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以步制骑

    浑身浴血的李铮来到自己的司马姜恪身旁,看着姜恪担忧的眼神,李铮咧嘴一笑,指着自己身上的鲜血,说道:“放心,这不是我的,全部都是胡虏之血。”

李铮说着就下了战马,望了远处被丹阳兵团团包围住的那伙他故意留下的残兵一眼后,有些郁闷的对姜恪说道:“这谋剌斯兰和瓦良格武士的高层也太蠢了,他们竟然派骑兵去求援,而不是点燃烽火或是狼烟,害我错估那些波耶骑兵回援的时间。”

姜恪说道:“我们是有备而来,所以在先前就约定过各部间如何用烽火狼烟通风报信,但敌人完全是无备,中了我们的计策,相信战斗会在温鹿坡方向进行,根本没有想过我们包抄到他们的后方,并且伏击他们后队,所以敌人战前肯定是没有协调过怎么用烽火狼烟求救的,才不得不派骑兵去求援的。”

姜恪说完后,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现在出现这样变化,会不会影响主公的作战计划,毕竟要是先前主公是依敌人在遭遇埋伏后,会以烽火狼烟向南面波耶骑兵通报求援的,所以才派牛文忠将军率军南下的,希望阻挡波耶骑兵片刻,为我们全歼两千瓦良格武士争取时间,但现在敌人舍近求远,竟然是派骑兵南下求援,南面的波耶骑兵领军者得到的求援消息必定是会晚上许多,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应对,要不要立即召回牛文忠部,只要点上狼烟,牛文忠部就能立即回援了,在波耶骑兵来到前,就能与我们汇合。”

李铮面上浮现狡诈笑容,说道:“回来?为什么要他们回来?如果牛文忠部回来了,与我们合为一股,姜司马你说那两千波耶骑兵的领军者,还会主动发动进攻。”

姜恪代入波耶骑兵的统帅叶格尔位置思考一下后,摇头说道:“不会,即便波耶骑兵再骁勇善战,那位波耶骑兵的统领者,也是不会下令进攻由五千步骑组成的紧密大阵,在无机可乘下,可能会立即率军逃走,回顿多城,还能保全住两千波耶骑兵,有继续与我们游斗下去的本钱。”

“正是如此,我原本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击溃或是歼灭那两千波耶骑兵,毕竟我只有五百骑兵,我在先前就已经命令碎叶暗部,在猰颜军队离了顿多城南下后,就抢占空虚的顿多城,将囤积在顿多城中的敌军给养给占为己有,迫使没有补给的波耶骑兵撤退远离,但那毕竟是纵虎归山的下下策,所以同时我也早就想好了一个大肆杀伤波耶骑兵的办法。”李铮颇为自信得意的笑了起来。

姜恪闻言看了一眼被李铮派丹阳兵团团围困住的那伙敌人残兵还有谋剌斯兰,露出面有所思之色,而后依然有些不解的向李铮问道:“难道主公是想以这谋剌斯兰为诱饵,引波耶骑兵来救援吗?但在没有善于抵挡骑兵步槊兵的情况下,主公真得要仅仅以现在刚刚厮杀一场,很是疲惫略有伤亡的丹阳兵,步跋子和骠骑们去迎击波耶骑兵吗?”

“没有关系的,我这一次是要智取而并非是力克波耶骑兵,而且我军打得是一场大胜仗,所以虽然兵士气力消耗许多,死伤也不少,但斗志格外昂扬,战心士气都是处在顶峰,更何况波耶骑兵的领军者,一看见我们刚刚大战一场,更是会觉得有机可乘,更是会乖乖钻入我的圈套中。”

李铮信心满满的说完后,就开始命令刚刚才休息了一会儿的手下兵士布置起来,跟在李铮身后看着李铮如何发号施令,如何又巧妙布置一个陷阱的姜恪,眼睛愈发的发亮,由衷的称赞起李铮来。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司马过奖了,我只不过是有些急智,会些雕虫小技罢了,是比不上司马在大战略上的审时度势,运筹帷幄的,比如那平安西之策,我就是很难思考出来的。”

