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敲诈一笔

    李铮立即扶起下拜的姜恪,诚恳说道:“我心中一直迷惑该怎样处理眼前安西的这番乱局,但听得司马的一席话后,立即就是如拨云见日,瞬间明悟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力挽狂澜了,我就依照司马的平安西之策,不急功近利而是一步一步的去平定安西,我一回到勃达关就将谋剌都兰给释放了,而且让参与此战的所有汉军士兵都立誓不泄漏俘获敌方主帅的消息。”

姜恪很是欣慰自己苦思冥想设计出来的平安西策略,能被自己认可的主公李铮采纳认同,他面上满是笑意,但听到李铮对谋剌都兰的处理方式后,却是说道:“主公不必那么着急,我让你是保住谋剌都兰的声誉,所以才要悄悄将他放走,但我们并非不能得到一些实惠和好处的。”

“对啊!那谋剌都兰既然是叶护继承人之位的有力争夺者,那么想必在卡尔鲁克部中是极有地位和财富的,而谋剌都兰又是不知道他是我们计划中的重要一环,如果我稍稍透露一点可以不损他声誉悄悄放他走的意思,我想他一定会拼命的抓住这个机会的,哪怕是付出极大的代价。”李铮突然恍然大悟,很是奸诈的说道,就如一名逮住商机将要大发一笔的商人。

“那主公可要好好谋划谋划,据我所知这谋剌都兰是很富有的,卡尔鲁克部的制度是很原始的分封制,每个大家族和大人物都拥有自己的牧场、田地、奴隶,甚至是军队,谋剌都兰作为谋剌坚卢最喜爱的儿子,又是建国派推崇之人,他所拥有的领地领民,还有财富,肯定是比你这个勃达关守将要多许多的。”姜恪也是露出狡诈的笑容,为李铮敲诈姜恪出谋划策。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李铮和姜恪两人相视一笑后,立即就是率领已经收拾完战场的汉军会勃达关,原本那装扮成强军的一千多临时征募起来的乡勇,李铮是打算在战后就解散的,因为这些乡勇都不是期门郎和步跋子的后裔,骑砍系统是无法激发他们的血脉,将他们一下子从无品级的乡勇提拔到期门郎和步跋子这种精英四级兵的,最多只能通过系统升到三级兵,要成为属于精锐的四级兵,必须依靠他们自身的努力,多经历战争获取经验,所以这些乡勇对于现在功勋点并不充裕的李铮来说犹如鸡肋,用功勋点升级他们,还不如升级期门郎和步跋子后裔。

原本李铮是想用完后就解散这一支普通乡勇军队的,但现在李铮看这支乡勇素质都是不错,也算是上战场上见过血,而且接受姜恪平安西之策后,李铮需要好好扩充和整顿一下自己的军队,这支乡勇部队就是很好的兵源,所以李铮放弃了解散这支临时征募之军的想法,要将他们一同带回勃达关整训。

虽然卡尔鲁克绕袭部队的覆灭只在短短一两戈时辰内,但李铮和姜恪设计伪装布置埋伏用了五六天时间,期间镇守勃达关的是李赛,他率领着那批曾经打败过图斯人和德兰人,信心建立已经是精锐之军的汉军,足以确保勃达关无虞,而且北面的卡尔鲁克军,一直在等他们主帅亲统的绕袭部队到达勃达关南面,然后按照原定的计划两面夹击,所以没有进攻勃达关,只是派少量精锐屯扎在勃达关北面,虎视眈眈的盯着勃达关。

李铮率领大获全胜的军队回到勃达关后,立即制止了手下众将士的狂欢之举,也严密封锁了自己擒获对方统帅的消息,而后在静静思考了一会儿后,便寻一僻静处亲自接近了俘虏谋剌都兰。

在主将专属的营房内,李铮看着五花大绑着被李山士拖进来的谋剌都兰,示意李山士出去守候,而后很是客气的用汉语对一脸屈辱愤闷的谋剌都兰说道:“葛逻禄部的少族长,不知你能否听得懂汉语,如果听不懂,我也可以用希腊语,拉丁语或是波斯语来与你交流。”

李铮所在的这个时空虽然是中古时代,但也是像二十一世纪那样有全球通用语言的,一般来说就是那几个曾经在亚欧大陆上称霸一时大帝国的语言,罗马帝国的拉丁语,亚历山大帝国和东罗马的希腊语,波斯帝国的波斯语,还有大汉帝国的汉语,就是这个世界的通行语言,这个世界的贵族子弟或者矢志要当官之人,一般都会掌握其中两三种,原本的李铮虽然父亲早亡,但有一个严母情况下,李铮也是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四种通用语言都是能掌握,虽然并不能说精通,但日常对话是无忧的。

谋剌都兰也是贵族出生,也是受过非常好教育的,而且他又雄心勃勃,矢志要成为卡尔鲁克部的叶护,自然不会有丝毫懈怠,必然也肯定是将四种通用语言给掌握了的,但原本的谋剌都兰对自己中奸计被俘很是不服气,打定主意装作听不懂汉语,不理会李铮,但现在一听李铮竟然称他为“葛逻禄部少族长”,立即更为恼怒起来,勃然色变,不假思索的就用汉语大叫。

“是卡尔鲁克部,不是葛逻禄。”

