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战端又启

    其后一年时间中,李铮一直在厉兵秣马,安抚百姓,还有在研究碎叶卡尔鲁克部,和它的两个后台米尼公国和猰颜部的情报中度过,谋划着战争爆发后自己势力的战略。

一年时间一到后,内部协调完毕,共和派和贵族派暂时在战后利益方面分赃完毕的米尼公国,又是兴兵四万,拉上附属卡尔鲁克部的三万军队,对外号称十五万,向疏勒城压来。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虽然米尼公国这一次实际出兵少于上一次,但并非是米尼公国实力不济或是不尽心,而是在吸取上一次补给线过长,粮草军械补充不及的教训后,特意少带兵马的,虽然参与远征的士兵少了前一次的近乎一半,但这四万米尼公国的军队,全部都是精锐,其中包括诺曼骑士和来自南德意志地区的日耳曼骑士,还有大量从欧洲雇佣来的凶悍雇佣兵,绝对是一支的百战精兵。

除了军队和补给方面外,为攻克坚城疏勒城,米尼公国这一次也是下了血本,在一年时间内以米尼公国国库三成的存款,到欧洲和波斯地区招揽能工巧匠,制造出了大量攻城器械,攻城塔攻城车不计其数,还有百架各式各样的大型投石机,总之这一次米尼公国对疏勒城是志在必得。

被米尼公国拖上战船的卡尔鲁克人,对攻打疏勒也相当的热衷,虽然卡尔鲁克人也是知道攻克疏勒后,战利品的大头,疏勒的土地城池必定是没有自己的份,全部归米尼公国的,但诸如俘虏、奴隶和缴获的物资这些残汤剩饭,卡尔鲁克人还是能够染指的。

所以卡尔鲁克人才会很是积极,虽然没有说是倾巢出动,但这一次出征疏勒也是带齐了精锐,除了卡尔鲁克骑士团外,卡尔鲁克人又是花费重金又雇佣来一千德兰武士,加上先前的,卡尔鲁克人成了德兰人的最大雇主,整个德兰族的七成成年男性几乎都在卡尔鲁克部内,为卡尔鲁克人作战,总计将近三千人。

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联军制定的攻打疏勒方略,与上一次并无多大差别,一样是在西线以主力军强攻疏勒的同时,在东边用重金请占据原大汉北庭都护府的北完部出兵,牵制住焉耆汉军,而在如何牵制龟兹汉军时,敌人联军高层也是故技重施,让卡尔鲁克人派出一支军队屯驻在勃达岭北面,做出一副随时会强攻勃达关,兵进龟兹腹地的假象,牵制住一部分龟兹军。

鉴于上一次这一支偏师的惨痛失败,卡尔鲁克的叶护谋剌坚卢换掉了领兵统帅,不再由现在是戴罪之身的谋剌都兰统领,而是谋剌都兰的弟弟谋剌斯兰,谋剌坚卢之所以这样去做,就是因为谋剌斯兰背后站着的是猰颜部,而猰颜人一直存着拆散卡尔鲁克人与米尼公国联盟的想法,猰颜人认为如果让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联军真攻下疏勒,那么双方的联盟会更加紧密,所以居心不良的猰颜人,便一直在背后撺掇着谋剌斯兰反对进攻疏勒,甚至是在背地里使绊子。

所以谋剌坚卢就直接是将谋剌斯兰这个捣乱份子给派到勃达岭,统帅牵制偏师,谋剌坚卢也是知道受猰颜人影响的谋剌斯兰,存着让联军征疏勒失败的想法,来到勃达岭统帅偏师后,必定会出工不出力,不能很好的完成牵制任务,牵制住太多龟兹军的,但谋剌坚卢对此倒是毫不在意,对于他而言,将谋剌斯兰这个麻烦扔得远远的,让他无法在自己在前线血战时,在后方捣乱,在补给线上做手脚,才是最好的,而且即便谋剌斯兰受到猰颜人的教唆无所作为,但只要那支军队放在那,龟兹军方面也是会留下一定的兵力防备的,所以牵制敌人兵力目的还是能够达到一些的。

但谋剌坚卢却是想错他那最小的儿子了,谋剌斯兰虽然投靠了猰颜人,但野心勃勃的他也不是无目的的,他是想要借助猰颜人的力量,助他登上卡尔鲁克部叶护之位,他与猰颜部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绝不是任猰颜部摆弄的提线木偶。

如果在谋剌都兰没有先前惨败于李铮手中的话,那么谋剌斯兰还可能乖乖听猰颜人的话按兵不动,但有了自己最大竞争对手谋剌都兰的惨败后,谋剌斯兰的心思就活络起来。

谋剌都兰虽然与李铮暗地做了交易,隐瞒住了自己被俘之事,但兵败是隐瞒不了的,谋剌都兰这一场惨败,是自从卡尔鲁克人占据碎叶后少见的失败,接近两千图斯人的死亡,卡尔鲁克高层还不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图斯人只是卡尔鲁克人任打任骂的奴才,四百名德兰武士的死亡也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德兰武士再厉害,毕竟只是雇佣兵,他们阵亡在战场只是会让卡尔鲁克人损失些钱财,真正让卡尔鲁克高层痛心疾首的是是那三百名卡尔鲁克骑士,这是卡尔鲁克部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精心培养训练的,现在竟然在一次战役中就阵亡三百多名,是整个卡尔鲁克骑士团的十分之一,这如何不能让卡尔鲁克高层痛心和愤怒。