李铮虽然嘴上谦虚,但内心中还是颇为自得的,李铮自己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越来越变得会狡诈,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思路清晰,越来越适应这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明明前世只是一名文不成武不就的宅男,既未经商与人尔虞我诈,也未做官与人勾心斗角,但一魂穿到这个世界,李铮就好像天生就会了这些,不由自主的就能猜测敌人的想法,不由自主的就想出置敌死地的计划。

李铮原本以为这种临战先机的能力,是魂穿后的后遗症,是骑砍系统所带,但李铮转念又一想,自己在前世的二十一世纪郁郁不得志,也许并非是自己能力不足的原因,而是原本那个世界就无法让自己发挥长处,如果霍去病卫青两人重生在二十一世纪,谁人也无法保证他们两人,就再能成为千古名将和华夏英雄,所以一切都可以说是因缘际会。

总之李铮是越来越喜欢这个世界了,在这个世界越来越得心应手,越来越游刃有余,对于完成自己复兴大汉的使命,也是越来越有把握。

就在李铮感叹自己命运和命令手下将士布置新的坑敌人陷阱的功夫,那几名骑着顶级大宛马的谋剌斯兰亲卫,也是已经追上率先南下的波耶骑兵队伍,向叶格尔出示谋剌斯兰的信物,并且汇报了瓦良格武士被伏击的情况。

初听之下的叶格尔错愕不已,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汉军是如何绕到背后去伏击他后队瓦良格武士们的,但他知道不能拖延,立即在验证了那几名亲卫的信物,的确为谋剌斯兰之物后,叶格尔立即就下令全军北返,此时他们离温鹿坡不过五里之地,但叶格尔还是毫不犹豫的带领军队去救援谋剌斯兰。

叶格尔·伊斯梅洛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他第一次被派到卡尔鲁克部,担任谋剌斯兰卫队指挥官时,他的姑父,也是现任猰颜部的首领乌母主单于,曾经异常严肃的叮嘱过他,即便全军覆没,甚至是牺牲掉叶格尔自己,他也必须保全住谋剌斯兰的性命和地位,因为这关系着猰颜部的百年大计。

自小在乌母主单于身边长大,受着乌母主单于言传身教的叶格尔,与雄才伟略的乌母主单于一样,是一名大公无私,心系部族,为猰颜部强大愿意付出所有之人,他很是清楚谋剌斯兰对于猰颜部的价值,所以一听到谋剌斯兰带领的瓦良格武士们被埋伏围攻后,才会立即就是回援。

心急如焚的谋剌斯兰命令部下不惜马力的往回赶,很快两千波耶骑兵就遇到了被李铮派往南下阻击的牛文忠部,打量了几眼两千步槊兵和一千汉军弓弩手组成的严密大阵,叶格尔立即果断决定分兵,他给自己的副将萨多尔留下八百名波耶骑兵,并叮嘱萨多尔一定要拖住牛文忠部回援后,立即就毫不犹豫的率领剩余一千两百骑波耶骑兵下了官道,绕过堵着官道的汉军大阵,继续向北方猛赶。

牛文忠睁着一双虎目看着敌人分兵,又目送着一千两百骑波耶骑兵绕过自己所率军队的军阵,向北飞奔后,目无表情,既不惊慌也不惊喜,敌人分兵是在他意料之中的,牛文忠也是有应对之法的。

“统帅派我率军前来,并非要挡住敌人,敌人是骑兵,我要挡也挡不住的,他把我这一支部队摆在这里,就是强迫敌人分兵的,好达成各个击破的目的,但统帅将能够克制骑兵的步槊兵全部派给我,他又要用什么办法击败那支千余骑的波耶骑兵呢?难道统帅真能凭借刚刚与两千瓦良格武士战斗一场的部队,击败人数同他们差不多的波耶骑兵,我真是很想知道统帅将如何去做,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为统帅解决眼前这一支波耶骑兵吧!”

