立即转移话题道:“难道现在的我就能让姜司马实现宏愿,虽然我打败了卡尔鲁克人几次,但我统帅的依然只有勃达关的千余汉军,统治的也只有勃达关以南的两三万汉民而已,实力微弱,格局太小,实在不知有什么能值得姜司马效忠于我。”

姜恪摇了摇头轻笑一下,然后异常严肃的对李铮说道:“主公,切勿妄自菲薄,在我看来主公你的优势是得天独厚的,只有你才是能够结束现在大汉安西这番乱局,将安西的人心和力量重新整合在一起之人。”

“哦!愿闻其详!”李铮被勾起了兴趣,示意姜恪继续说下去。

姜恪继续一脸肃然,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大汉安西仅剩下的三镇中,最西边的疏勒镇,因为现任的都督王亥,是背主谋逆登得位,所以为了坐稳疏勒都督之位,只能与同样是异类的,掌控突骑部队的鲜卑族裔的将领合作,与那些鲜卑族裔将领一起欺压着疏勒军中的汉族士兵,甚至是将部分汉民贬为奴隶,供那些突骑奴役,这样完全是以暴力控制不得民心的政权是很难长久,也是很难有所大发展的,这样的疏勒镇怎么能够整合汉人势力,带领安西汉军重新夺回失陷领土。”

“而东边的焉耆镇,虽然都督张公瑾公正贤明,但素来无大野心,再加上焉耆军因为一些历史遗留原因,施行的是部曲制度,也就是所有的兵都归将私有,完全就是将领的私兵,张都督如果不能与焉耆诸将协调一致的话,除了他这个都督直属的六千军队外,其余一兵一卒的焉耆军,都是不会听从他的调遣的,这样一个松散焉耆镇,自保有余,但对外扩张却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自然也是无法肩负起安西汉人崛起重任的。”

“而名义上的安西大都护苏代和他掌控的龟兹军,则更是一个藏污纳垢不堪一击的军队,苏代的祖父苏章当初发动兵变,是铲除了异己,取得了权利,坐稳了大都护之位,但从此以后,大家也是认出了苏家的丑恶嘴脸,所有忠正耿介之士,都是不屑于为苏家效力的,而狭隘短视的苏家也信不过外姓之人,所以现在整个龟兹军和大都护府中,担任要职的都是苏姓之人或是与苏家有姻亲关系之人,都是一些尸位素餐阿谀奉承的无能之辈和小人,所以即便龟兹军得到了原本帝国存于龟兹仓库内的大量精良兵甲,但他们真正的战斗力是比不上其它两支汉军的,轮敢战之心甚至比不上我们勃达关汉军,这样的愚蠢无能的苏家和徒有虚表的龟兹军也是无法成为安西汉人领导者的,他们根本不配。”

李铮听着姜恪头头是道对安西三镇的解析和评价后,入了迷不自觉的轻点了一下头,而后用极为不确定语气向姜恪问道:“势力军力比我强大十余倍的疏勒,龟兹和焉耆三镇,都不能承担带领安西崛起的重任,那我和我勃达关汉军就能吗?姜司马为何如此青睐于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