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波耶骑兵和瓦良格武士(求收藏 求推荐)

    “出兵!一定要出兵!”

顿多城,一接到踏实力俄勒亲笔写的求援信,谋剌斯兰就愤怒大吼起来,先前劝说水泼不进的猰颜卫队统领叶格尔·伊斯梅洛受了许多气的谋剌斯兰,急需发泄渠道,在他印象中庸碌可欺的汉军无疑是最好的发泄目标。

“真的是汉军吗?他们有多少人马?踏实力俄勒是蠢货吗?为什么会被包围。”相比于谋剌斯兰的兴奋,叶格尔却是一直冷静着,他冷着脸向两名报信之人问出一连串问题,并且同时用他那如鹰隼一般锐利双目,盯看着两名报信之人,想从他们的表情动作上发现一点蜘丝马迹,证明这求援信是一个诡计或是圈套。

可惜,设计这个圈套的李铮和姜恪也是人精,他们两人专门从踏实力俄勒被俘的几十名亲信中挑选出来的两人,必定是极为机灵,极为会察言观色之人,在加上临行前姜恪的面授机宜,两名送信之人岂会露出破绽。

两名送信之人都极为镇定,其中一名向叶格尔回禀:“是真的汉军,打着一面‘李’字将旗的汉军,他们总共有五六千人,我们将军根本是没有料到汉军会弃勃达关不守,出勃达岭主山道进入碎叶,所以在不备下被汉军偷袭马圈,马圈中的战马,不是被烧死,就是被汉军抢夺而去,无马之下,将军不敢令全军北撤,只能是固守营寨,等待救援,毕竟汉军是有骑兵的。”

“姓李的汉将,一定是那打败谋剌都兰的李铮,看来打败我那不成器的哥哥给了这李铮极多的信心,竟然敢攻入碎叶境内了,一定要出兵,我要生擒了那李铮,为我卡尔鲁克部雪耻,并且狠狠讥讽我那不成器不中用的哥哥。”谋剌斯兰一听汉军的领兵者是李铮后,更为兴奋,叫嚣的声音也更响亮。

但掌握实权的叶格尔对谋剌斯兰的叫嚣充耳不闻,他出生于猰颜部中的第二大家族伊斯梅洛家族,自小就受过极好的军事教育,他很是敏锐的就发现了问题,冷笑着向两名送信人厉声问道:“既然是一年前打败谋剌都兰的那支勃达关汉军,那么想必不会这般不堪战,踏实力俄勒当初带走的可是三千轻骑和两千图斯人,都是装备简盔轻甲的轻装兵,所有的远程武器只有弓箭,而切大多还是射程不远威力不强的马弓,温鹿坡营寨只是一座非常简陋的行军营寨,壕沟、拒马、箭楼样样都未建造,你们两个能告诉我,踏实力俄勒是怎么守住营寨的,难道那些汉军都是不堪一击的弱旅吗?还是你们两个原本就是汉军的间谍,来诓骗我们。”

两名送信之人立即纳头便拜,哭喊起来,口称冤枉,坚决不承认自己已经投靠了汉军,但叶格尔依然一副怀疑之色,紧要时刻,在一旁谋剌斯兰,仔细看了一下两名送信之人的面容后,对叶格尔说道:“这两人我认识,他们的确是踏实力俄勒的亲信,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投靠汉军,他们的家人亲属可都在碎叶。”

谋剌斯兰的作证,让两名送信之人逃过一劫,叶格尔看向两人的目光也是不再那么虎视眈眈,柔和了许多,但谋剌斯兰和叶格尔所不知的是,不止是这两名踏实力俄勒的亲信已经投靠汉军,连他们的主子踏实力俄勒本人也是投降了汉军,而谋剌斯兰和叶格尔更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两名被选出的亲信被选出,到北方的顿多城来送求援信时,其余的四十名亲信,已经骑上快马去碎叶腹地,偷接踏实力俄勒的和他们的亲属去了,所以两名送信之人可以和踏实力俄勒一样,毫无后顾之忧的去背叛了。

