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首获功勋

    就在李铮不顾手下将士的反对,要一意孤行施行他那非常冒险的克敌之策时,关墙下三千图斯步兵的统帅赛西斯将手下两名将领给召到身边,开始发号施令。

身穿一身精细鳞甲,头戴鎏金波斯式头盔,看起来像一个名门贵族,但给人感觉更像是穷凶极恶强盗的赛西斯扬着马鞭,指着勃达关对身旁一名身高达两米,双臂过膝,身背一张黝黑大弓的将领命令道:“尤西鲁奥,我们图斯人的第一神射手,率领你的神射连队去尽情的猎杀那些汉人吧!”

赛西斯对身高手臂出奇长的将领下令后,立即转过头对另一名身高不高,但皮肤格外黧黑,两只大手出奇的大,如两张芭蕉的凶悍将领狞笑着说道:“至于你,我的勇士哈勃,我将两个连队,总共400名装备鳞甲的彪悍战士将给你,一等尤西鲁奥的神射连队压制住汉人后,你就立即率领战士们去抢夺城墙,将勃达关给夺下来,勃达关的汉军是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他们的武器装备都粗劣无比,必定不是你的对手,所以尽情去杀戮吧!夺下勃达关,杀光所有人,然后我们就能轻松惬意的奴役剩下的身无寸铁的汉人了,我们在图斯湖旁的庄园内又可以补充一波奴隶了,哈哈……”

在自认胜券在握的图斯军统帅赛西斯志得意狂的大笑声中,依照古罗马军团步兵为模板训练出来的图斯步兵,很是训练有素,很快就在狭窄的山道间完成阵形的转化,让两百名身背一张复合弓和数袋箭,手持一张高达两米,宽过一米大型盾牌的神射手连队,还有四百名身穿比链甲防御力强一档次鳞甲,手持长度在六十公分左右的直身剑,腰挂战镐钉头锤等破甲武器,手持一张椭圆形长盾的两个善于近战的图斯人连队来到图斯人军阵的最前方。

勃达关扼守的山道是很狭窄的,最多只能并排五六十人左右,三千图斯人根本排布不开,如果一齐攻城,不仅不会增加攻城的成功率,而且更是可能会发生混乱和互相拥挤踩踏的自相残杀之事,所以图斯人统帅赛西斯非常明智的将三千图斯人中最的精锐的六百人给挑选出来攻城。

那六百图斯精锐很快压到离勃达关关墙不过五十米的距离,而后图斯人第一神射手,那如一头长臂猿的尤西鲁奥便让他所率领的两百名图斯人中射箭的佼佼者,将手持的遮箭大盾给支起来。

图斯人手持的遮箭大盾都是米尼公国制造的,是由著名的热那亚弩兵所背的大盾改造过来的,这种大盾背面都有设计精巧的支架,可以不用手扶肩扛,就将沉重的大盾给立起来,热那亚弩兵使用的多是便于上弦的绞盘弩或是杠杆弩,可以蹲下来甚至是趴伏在地上弦装箭,所以他们装备的遮箭大盾尺寸小一点,长度1.6米左右,宽度在六七十公分,而图斯人善于使用的是弓箭,要射箭就必须站立,所以米尼人为他们造的遮箭大盾都在两米多高一米多宽。

两百面大盾支架起来后,瞬间就形成数层牢固的盾墙,盾后的图斯人射手,一手持着由柘木和野兽的肌腱骨头制成的强力复合弓,一手捻着一支利箭,紧盯着五十米外的勃达关关墙,一旦看见有汉军探出头来,他们就会立即将利箭射出,狙杀汉军士兵。

这两百人是三千图斯人中射箭最精准的,虽然不能说是个个百步穿杨,但在五十米内都是能精准的射中人脸,咽喉和胸腹等要害部位的,十分的犀利致命,以前图斯人作为卡尔鲁克人的爪牙为主子攻城拔寨时,不用近战肉搏部队登场,仅仅就凭着这些神箭手的狙杀,就能让守军胆寒,不战自溃。

这些图斯神箭手们还想在勃达关故技重施,但让这些神箭手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睁大眼睛盯了许久,盯的眼睛都酸了,关墙上还是看不到任何一个汉军士兵,关墙寂静无声,就像所有守军都消失不见了般。

神箭手和攻城三个连队的带领者哈达和尤西鲁奥,一身蛮力,射术高超,但脑容量都极少,根本就想不明白眼前的诡异情形,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请示主帅赛西斯。