当然卡尔鲁克高层愤怒的首要对象是打败他们的李铮和他的勃达关汉军,但李铮远在千里之外,卡尔鲁克高层们就是想报复,也暂时报复不到,所以只能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到谋剌都兰身上。

兵败而回的谋剌都兰受到许多苛责,大量的荣衔被剥夺,领地被罚没,一段时间内谋剌都兰真就成为向来崇拜胜者强者,鄙夷败者弱者卡尔鲁克部内人人喊打之人,但幸好谋剌都兰通过与李铮的交易,将自己被俘之事给隐瞒住了,所以谋剌都兰还没有直接在争夺叶护继承者之位的竞争中被判出局,在看重他的谋剌坚卢和建国派的偏袒力保下,谋剌都兰得到了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谋剌斯兰绝不希望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可以东山再起,他必须趁着谋剌都兰落魄时踩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不得翻身,在谋剌斯兰想来彻底毁掉谋剌都兰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做他无法做到之事,战胜他无法战胜之敌,在谋剌斯兰想来,如果自己亲率军队击败了打败了谋剌都兰的李铮和其勃达关汉军的话,那不就证明了自己比谋剌都兰强,比谋剌都兰更适合成为叶护继承者吗。

谋剌斯兰心里是这样想得,也是如此做得,所以等他率军来到勃达关北面的顿多城后,立即就是下达兵进勃达关的命令,完全出乎其父谋剌坚卢的预料,也让许多知道谋剌斯兰秉性之人大感意外。

但谋剌斯兰的命令虽然下达了,但他的军队却是没有全部南下,只有一半南下,另一半依然留守在顿多城纹丝不动,之所以造成这一一副奇怪只象,盖因谋剌斯兰现在所领军队的组成混杂,与他兄长谋剌都兰先前所领的军队统一都是卡尔鲁克人或是听从卡尔鲁克人之令的附庸和雇佣军不同,谋剌斯兰现在所领的军队中的一半是猰颜人或是猰颜人请来的雇佣兵,总数有四千人。

卡尔鲁克高层尤其是叶护谋剌坚卢之所以能容忍这样一支庞大的别人家军队在自己地盘上,是因为他要左右逢源,谋剌坚卢很清楚他能率领卡尔鲁克人在碎叶立足,并非是是卡尔鲁克部有多强,而是因为周边几个势力,尤其是西边的米尼公国和北边猰颜部的相互牵制抗衡的结果。

谋剌坚卢绝不允许自己领导的卡尔鲁克部倒向任何一方,只有保证米尼公国与猰颜部势力的互相制衡,卡尔鲁克部才能存在下去,才能继续占有碎叶,所以谋剌坚卢才会允许自己的弟弟谋剌普卢招募诺曼骑士作自己的卫队,并在米尼公国的帮助下在欧洲雇佣强大雇佣军后,也是立即就给自己那投靠猰颜部的儿子谋剌斯兰建立自己私人卫队的权利。

自然这一支名义上专属谋剌斯兰的卫队,实际上的操办者和统领者都是猰颜人,没有统领这一支军队的猰颜将军叶格尔·伊斯梅洛的首肯,谋剌斯兰休想调一兵一卒。

矢志于破坏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人联盟的猰颜人,根本是不会同意谋剌斯兰南下进攻勃达关的,因为那样就会多牵制一些龟兹军,从而减轻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联军在疏勒的压力,很有可能会为联军夺取疏勒做出贡献,猰颜人怎么可能为他人做嫁衣。

但在谋剌斯兰的计划中,他的卫队是他攻克勃达关的至关重要一环,在临行来勃达岭前,虽然谋剌坚卢很是慷慨的给了谋剌斯兰五千军队,但那五千军队在谋剌斯兰眼中是一支孱弱之师,都是一些卡尔鲁克轻骑和图斯人,这一支部队野战还行,但要攻坚就很是困难了,谋剌斯兰虽然仇视自己的兄长谋剌都兰,但他心中也是承认谋剌都兰是比自己优秀的,连谋剌都兰都是没有攻克遭遇惨败的勃达关,谋剌斯兰又如何敢心存小觑之心。

谋剌斯兰自觉自己必须得到自己卫队的相助,尤其是卫队中那些擅长攻城拔寨瓦良格步兵的相助,才能攻克勃达关,超越谋剌都兰,所以他先派自己的副将踏实力俄勒,率领所有的卡尔鲁克轻骑兵和图斯人先行,在勃达岭主山道的北出口处构建营寨,囤积粮草,为打大战做准备,他自己本人则是留在顿多城中,做叶格尔·伊斯梅洛的思想工作,务必要使这位不苟言笑,心硬如铁的猰颜人同意他攻打勃达关的方略。

谋利斯兰全身心的放在如何劝说叶格尔·伊斯梅洛上,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对手李铮和勃达关汉军,是否会按照他的思路去行动呢?乖乖的待在勃达关任其攻打。

就在谋剌斯兰的副将踏实力俄勒率领五千军队从顿多城南下时,李铮已经率领勃达关汉军大部出了勃达岭主山道的北面山口,而后偃旗息鼓,悄然潜伏起来。

自碎叶大战百余年后,终于又有一支成建制的大规模汉军部队,踏上了碎叶土地,李铮所率领的汉军收复碎叶,平安西,复兴大汉的征伐之路就此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