当然,亲信虽然都是忠心耿耿的,一般都会遵照主人踏实力俄勒的命令行事,但难保没有心思活络卖主求荣的,所以李铮在放那些有任务的亲信离开前,都是允诺重赏的,来顿多城送信,执行最危险任务的两名送信亲信,更是被李铮许诺了每人一千拜占庭金币的赏赐。

为了这笔他们原先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取到的财富,两名亲信才会如此卖力,如此的不怕死和能言善辩,两名送信之人察觉到叶格尔因为谋剌斯兰的作证,而对自己的敌意减弱许多后,立即就是说出临行前姜恪告诉他们的那套说辞。

“这正是我主踏实力将军派我们来的关键,如果只是普通被围,我家主人是不会如此心急求援的,他之所以派我们两人拉送求援信,就是他看出汉军消极进攻温鹿坡大营的目地,是为了将驻扎在顿多城的我军吸引南下,他们要全歼我军,我家主公为防我俩突围时被汉军俘虏,所以没有把他的推测写进求援信中,改由我俩口述。”

谋剌斯兰和叶格尔听后都是露出震惊之色,而后沉思起来,谋剌都兰有些不信的说道:“凭五六千汉军就想打败我九千大军,而且还是有波耶骑兵和瓦良格战士的九千大军,不可能吧?那李铮既然能够击败谋剌都兰,说明是有点本事和智慧之人,不会那么自不量力吧!”

两名送信之人中的一人,继续按照姜恪教他的说辞说道:“我家踏实力将军怀疑还有一支大约万余人的汉军在潜伏着,可能是龟兹军,这不是我家主公妄猜的,而是有证据的,汉军为运送补给方便,直接将辎重营寨修建在温鹿坡极近之地,我家主人看了那辎重营地的规模后,推测出汉军总兵力有一万五千到两万,知道汉军还隐藏了兵马,我家主人还说,汉军的辎重营地修建在北面,正好处于波耶骑兵们的突击范围内,只要捣毁了汉军的辎重营地摧毁他们的全部补给,那么汉军也就不攻自破了,谋剌将军也就能成就无上功业了。”

送信之人最后一句话说得谋剌斯兰心花怒放,他立即又是开始叫喊着立即出兵,这一次实际掌权者叶格尔没有视而不见或是沉默反对,与李铮和姜恪当初推测的差不多,与坏米尼公国的好事,破坏米尼公国与卡尔鲁克人的联盟相比,猰颜人更在乎的还是他们支持的谋剌斯兰,能否挤掉其它竞争者,成功登上叶护之位。

希望帮谋剌斯兰积累大量威望的叶格尔,不能坐视南面温鹿坡的五千军队覆灭,也不想放过偷袭汉军屯粮之地,覆灭汉军的机会,于是虽然心中还有疑虑和不安,但叶格尔最后还是同意了南下作战,他对谋剌斯兰说道:“我们如果真能成功偷袭汉军的辎重营地,引起汉军的溃败,那么就要乘胜追击,夺取勃达关,大石城,攻入龟兹腹地,所以我们还需将瓦良格战士带上,谋剌将军你就带领瓦良格战士们,由我亲自带领波耶骑兵去偷袭吧!”

