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关中之战(四)

    李赛问的问题听到普通人耳里,肯定是觉得非常的奇葩,什么叫接下来怎么办,作为像李赛这样经验丰富,战功彪炳的统帅,在一取得优势后,自然是不能够不会打仗了,当然是继续趁着敌人龟缩,而援军久久未至的功夫,狂飙突进,攻城略地了,但现在李赛却是颇为束手束脚,作茧自缚。

这优柔寡断的性格自然不是李赛自己有的,而是因为在领军前李铮给它的一道指示,核心意思就是这一次作战对阵的是关中军,是真正的大汉的势力,不能像原先对阵异族那样凶狠,万事要留一线,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太过于损害关中军将士的性命,而且对于关中世家中,除极力主战的苏家和其附庸们外,对其它的关中世家都要轻饶。

李铮下如此仁慈的命令,倒不是真就对所谓的关中世家们敬仰,而是在为以后考虑,这关中毕竟是安西与帝国内部联系的最近也是最佳的通道,即便将来安西将关中打服强迫他们打开通道,但在关中人的怀恨在心下,谁也保不齐他们不会暗地里使坏,毕竟关中之地还是这下关中世家的,在安西的兵威下,破坏一下道路,派人装扮成马匪劫掠一下过往的安西商队和流民,那么安西就要焦头烂额了,毕竟还是不可能长久在关中驻扎大量的兵力的,所以还是与关中关系稳定一点,采取合作联合的方式,而并非是压迫征服。

在李铮这道指示下,让李赛无比的束手束脚,首次让李赛生出不会打仗的感觉,因为如果真要执行李铮的所谓只诛首恶,而轻打其它关中家族的策略,那么李铮在打完汧源城后,就真的是要无打击目标了,因为下一个苏家和其附庸势力聚集之地,是在扶风东部,不仅路途是有些远,而且那苏家的主邑虢县,还在众多其它关中世家所控制之地的重重包围下,要打击这虢县,那就必须是得攻打其它关中世家的领地,这就又是违背了李铮的指示。

军事水平很高,但基本是属于政治白痴,面对李铮给出的这个似乎是自相矛盾的建议,实在是想不出很好的应对方法的李赛,只能是不耻下问,向全军的将校们求助。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安西军中虽然多少武夫,但也并非全部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还是有许多有见识和想法的,李赛刚刚询问,立即就是有人向李赛建议道:“主帅,这关中世家并不同于我安西,是由大都护统一领导的,关中世家们只是一个联盟,就如我们安西先前接触过的朔方一样,既然当初我们安西可以绕过朔方武人联盟,直接联系上九原呼延氏,攻克受降城,那么这一次为什么就不可以先联系关中世家联盟中的某一家,让他们为我们放水,让我军骑兵能够顺利突袭虢县。”

这员安西将领的建议刚刚说完,立即就是有人出言反驳:“程校尉这个建议太过于想当然了,我老马虽然是在河西时投的军,但我就是原原本本的陇西人,我家祖上更是扶风人,所以对于关中世家很是熟悉,虽然这关中世家们也的确是一个联盟,而且各家族中内部龌龊不断,但关中世家们,毕竟是重礼遵义的,真要他们像呼延氏那样见利忘义,立即就是背叛旧盟友,投入我们安西麾下,是并不怎么可能的,因为如果一旦这样做,那么这个家族的名声也就是臭了,再难在关中世家和大汉世家中立足,当然如果我安西不是简单的征伐,而是要全取关中的话,倒是会有许多关中世家来投靠,因为那时已经是塌天之势,大难临头各自飞了,但现在明显我安西没有灭关中世家之心,所以关中世家间的联盟还是很牢固的,根本就是不会有世家敢反叛同盟,明面上与我安西联合坑害盟友。”

这自称老马安西校尉的话,获得众多安西将领的认可,被关中世家们赶出后,并没有立即回河西,而是滞留在安西讨伐大军中的李智甫附和道:“马膺校尉说得很是有道理,关中世家们贪婪和要壮大自己家族之心,比朔方的那些胡人更强,他们更是会见利忘义,但为了顾忌名声,的确是不敢明当明的投靠我安西的,在被那些关中世家赶出前,我收到的某些怀有别样心思的关中世家的暗示倒是有许多,比如京兆杜家和扶风丘家,甚至还有号称关中第一世家的窦家,这下关中世家都是表示与我安西开战是被苏氏鼓动起来的其它关中世家胁迫的,他们本愿是希望与安西亲善的,但这些关中世家奸猾,只是口头说说,并未给任何信件等留下口实之物。”

李赛原本听完率先提意见的那位安西校尉出的主意,还很是高兴,但听了马膺和李智甫的话后,面上的喜悦之色立即就消失殆尽,又是无比的苦恼,说道:“这挑拨离间,暗中收买不行,那究竟要如何才能威胁到苏氏的主邑虢县,难道真的要一路打过去吗?恐怕那样做的话,有违大都护的初衷。”

李智甫说道:“其实大都护只是叫我们不要制造太大的杀孽,而且也不用大规模破坏关中那些不敌对我安西世家的财产族人,但并非就真得是要畏首畏尾,真就可以不对那些关中军下手,我们包围在汧阳的那五万关中主力,凭着关中世家中的这些家主都是如此的懈怠,竟然在战前与我这个敌对势力的使者都要暗通款曲,毫无应对一场大战该有的态度,可想而之这些世家大族所掌握的军队,也是多么的散漫,多么的毫无战心,一旦被围,必定是会投降的。”

李智甫的这个提议到在场的所有安西将校眼前一亮,李赛说道:“好那就这么办,拿出我们安西的拿手本事,设立一个陷阱,让汧源城的敌军往里面钻,但需要一个饵,用什么做这个饵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