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大获全胜(谢谢推荐和收藏的书友们)

    虽然坐下战马已经有精疲力尽的迹象,但叶格尔还是命令手下的波耶骑兵们不惜马力,全力催动战马冲驰起来,这些波耶骑兵与他们在南面已经遭遇一场惨败的同伴一样,都是一半取出多琉长矛当作冲击骑兵,勇猛的冲锋在第一线,而剩余的波耶骑兵则是拿出长柄星锤和蒺藜锤,准备随后跟进杀伤收割汉军。

为防止汉军骠骑撤退逃跑,一千两百骑的波耶骑兵,分作三股从三面向汉军骠骑攻去,猰颜部的波耶骑兵们,虽然因为体内有斯拉夫和维京人的血脉,所以比较野蛮暴躁,鲁莽冲动,但在英明神武的乌母主单于主政猰颜部之后,开始积极的向那些文明帝国的军队学习,定立了非常严格的军事操典和军规纪律,所以现在的猰颜部军队已经渐脱野蛮之气,在凶悍之余又变得极为训练有素,就如一头原本张牙舞爪四处咬人的猛兽,现在拴上一条铁链被人操控,能够指那打那并且进退有度了。

波耶骑兵们即便在高速冲锋时始终保持严整的队形,冲锋时一泻千里,锐不可挡,但让随军冲锋的叶格尔不解的是,面对自己军队如此猛烈的冲锋威势,还有左右包抄,对面的三百多汉军骑兵,一动不动,既不勇猛的上前迎击,也未胆怯的立即转身而逃。

“到底是有什么诡计?”

在叶格尔百思不得其解郁闷不已时,李铮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波耶骑兵,却是笑容愈发的灿烂,等三面而来的波耶骑兵们,冲近到离自己百步之距时,李铮的笑容突然就消失,面色寒霜笼罩,眼神冰冷,杀意凛冽的从唇齿间吐出一个字。

“死!”

李铮话音刚落,那些疾驰而来的波耶骑兵中前几排的骑兵,他们坐骑踩踏之地的地面突然就裂开塌陷,这些骑兵立即在一阵马嘶人嚎声间消失不见,落入深深的壕沟中,许多人马一起落下的波耶骑兵,立即就是被壕沟底部倒插着的长矛和长剑给刺中戳穿,许多当场死亡,剩余的倒霉者最后也因为失血过多,慢慢在巨大的痛苦中无助绝望的死去。

后排的波耶骑兵已经看清冲在前方同伴的惨状,立即勒马,但如此近的距离,如何能停的的住,只能是一个接着一个,一排接着一排的掉入壕沟中,因为有先前掉入的战友和战友坐骑垫底,所以这些后掉入的波耶骑兵倒是没有立即死亡或是身受重伤,但被自己的战马或是同伴身躯压着的他们,也是没有几个能爬出深坑的。

因为波耶骑兵冲得太猛太快,所以一瞬间掉入那条很是宽很是深壕沟中的波耶骑兵就超过七百名,其余的波耶骑兵虽然悬崖勒马了,但也是惊魂未定。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为什么这里会有一条这么长的壕沟,难道对面的汉军将领能够未卜先知吗?”

叶格尔看着将骠骑阵列的正前方和左右两面都护住的幽深壕沟,内心彻底崩溃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条明显要成千上百人挖掘几天才能完工的壕沟,会出突然就出现。

其实叶格尔不知道的是,其实这条壕沟原本并非是做壕沟之用,它就是先前让汉军伏兵躲藏,骗过猰颜人侦骑探查的藏兵坑,李铮在成功伏击歼灭瓦良格武士大部后,立即就是命令手下士兵对藏兵坑进行改造,在挖通各个藏兵坑,使之连成一条,变为真正壕沟的同时,又是在壕沟的底部倒插上许多缴获自瓦良格武士的锋利长矛和锐利长剑,增加壕沟的杀伤力,最后才盖上厚厚一层由大量杂草编成的草毡,让不知情的人,远观时根本就察觉不出来。

这条临时被改造出来的壕沟,就是李铮以最小代价获得最大胜利的根本,李铮料到了一直被自己调动,在官道上走了一个来回的波耶骑兵,一定会人困马乏,所以在赶到后,一定会先聚集起自己占绝对优势的骑兵,先来剪除自己的骑兵,所以李铮便就以自己的骑兵为诱饵,引得波耶骑兵们往自己早就设计布置好的陷阱上撞。

李铮的计划完美的执行完成,一下子就让一千两百名波耶骑兵损失大半,而剩下的波耶骑兵个个都是失魂落魄,胆气丧尽,在这个时代是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在损失一半以上兵力的情况下还能继续奋战的,况且牢记“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李铮,立即就是挥剑,命令趴伏在骠骑阵列前方草丛中的三百多名配备钩镰枪的步跋子,立即起身,向还呆愣在壕沟前的波耶骑兵杀去。