牛文忠神思在外一会儿,用自己充满杀意的双目望了一眼,列阵在汉军军阵两三百米外的那八百波耶骑兵,而后立即挥动手中汉剑,指向北面,高呼:“移阵!”

在牛文忠的命令下达,原本一动不动,寂静无声,犹如一群不能动不能说话人形雕塑组成的汉军军阵,立即就是如同复活了一般,开始动了起来,并发出震天的齐声大吼。

整座汉军军阵不急不缓的向北移动,虽然是在行进,但很是庞大的汉军军阵一丝不乱,依然是像原本静止时那样组成一个层次分明,严整如山的阵形,毫无破绽,让敌人根本无法下口。

八百波耶骑兵的统领萨多尔,既然已经领了叶格尔拖住牛文忠部的军令,就不能毫无作为,眼睁睁的看着牛文忠部北归,所以即便汉军军阵就如一个长满尖刺,无从下口的大刺猬,但萨多尔还是不得不下令自己手下的波耶骑兵缠斗上去。

波耶骑兵虽然都穿戴着鳞甲和链甲等金属甲胄,而且拥有维京和斯拉夫血统的猰颜人又个个生得高大,但因为他们的坐骑是高大矫健,速度极快的顿河马,所以波耶骑兵们倒也能如轻骑兵那般来去如风。

在萨多尔下令后,八百波耶骑兵立即分为八队,八队波耶骑兵疾驰狂奔,卷起滚滚烟尘,震天动地的马蹄声中,八队波耶骑兵就如八条怒龙不停围绕着汉军大阵转圈,想发现汉军军阵的破绽处,而后蜂拥扑杀上去。

但牛文忠手中的这一支汉军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训练后,虽然在个人战技和战斗经验上,还无法与巅峰时期的大汉帝国野战军相比,但在纪律上是绝对不差的,所以即便波耶骑兵制造出骇人的声势,但汉军军阵依然是毫无破绽露出,依然是保持原样,只不过面对随时可能扑上来的敌人,统领者牛文忠没有再冒险让军阵向北移动,而是暂时停止了下来,这使得汉军军阵更是稳如泰山,更不可能出现漏洞了。

如猎狗的波耶骑兵们,在汉军军阵外围来回游荡许久,都是未发现汉军军阵任何让他们有机可乘的破绽,看着汉军军阵无论哪个方向上,都排列着密密麻麻,而且又长又恐怖的黑色大长矛,波耶骑兵们即便是再勇敢,也是不会用自己的血肉往那些黑色大长矛上撞。

敌人没有破绽,那就自己帮敌人创造出来破绽,猰颜部的波耶骑兵们南征北战,在过去又并非没有遇到过像步槊兵这样难啃的部队,以前波耶骑兵如果遇到组成严整阵形的敌人精悍步兵,一般都会呼叫己方的步兵上前缠斗住敌军,而后自己则是从侧翼和后方绕袭冲锋。

但现在波耶骑兵身边可没有步兵部队,配给他们的瓦良格武士刚刚被李铮伏击消灭,所以波耶骑兵们只剩下一个方法,那就是自己亲自上阵,用骑射调动敌人阵形,让敌人露出破绽。

波耶骑兵们继续奔驰着,将自己马鞍下袋子中的斯拉夫梭镖取出,这种以橡木为杆的破甲标枪,本就锐利非常,再加上斯拉夫人喜欢在高速奔驰的战马上将这种标枪投掷出去,凭着马速给这种标枪加的加速度,使得斯拉夫梭镖,穿透力更为强劲。

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在斯拉夫骑兵的标枪雨中坚持住的。

即便波耶骑兵已经看到汉军步槊兵们穿戴着厚重的金属甲胄,但它们还是信心满满,而后策马飞奔,一手高举着斯拉夫梭镖,一手顶着盾牌,无畏无惧的向汉军军阵冲去。

八百名波耶骑兵个个狞笑着,仿佛他们已经可以预见汉军步槊兵们,会在自己投掷出的标枪雨中,成片成片的倒下,死尸籍枕,血流成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