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不似汉人的汉人

    可是虽然大获全胜了,但李铮只是将贫穷和人烟稀少,被卡尔鲁克人视为鸡肋的碎叶东南地区,搅得天翻地覆并且占领平常时候只是一座空城的顿多城,还没有达到李铮这一次出兵碎叶的最终目地。

李铮这一次冒险出兵碎叶,除了想获得物资人口,获取功勋点,提升威望外,李铮最想达到的就是让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人的联军分道扬镳,化解疏勒的危机,毕竟现在的李铮实力还太弱,无法面对敌人更大的兵峰,如果疏勒被攻占,那么下一回敌人联军的征伐对象就是李铮所在的龟兹了,唇亡齿寒下李铮只能是尽力帮疏勒分担压力。

要为疏勒分担压力,引得正在围攻疏勒城的卡尔鲁克军队回援,李铮光是在碎叶东南这片穷乡僻壤闹一番,歼灭几千敌人军队是不够的,他必须打入碎叶富饶的腹心区域,也就是大湖区,才能让卡尔鲁克人意识到危险,从疏勒撤军回援。

这所谓的大湖区的大湖就是指图斯湖,整个碎叶接近八成耕地和一半的牧场,都集中在图斯湖沿岸,是整个碎叶的粮仓,对卡尔鲁克人来说是最至关重要之地,如果汉军攻掠大湖区,甚至不需攻伐,只要汉军部队一出现在大湖区,就必定能引起卡尔鲁克高层的震动,即便再不情愿,哪怕已经胜利在望,在疏勒的卡尔鲁克军也必定是会回援的。

但这图斯湖也并非李铮想攻略就能攻略的,因为它距离李铮原先所待的勃达关足足有一千里,现在占据的顿多城离图斯湖东岸也有八百多里,这么长的距离,让李铮的后勤补给很难保障,而且沿路都是旷野草地,完全是卡尔鲁克轻骑部队发挥的最佳舞台,他们甚至不用与李铮正面作战,只要一切断李铮所率远征汉军的补给线,等待李铮的就只有全军覆灭的下场。

正是因为预见到了这可怕的下场,所以在出征碎叶前,李铮并未详细考虑规划过攻略图斯湖的计划,甚至要不要冒极大风险出征图斯湖,李铮都未下定决心。

但世事难料,李铮也是没有想到歼灭谋剌斯兰所领的九千大军会如此的容易,自家损失会如此轻微,夜袭温鹿坡大营和在官道伏击埋伏猰颜卫队两场大战打下来,汉军方面战死受伤的不到四百人,让李铮还有非常多的余力继续作战,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两场大战后,李铮通过缴获,竟然拥有五千多匹战马,这就让李铮拥有了快速突袭大湖区的实力,只要打下图斯湖周边的一座城池或是几个城镇,那么就能让汉军持续作战,不必靠长途运输了。

所以远征大湖区这个计划,现在李铮又是有了执行的冲动,但李铮至今还未建立起谍报部门,所以不是很详细的知道卡尔鲁克人统治下大湖区的情况,尤其是现在的兵力守备情况,于是便向碎叶暗部的正副首领司行方杨阿察询问起来。

但是虽然司行方和杨阿察很是努力的为李铮打探情报,但因为他们要避开卡尔鲁克人的注意,还有为接应勃达关送来的补给方便,所以他们将碎叶暗部的老巢安在了,同样属于碎叶东南区域,离顿多城直线距离不足三十里的白山,所以司行方和杨阿察也不是很清楚几百里外的大湖区情况。

虽然原本谋剌都兰当作赎金给李铮的三千汉人奴隶和新近投靠向碎叶暗部的汉人奴隶中,有几百名是来自大湖区的,但他们原先作为最低贱奴隶,不可能接触卡尔鲁克人的上层,也不可能随意走动,所以都只是知道个大概情况,而且他们离开大湖区许久,更是不可能知道现在大湖区的兵力布置以及守备情况。

司行方和杨阿察迟迟回答不上来李铮的提问,看看李铮面有愠色后,司行方立即认罪道:“统帅,下属有罪,下属无能,请统帅责罚。”

李铮的确是不满意司行方和杨阿察的在情报打探方面的无作为,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是有点太过苛责了,司行方与杨阿察所领的碎叶暗部原本就要在敌人的领地上小心潜藏,避敌耳目,又要照顾保护他们根据地内的老弱,的确是很不容易,而且碎叶暗部在他刚刚取得的大胜中,也是立下汗马功劳,要不是他们提前挖掘的藏兵坑,李铮也无法成功埋伏瓦良格武士,还有最后坑了那些波耶骑兵一把,将来去如风的波耶骑兵全军覆没。

