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攻占冻城(上)

    古代的城市一般都建有水门,哪怕不靠着大江大湖,不依靠水运的城市,也会修建水门用来排放污水和雨水,而汉人修建的城池尤为注意这一点,因为汉人人多,并且又喜欢聚居,所以他们所建造的城市往往都很大,设施也很完善,只要是常住人口在万人以上的大城,辛劳而又技艺高超的汉人工匠,便会在地下建造排水管道,用来排雨水,所以汉人城市的水门都建造的很大,而且还可能不止一个。

冻城原本只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小村,是汉人到来后才建的城,所以在李铮一看到图斯湖上能够行船,并且有船和能操船的,还是自家汉人后,立即就是想到要从冻城水门偷袭,攻破冻城的主意。

不过李铮不敢肯定的是,这冻城虽然比邻图斯湖而建,但在中亚这不时常下雨之地,汉人工匠当初冻城是否修建水门,而且即便修建了水门,这么多年过去后,那水门是否淤塞,能否让小渔船通过,李铮用脚指头想,就能猜到穷兵黩武的卡尔鲁克人,必定不会有心思耗费财力物力去定期清理水门淤泥杂物的,毕竟卡尔鲁克人连冻城的城墙都是不怎么修葺的。

李铮的担忧很快就得到宽慰,因为熟悉冻城的地头蛇老将黄贲,向李铮解说后,李铮才知道在汉人统治碎叶时,这图斯湖上竟然还搞内湖运输,图斯南岸各大城市,如冻城,贺猎城和叶至城之间,竟然不是靠路上运输贸易交流,而是靠水上运输。

据黄贲说,当时的整个图斯湖南部的景象,虽然不能说是桅杆如林,万船竞发,但起码也是有同时有几十艘载重过千石的运输船,在南部各城市间穿梭,在号称图斯湖第一城的贺猎城,至今还有汉人造船所的遗址。

当时的冻城虽然没有造船所,但它却是当时整个图斯湖木材贸易的中心,图斯湖虽然广大,但并非大湖周边的所有土地都适合耕种放牧,只有在南方和东面的土地才足够肥沃能种田蓄牧,西北两面都是高山和大面积原始森林,不能耕种放牧,但却是能够提供大量优质木材、药材和皮革。

图斯湖周围的树木都是生长了数百上千年的,都极为高大沉重,砍伐下来后,陆路是不方便长途运输的,所以只能靠水运,一般都是由大船拉着整根的木材到冻城,由冻城内的工坊对木材进行加工,制成各种成品或是半成品再运走。

当初为了容纳拖船和木材能进城,所以冻城的水门造得极为的大,即便已经百年未使用整理过,也是不用担心淤泥杂物会阻塞,而且已经料到李铮想要从水门偷袭的黄贲又是补充到,身为游牧民族只识得弯弓射大雕的卡尔鲁克人,根本就不懂也不知这水门的用处,他们占据冻城后,没有封掉水门之余,竟然还傻傻的拆掉了原本水门上三道铁遮拦,因为那些铁遮拦是铁铸,能够重新熔铸成刀剑。

卡尔鲁克人的愚蠢和鼠目寸光,让李铮欣喜若狂,他立即派出善于潜水的兵士,偷偷去探查冻城的水门,得到水门畅通无阻,并且无任何卡尔鲁克兵士镇守和看守后,李铮立即就是决定放手一搏。

李铮在将丹阳兵的统领穆棱叫到身边细心叮嘱一番后,就让他与熟悉此地环境,并且在碎叶汉民中拥有极高威望的黄贲和李长辕一同离开,而后李铮为给从水门偷袭部队制造得手之机,立即就是率领剩余汉军和投靠于他的碎叶汉人,向东移动,做出一副紧急撤军的样子。

汉军的突然撤退,让冻城内的卡尔鲁克人欣喜不已,要不是城内的骑兵力量不够,只有一千五百名卡尔鲁克轻骑,否则冻城内的守军必定要求追击,但他们主将谋剌罕真,却是依然谨慎,总觉得汉军的突然撤退很是蹊跷,他立即派出一百名精悍的卡尔鲁克轻骑跟踪撤退的汉军,并且立即向坐镇碎叶城的玉伽库思老报告情况和请求援兵。

很快,碎叶城的库思老就派人向谋剌罕真送来七千诺曼军队来援,正在包抄截断汉军后路的消息,同时还派来四百名临时征募的卡尔鲁克轻骑,这是担当留守大任库思老想尽办法才弄出来的一点点援兵,毕竟卡尔鲁克军队所有的精兵猛将,现在都集中在谋剌坚卢手中。

因为先前被汉军围困,一直收不到讯息的谋剌罕真,终于是知道汉军突然撤退的原因,但即便知晓了原因,谋剌罕真依然心中不宁,总觉得有大事发生的他,严令手下士兵,不可掉以轻心,需要继续严阵以待。