谋剌斯兰丝毫不领叶格尔的情,直接拒绝了比较安稳的带领步兵的任务,执意与叶格尔一同带领骑兵执行比较凶险的任务,叶格尔最后只能以不出兵为威胁,才让莽夫劲上来的谋剌斯兰消停,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带领瓦良格武士,叶格尔认为带领瓦良格武士安全些,才让谋剌斯兰去做的,但后来他为这个决定懊悔不已。

当天夜里,顿多城就南门大开,四千猰颜卫队鱼贯而出,向南而去,首先排在前方的是两千名波耶骑兵,“波耶”一词,在斯拉夫尤其西斯拉夫民族中,是武士贵族的代称,就比如西欧的骑士制度一样,波耶骑士一般都拥有自己的土地和农奴,可以不事生产,专心练就各种战斗技艺和骑术,是极为精锐的骑兵和武士。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与西欧骑士大多是冲击型骑兵不同,波耶骑兵属于通用型骑兵,能持矛冲锋,也能挥刀近战,更能骑射,样样多会,但样样都不怎么精通,波耶骑兵最大的特色就是在马上投掷标枪,这是所有斯拉夫骑兵都会的一项技能,但波耶骑兵们尤其使得出神入化,往往凭借几轮标枪雨,就能击败甚至是覆灭敌军。

在两千名身穿罗斯风格鳞甲链甲和尖顶盔,披着东正教图案的波耶骑兵,趾高气扬的疾驰而过后,两千名个个身高达到一米九,体壮如熊,蓄着浓密胡须的瓦良格武士也背着盾牌,扛着长矛长斧,踏步如山,杀气腾腾的走出南门。

“瓦良格”既是斯拉夫语中维京人之意,早在数个世纪前,被统称为维京人的那些北欧蛮子,就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不断乘着龙首战船四处侵略抢夺,攻城掠地,他们的足迹遍布波罗的海沿岸,英伦三岛,法兰西和意大利南部,除了在西欧逞威肆虐外,有些维京人甚至入侵到俄罗斯内陆,沿着顿河一路南下,以基辅为首都,建立过一个叫基辅罗斯的国家,他们更是曾经纠集八万部队攻打过君士坦丁堡。

维京人也就是斯拉夫语中的瓦良格人,与斯拉夫民族交情很深,两个民族间有战争,但更多的是互相的妥协和臣服,甚至是融合。

猰颜人就是一个体内身具瓦良格和斯拉夫两种血统的民族,虽然猰颜人归降突厥汗国,被从顿河平原带到东方已经两三百年,但突厥化的猰颜人依然没有忘记传统,他们部族内依然施行波耶制度,也经常联系还在顿河流域的亲属部落,为他们招募彪悍的维京人当雇佣兵,这些维京雇佣兵被猰颜人称为瓦良格武士。

瓦良格武士的装备战法与维京步兵差不多,只不过在猰颜人精益求精的要求下,所雇佣的维京人都是身型高大个人战技格外优秀者,所以瓦良格武士算是维京人中的精英份子组成的军队,比普通维京步兵要厉害许多。

瓦良格武士的装备与维京步兵相似,铠甲多为轻便的链甲,也有少量罗斯风格鳞甲和拜占庭扎甲,头盔多为诺曼式样的水滴型带护鼻的尖顶盔,也有撒克逊式样带护眼罩的圆顶盔。

瓦良格武士的武器为专门对付骑兵的长矛一支,近战格斗的维京宽刃剑一把,这种剑宽5厘米左右,长80厘米左右,剑菱非常厚,剑身开有血槽,除了刺击,也能够像砍刀一样挥砍,而且威力不俗,为了对付重甲部队和冲击敌人阵形,瓦良格武士会直接摒弃单手武器和盾牌,扛起一柄双手宽刃战斧,去战场上兴起更多更大的腥风血雨,担任突击冲阵的步兵。

除了格斗武器外,瓦良格武士的远程武器为投矛和飞斧,弓弩装备的却是很少,一般瓦良格武士上阵时,都会携带两支标枪或是数把飞斧。

瓦良格武士的盾牌与维京人一样,都是直径八十厘米左右有盾帽(就是盾中心处向外凸起的一块,作用为冲锋时增加撞击力)的圆盾,盾面的彩绘多为遵照维京传统的漩涡图案和黑色乌鸦图案(北欧奥丁神肩头就战着一只黑乌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