“竟然因为畏惧我族中神箭手的精准射箭术,而放弃防守关墙,真是愚蠢!等我的勇士杀上关墙,就有得你们哭了汉人。”

赛西斯比他那除了一身蛮力和箭术就再无他物的两个手下,无疑要充满智慧的多,一眼就看出了守关汉军并非溃败了,而只是让出了第一线关墙,但赛西斯的智慧也是只至于此了,他根本就想不到李铮命令手下士兵放弃第一线关墙,让敌人能够从容登城的深意,赛西斯只以为守关汉军是因为畏惧己方神箭手的神箭狙杀而不得不放弃第一线关墙的,所以原本就因为面对在他眼中装备简陋意志薄弱守关汉军,而格外猖狂的赛西斯,更加确定了守关汉军是不堪一击之敌,便再无顾忌。

“快!快!快!登城击溃汉军。”

在赛西斯的催促下,图斯人军阵前方的盾墙突然就打开几道口子,图斯勇士哈勃率领四百名身穿鳞甲,放下弓箭,带着盾牌和剑的图斯战士,扛着十几架制作很是简陋的长梯向勃达关关墙冲去。

图斯人虽然原来是生活在北非的野蛮人,但先跟随罗马又降过大汉,从东西方两文明帝国上学到许多,顶级攻城器械未学会,但像云梯和攻城车等普通攻城器械,图斯人还是能够制造出来的,但勃达关周围都是光秃秃的荒山,根本不能就近砍伐到堪用的木材制造出云梯和攻城车,只能是自带,但通向勃达关的山道因为年久失修,所以乱石嶙峋高低不平,极难行走运送物质的大车,图斯人这一次进攻勃达关携带的粮食都不多,又何尝能够推着沉重的攻城器械到勃达关前,或是运输配件到勃达关前组装,只能带着最简陋但轻便的长梯。

没有守军在关墙上防御,图斯人的十几架长梯很是轻易就搭上勃达关年久失修的关墙,悍勇的图斯战士立即就口咬战剑,背着盾牌,顺着长梯如猿猴般的向上攀爬,某些急不可耐的图斯人,甚至直接就攀爬那坑坑洼洼满是孔洞的关墙。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心中想着战利品的图斯人,争先恐后无比迅速,他们中的最贪婪悍勇者很快就爬到关墙顶,就要翻越城垛,但这时沉寂许久关墙的上,突然就是爆发出一声怒吼:“投矛!”

嗖!嗖!嗖!

那些刚刚才探出半个身躯的图斯战士还未在如天雷的大吼声中反应过来,就被连绵的破风声贯耳,而后数十道锐利黑影便在这些要抢功而冲在第一位的图斯战士眼中放大,没有给这些侵略者任何的反应时间,那些锐利黑影便毫不留情的戳乱他们的狰狞面孔,扎中他们的胸膛,让这些小觑汉军的图斯战士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带着无尽的悔恨,从四丈多高的关墙上坠落,不立即死亡,也是会奄奄一息饱受痛苦,在慢慢流血中死去,被标枪近距离刺射中,凭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是根本不可能很难恢复的。

汉军投掷的标枪,不是原本汉军那种前粗后细,前重后轻,最远能投掷三四十米远的制式标枪,而只是截段的长矛,力量再大的猛士也无法将其投掷很远,而且枪头没有经过特殊改造,无法像制式标枪那样破开盾牌的,根本不能用来再守城时与敌人对射,或是阻击手持制作精良防御强力复合盾牌图斯人推进的。

所以想出将多余长矛截段当作标枪,增强原本远程武器缺乏的汉军远程攻击手段的李铮,便很是奸诈狡猾的将使用这些低劣标枪的时机,选在图斯人毫无阻碍轻易登上关墙,自以胜利在望,心下放松,狂妄自大到没有将背上的盾牌给取下来护身时,从而大量杀伤了敌人。

极短时间内,由李铮精心从材官中挑选出来的五十名臂力惊人投掷手,投掷出来的三轮一百五十多支飞矛,就杀伤了五十多名猝不及防的图斯战士,其中三十多名图斯战士被飞矛刺中要害部位,当场死亡。

第一次杀穷凶极恶的敌人,已经让李铮很是兴奋了,但更让李铮欣喜若狂的是,三十多个敌人的死亡,为他带来近七百点功勋点,而后那些中飞矛坠下关墙的图斯人,不断的重伤不治身亡,又源源不断的为李铮带来功勋点,很快功勋点便突破一千大关,极大增强了李铮守住勃达关的信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