这些步跋子抬着数张由好几十面缴获维京圆盾拼接而成的类似浮桥之物,冲到壕沟边上后,步跋子们除了用雕弓和臂张弩射击对面的波耶骑兵外,还有便是将盾牌浮桥平铺在壕沟上,瞬间连通壕沟的两边,让宽过三米,平常人难以一跃而过的壕沟变为坦途。

骁勇无畏的步跋子们,一见简陋浮桥架起后,立即就挺着钩镰枪向对面在箭雨下惊慌失措抵挡的波耶骑兵攻去,骑兵要冲驰起来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停在原地不动的骑兵就是靶子,虽然波耶骑兵们奋力抵抗,但在持钩镰枪的步跋子们,只刺战马身躯和割马蹄的情况下,波耶骑兵们又是成排成片的倒下。

步跋子的凶狠攻击彻底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残余的波耶骑兵们,再也无法忍受,个个都不顾统帅叶格尔声嘶力竭的大喊,调转马头就逃,波耶骑兵彻底溃败了,最后回天无力的叶格尔也是只能含恨跟着败兵一同逃走。

汉军自然是会追穷寇的,不过步跋子们都无马,追击的主力自然不会是他们,而是早就养精蓄锐严阵以待许久的骠骑们,早在步跋子架浮桥冲过壕沟时,李铮就命令三百骠骑朝后面没有壕沟阻拦的地方移动,绕过左右两侧的壕沟后,向狼奔豕突的敌军追杀而去。

逃跑的波耶骑兵坐下战马已经完全马力耗尽,速度大降,而汉军的三百骠骑,已经按照有先见之明的李铮的命令,脱下甲胄,只带轻兵器作战,速度比原先更是快,所以虽然绕了远路,但还是很快就追上惊慌逃跑的敌人,骠骑手中的环首刀和铜锏不断扬起落下,带着波耶骑兵的哀嚎,把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砍倒砸死在旷野上。

眼前追兵凶悍并且比自己马快,知道逃不了的波耶骑兵们,立即都是勒住战马,下马伏地求饶,连他们的统帅叶格尔也是为保性命屈辱的投降,对于敌人的投降,希望多获取一些功勋点,明白有赎金可得的李铮,自然是允许穷途末路敌人投降的。

眼睁睁看着援军被灭后,被围困住的谋剌斯兰也再无坚持下去的动力,他又无自刎的勇气,所以也是只能屈辱的向原本他嗤之以鼻的汉军主帅李铮投降。

敌人全部投降后,汉军开始打扫战场,将散落在战场上的敌人尸体抬入壕沟中一起掩埋,并且剥下敌人身上的甲胄,收集兵器盾牌,等打扫战场完毕后,在南面歼灭另外八百波耶骑兵的牛文忠和韩文鸯也是正好率军前来汇合,两军合为一股,向顿多城开拔。

在原本的卡尔鲁克军队和猰颜卫队南下后,顿多城只剩几百敌人老弱残兵把守,得到李铮命令的司行方率领八百碎叶暗部士兵,再无攻城器械下,攻克城墙高大的顿多城,原本是要颇费一番功夫的,但在得到顿多城内被强召来搬运粮草物资汉军奴隶的帮助,从内打开城门后,倒是一兵未损很是轻易的就攻下了顿多城。

李铮率军进入顿多城后,就立即住进残破的城主府,而后召见自己任命的碎叶暗部正副手司行方和杨阿察前来,听取他们的报告,司行方和杨阿察两人不止向李铮禀报了他们是如何不费一兵一卒夺取顿多城的,而且着重向李铮禀报了缴获。

顿多城作为原本一支近万大军的后勤补给基地,里面储存的物资是极多的,粮食和精细马料加起来超过八万石,足够李铮率军在外征战一月有余,其余用来赏赐士兵的金币和丝绸等财物也有许多,但最让李铮欣喜的还是那三千多匹敌人留在城中的备用战马,其中有七百多匹还是难得的顿河马,加上先前战斗中缴获的,李铮一下子就增加了接近五千匹战马。

除了战马外,最让李铮惊喜的收获,还是那被卡尔鲁克人强征而来,运送物资的四千多汉人奴隶,这些汉人奴隶与先前谋剌都兰当作赎金,给李铮的三千汉人奴隶一样,都是大汉帝国江淮地区移民的后代,其中竟然有五百人是丹阳兵的后裔,是能被李铮利用骑砍系统提升为丹阳兵的,而剩余的三千五百人也都是强健坚韧的大汉男儿,是非常好的兵源,其中的一千余人,竟然还曾是卡尔鲁克人的牧奴,他们原先专门替卡尔鲁克人放牧,所以骑术很是高超,只要稍加训练就能成为新的大汉骠骑。

李铮这一次冒险入碎叶作战,不仅是前后歼灭敌人近九千军队,其中更有猰颜卫队这样的强军,俘获叶格尔·伊斯梅洛和谋剌斯兰这两个极有分量的俘虏,而且更是缴获巨量物资财富,还获得李铮最梦寐以求的优良兵源,更不用说骑砍系统中李铮已经超过两百八十万的功勋点,而且威望也是已经越过两千大关,系统又是向李铮解锁了几个新功能,可以说这一次是完美的大获全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