但可惜,谋剌罕真手中的军队,除了德兰武士这一支雇佣军外,都是卡尔鲁克部的二线部队,装备还算充足,但训练很少,兵士心中根本没有军纪这个概念,对谋剌罕真所下达的继续严阵以待命令,表面应承,但内心却是嗤之以鼻的,汉军一走许多卡尔鲁克守军,就开小差,有些甚至偷偷喝酒去了,各百人队的缺额都在三成左右。

作为谋剌坚卢最信任的侄子,原本是一直待在一线部队,统领一个大队卡尔鲁克骑士部队的谋剌罕真,怎么可能想到二线部队的军纪,竟然能散漫到这种程度,而且他即便是知道,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拨乱反正的了,因为汉军不会给他时间。

当天后半夜,圆月高悬,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一支如幽灵般寂静无声的大军,慢慢靠近已经陷入沉睡中,城头上只有几点灯火的冻城,正是去而复返的汉军。

李铮在决定以退为进,让敌人放松警惕而暂时撤军前,就已经想到了冻城守将会不放心,而派侦骑跟随监视自己,所以李铮特意调回十名间谍,在自己军队周围覆盖搜索。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那十名用骑砍系统训练和制造出来的间谍,都被李铮耗费大量功勋点升到五级,都拥有十里范围的情报讯息收集范围,也拥有二三十里视野范围,有他们作为汉军耳目后,那些敌人侦骑再也无所遁形,纷纷被发现找到,而后在与间谍视野共享李铮的指令下,被汉军弩骑死命追杀。

汉军的弩骑都是强着从缴获大宛战马中,千挑万选出来最好最快的,而谋剌罕真派出的百名侦骑,虽然是他所率领的一千五百名卡尔鲁克轻骑中的佼佼者,但原本都是二线部队,虽然武器准备与跟随谋剌坚卢出征疏勒的卡尔鲁克轻骑,没有多大差别,但他们所骑乘的战马,却都是普通货色,是血统并不纯正的大宛马,所以自然是逃不过汉军弩骑的追杀,很快就被消灭殆尽。

干净利落解决了敌人的眼线后,李铮带着汉军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冻城极近距离后,立即就趁着麻痹大意的敌人还未发现自己时,开始发号施令攻城。

“攻城!有进无退,!有死无生!”

在主帅李铮抽出宝剑嘶吼一声后,原本寂静无声的汉军军阵立即就是爆发如雷霆般的呐喊,而后战鼓如雷,军号长鸣,排在第一线的五百名步跋子在悍将李山士的率领下,抬着四十多张长梯,从冻城的东南两面,开始攻城。

等第一线步跋子成功将长梯搭上城墙后,城头上敌人睡得正熟的哨兵终于是惊醒过来,开始敲锣打鼓,惊呼大喊,点燃城墙上的烽燧,向城内通风报信,但城内卡尔鲁克军队大多都在沉睡,有些还喝了酒,骤然起来后,也是四肢无力,斗志消沉,等这些士兵穿着松松垮垮的衣甲,拿着弓箭登上城墙时,五百名汉军步跋子都是早就已经攀登上城墙,并且开始大开杀戒了。

有图斯人和下马卡尔鲁克轻骑组成的敌人守军,一开始被势如猛虎的汉军步跋子杀得猝不及防,死伤大片,但很快他们就缓过劲来,随着原本开小差掉队的敌兵陆陆续续的赶来加入,守城敌军拥有五六倍汉军步跋子的兵力优势,他们开始稳住阵脚,并寻机开始发动反攻,想将步跋子赶下城墙。

但在汉军的第二波攻城部队,两千名放下步槊,持盾提刀的步槊兵加入后,汉军攻城部队瞬间又是压制了敌人,凭借护甲上的优势,开始大肆杀戮敌军轻甲部队,并将敌军分割,看到自己的部族军队有覆灭溃败之危后,谋剌罕真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将他最强的预备队德兰武士,给派上城墙。

在八百名肉搏近战能力不下于汉军步跋子的德兰武士加入后,原本图斯人和卡尔鲁克轻骑的溃败之势得到遏制,双方在城墙上开始你死我活的血战。

整片南面和北面的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人头,双方总计五千多名士兵,就拥挤在两段非常单薄狭窄的城墙上,你推我攘,刀来剑往,发出振奋人心的战吼声,兵器刺耳的撞击声,骨头碎裂的咔嚓声,临死前的惨叫声,响彻云霄,血腥刺鼻,格外惨烈。

李铮对城墙上残酷的战斗熟视无睹,他冷静沉着的对李赛和韩文鸯说道:“敌人预备队已经被调出来了,你们率领骑兵立即去往北门,穆棱所领的丹阳兵从水门进入后,会立即躲占北门放你们进去的,你们进城后,立即攻占城北库房,以防敌人狗急跳墙,烧毁了那批兵甲,让我们前功尽弃。”

李赛和韩文鸯立即依令,率领三百骠骑和两百弩骑,躲入黑夜中,然后急速向靠近图斯湖的城北奔驰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