吼完后谋剌都兰看着一脸笑容的李铮,才自觉自己又上了对面之人的当,很是不服气的轻哼一声,而后继续用汉语说道:“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但要我降服于你却是万万不能的。”

“怎么?葛逻禄这个名字不好听吗?还是你们卡尔鲁克人心虚,不能正视自己原本的忘恩负义,所以才如此讨厌葛逻禄这个名称,这个原本庇佑你们,保护你们的大汉帝国,给予你们的名称。”李铮面上的笑容突然隐去,变得愤怒,用非常大的声音质问道。

谋剌都兰没有任何心虚的表现,而是梗着脖子说道:“我卡尔鲁克部为什么要感到无地自容,大汉帝国是恩待过我们,但我们卡尔鲁克也一直出兵帮助你们大汉帝国稳定安西,抗拒外敌,安西的每一寸土地上也都曾经浸透过我卡尔鲁克先祖的鲜血,安西本来就应该有我卡尔鲁克人一份,你们大汉既然无能守不住,那么就别怪别人抢夺。”

“真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好理由,希望等到你们卡尔鲁克人败亡失去碎叶无立锥之地时,也能用这个理由聊以**。”李铮满是讽刺的说道。

“恐怕就要让阁下失望了,我族正值鼎盛,又有强力盟友依靠,如何可能败亡,恐怕就是等阁下寿终正寝的那一天也是看不到的,但是你能寿终正寝吗?你会不得好死的,我的父亲正在联合着米尼公国的军队,猛攻你们汉人的疏勒,等疏勒攻破后就是龟兹,再然后就是焉耆,你们汉人马上就会无立足之地了,到时你们不是被我们杀死就是被我们奴役,不知到时阁下会选那一种。”谋剌都兰重重一哼后,很是不服气反讽和恶毒的诅咒道。

李铮对于谋剌都兰的讥讽和诅咒毫不以为意,他只是面带微笑的静静看着面色涨红的谋剌都兰,如看一只被捕获后正徒劳无用奋力挣扎的猎物,看了好一会儿,李铮才用极为戏谑的口气说道:“是吗?你们卡尔鲁克人的确是正值鼎盛不假,你们的盟友也的确是强大可靠,但如果你父谋剌坚卢一死,你们卡尔鲁克部的那根能够凭借自己的威望镇住一切的定海神针倒了呢?你猜你们卡尔鲁克部是不是会四分五裂,原本的忠实的盟友会不会立即化为恶狼扑上来,将你们卡尔鲁克部给撕成碎片,然后再一口一口的吞下呢?”

谋剌都兰圆睁双目,满脸震惊,浑身开始颤抖,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小关城的汉人守将,会如此清楚自己族内的情况,而且更让谋剌都兰害怕的是,李铮所说的那些恐怖后果,都是很有可能变为现实的。

“你到底想要怎样?独自见我这个被俘之人,肯定不是无聊的奚落一番吧?”谋剌都兰冷静了下来,审视着李铮问道。

李铮轻笑道:“那我也就快人快语了,我可以释放你,而且我还可以为不泄露你兵败被我俘虏之事,不过你必须付出代价。”

李铮说着,就掏出一份帛书,继续说道:“只要你在这份帛书上签字画押,那么我就悄悄的不为人所知的放你走。”

谋剌都兰圆睁着双目看清了李铮向他展示出来的帛书上内容,立即原本平静的面容上又是怒气冲冲,恨声道:“你杀了我吧,我是绝对不会签这份屈辱的承认战败书的,这和向你投降又有什么区别,而且我一旦签了,你就握有我的把柄了,以后我事事是不是都要听你的,我绝不做你的傀儡,贻害整个卡尔鲁克部,我宁愿忍受屈辱不回去或是死。”

李铮听着谋剌都兰严词拒绝,并没有生气和恼怒,好似早就料到一样,李铮拿出的那张布帛上写得是谋剌都兰这一次兵败被俘的全部过程,如果谋剌都兰真得在上面签字画押的话,那他以后就是想抵赖也抵赖不成了,会一直被李铮抓住把柄操控着的。

李铮当然是很想谋剌都兰在上面签字画押的,但李铮也是明白除非谋剌都兰突然失心疯了,否则就是再折磨他威胁他,谋剌都兰也是不会在上面签字画押的,所以李铮已经预计到不会成功,而之所以还将帛书拿出来,其实是李铮自己想出来的一个谈判技巧,在向某人要求一样东西时,最好先提出一件比原本想得到的价值高上许多的东西,这样等退而求其次时,那人就会自觉自己占了便宜,就不再那么抗拒将原本那件东西交出去了。

那帛书就是所谓的价值高上许多的东西,虽然遭到严词拒绝,但无形中给谋剌都兰留下李铮会狮子大开口,自己会付出许多代价才能安然离去的感觉,而一旦李铮提出的释放要求,比谋剌都兰自己预估的少许多,那么谋剌都兰必定是会痛快给出的。

这时,见时机成熟的李铮便开始说出他的本来要求:“少族长,我不能毫无所得的就放你一马,你必须有所付出,既然你不愿签这帛书,那么这样如何,你给我三千匹上好的战马,还有五千套精良兵甲,二十万头牛羊,还有十万第纳尔的拜占庭金币作为赎金,那么我就不泄露你兵败被俘的秘密,并且放你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