于是,想到这些的李铮也就没有了恼意,和声对司行方和杨阿察两人说道:“我也知道你们不易,毕竟我们汉人的容貌,即便是混血汉人,与卡尔鲁克人还是有差异的,想混进去敌人内部探查很是不容易的,不过这一次你们回白山后,想办法控制一些突厥族裔,他们在卡尔鲁克部中地位不高,但比汉人奴隶自由的多,可以随意走动,能够获取有用情报,这里缴获的金币你们带一些回去,用来当作收买笼络突厥细作的经费。”

司行方和杨阿察听了体量之言很是感动,但随后听到突厥族裔几字时,却是面色古怪起来,两人对视一眼后,最后由杨阿察向李铮禀告道:“统帅,说起这突厥族裔,先前在攻打顿多城时,那带领汉人奴隶起义,打开城门放我们进来的领头人,就是一名看起来是突厥族裔之人。”

“哦!既然是突厥族裔,那么为什么会成为奴隶。”李铮很是不解的问道。

“他不是奴隶,他是看管那四千汉人奴隶突厥兵的领头者,也许是知道大势已去,所以他才会舍弃了突厥兵统领的身份,而带领汉人起义,不过不知为什么那些汉人奴隶会相信他并跟随着他起义,他后来对我们说一直心在汉,是碎叶汉人混入卡尔鲁克人中的密探,一直在找机会拨乱反正,但我们也无法确定他的话是否可信,所以便没有向统帅禀告。”司行方很是谨小慎微,一边看着李铮的面色,一边禀告。

“你们两个笨蛋,如果那人真是心有不轨,是不可信之人,那还会有如此多的的汉人奴隶跟随他起义,打开城门放你们进来吗?你们给我快快去将那人请来,他竟然原本是突厥兵的统领,那么也算是在敌人中有一定地位之人,应该是知道许多敌人情报的。”

在李铮的大骂声中,杨阿察立即就出门去寻那领导汉人奴隶起义之人。

很快,那人就被杨阿察领进城主府,出现在李铮面前,李铮一看那人的容貌样子,就知道为何司行方和杨阿察两人会觉得此人不可信了,因为那人根本一点都不像汉人,只见那人深目高鼻,眼眸呈淡蓝色,头发是金色,皮肤已经被晒黑,但依照他这副样貌,应当是白色的,这人除了拥有突厥血统外,应当还有希腊和日耳曼等其它族裔的血统。

在中亚这个诸民族混居之地,找到纯种的民族已经很难能可贵,差不多所有中亚居民都是混血的,包括汉人,李铮的军队中,几乎所有的士兵,其祖上都有与外族通婚的记录,包括李铮自己本人,还有他手下的那些将领们许多,体内都或多或少的拥有一些外族血液,但这并不能妨碍他们成为一名汉人,是华夏后裔,因为是否汉人和华夏族裔,从来都是不以血统,样貌,甚至是国籍来区分的,而是要看那人是否说汉语写汉字,并认同并按照华夏礼仪道德去为人处事。

华夏人永远追求的是精神和价值观上的相同,而并非是像其他文明那样非常狭隘的以血统,宗教和国别上的来区分,但这种有容乃大的包容,也很有可能会给华夏带来灾难,比如五胡乱华,还有契丹、女真和满清鞑子,那一个不是利用了汉人的宽宏大量,汲取了华夏文明的文明之光后,转过头来,祸乱、阉割和毁灭华夏文明的。

拥有二十一世纪灵魂的李铮,原本就是愤青一枚,所以他的思想自然是很倾向民族主义的,但李铮所崇尚的民族主义,并非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李铮认同的华夏人,不以血统,宗教和国别等因数来区分,只要心中存有华夏,那便是华夏人。

李铮虽然宽仁,但也不会不存着心思,防备着那些表面上降服华夏,但实则是在暗中学习华夏科技文化,存着恶毒心思,最后会反噬反噬华夏之人,所以先前李铮招降了踏实力俄勒后,依照对他的承诺委以重任,但并不让他担任一支军队的主官,而只是让他成为李赛的副手。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虽然李铮嘴上和观念里,一直说一直认为,是否是华夏人,是不以血统,宗教和国别等其余因数影响的,但初次一见完全不似汉人模样的那人后,还是心中忍不住犯嘀咕,这人真是心向华夏,心向大汉之人吗?

“李长辕,参见统帅,有生之年得见我汉家雄师再入碎叶,长辕此生无憾矣!大汉万胜!”

那自称李长辕的不似汉人之人,一看口,一伏地痛哭后,李铮心中所有的疑虑和怀疑都立即烟消云散,这李长辕就是汉人,毋庸置疑的,因为不止他说汉话的语调与普通汉人根本无疑,而且话语中那深深的激动欣喜,还有对大汉的感情更是不可能作假的,他比许多面貌上更像大汉之人,更爱着大汉,更认同尊重着华夏文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