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中伏(求收藏 求推荐)

    汉军的搬运速度很快,但很快李铮就发现一件很是尴尬事情,那就是驮运这批兵甲的马不够了,虽然李铮率领的汉军,在先前缴获了卡尔鲁克人近万匹马,但除了他们自己乘骑外,新随黄贲和李长辕投靠过来的五六千汉人也是要一人骑乘一匹的,所以最后能用来驮运兵甲的空余马,竟然不足千匹。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李铮在思考片刻后,立即找到黄贲,对其说出了一个有点不近人情,可能会让李铮在投靠过来的六千多碎叶汉人心中大大失分的解决方案。

“统帅的意思是让我带领新投靠的碎叶汉民,暂时留在图斯湖,而后你和谋剌坚卢谈判,用卡尔鲁克俘虏,将我们换回去。”老将黄贲听了李铮的解决方案后,很是不可置信大声说道,语气甚至有些委屈和惶恐,就如要被抛弃了一般。

“老将军不必着急,你们暂时留在图斯湖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虽然你和那六千汉民都曾投靠过我,上了卡尔鲁克的黑名单,如果谋剌坚卢回来,肯定是会屠杀你们,以震慑在碎叶的其他汉民,但现在在勃达关也关押着一千五百名图斯人和卡尔鲁克人,另外谋剌坚卢的小儿子谋剌斯兰,和他器重的侄子谋剌罕真也都是我的俘虏。”

“虽然他小儿子谋剌斯兰野心勃勃,投靠处心积虑谋夺卡尔鲁克人基业的猰颜人,但到底是谋剌坚卢的儿子,即便是为了他这个叶护,还是整个卡尔鲁克部的面子,他也是不得不将谋剌斯兰赎回,外加一个他器重的侄子谋剌罕真,还有一千五百名卡尔鲁克人和他们忠实狗腿图斯人,谋剌坚卢是肯定会同意这项交易的。”

李铮在没有打定主意前还有点优柔寡断,但等他打定主意后,意志就异常坚定,不会再去改变自己的想法,所以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黄贲虽然大半生都是奴隶身份,但他的祖先可是禁军高级将领射声校尉,给黄贲留下许多兵书和带兵的心得,所以黄贲是识大体,拥有大局观的,他知道李铮说得在理,也明白如果李铮真的肯用谋剌斯兰和谋剌罕真,还有一千五百名敌军俘虏,必定是能够换回六千碎叶汉民,但他还是有顾虑,是为李铮着想的顾虑。

“我能理解主帅的苦衷,但六千汉民中却是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主帅苦心,他们只会以为主帅是抛弃了他们,即便将来真用俘虏将他们换了回去,难不保有人会怨主帅,而且如果传扬出去,让主帅背上不好的名声,就更为不好了,会影响以后其它碎叶,或是安西和中亚其它军镇地区汉民投靠的,所以为了主帅的声誉,就由我来承担这一切。”

李铮不明白黄贲将他当成在世霍骠骑,将复兴大汉安西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他还奇怪着为什么老将黄贲一直尊重自己,维护自己,但总之李铮是很受感动的,不忍不愿黄贲为他献身,承受苛责非议,所以直接将自己原本就想好的理由说了出来。

“老将军,有所不知,我向南派出的哨探刚刚回来,向我通报了情况,一支有两千名诺曼骑士的敌人援军已经在四天前,进入碎叶境内,正要包抄我的归路,你就跟那些汉民说,我们回龟兹的路上可能会遭遇血腥残酷的战争,为了让他们无有损伤,才让他们先委屈身在敌营一段时间。”

李铮原先不对手下说出诺曼部队来袭,一是怕扰乱了军心,二是为了要隐藏自己能够与间谍视野共享之事,不让自己显得能够未卜先知,系统精灵小蚩尤当初可是警告过李铮,如果他用骑砍系统装神弄鬼,获取民心军心或是手下忠心的话,骑砍系统便会失灵,所以李铮一直小心翼翼的遮掩,哪怕从系统中兑换出来一点点兵甲,他都必须事先想好在现实中的合理出处。

现在已经过去四天,足够骑着快马的间谍装模作样,从疏勒和碎叶的南部边境赶来图斯湖边上,向李铮汇报情报,李铮也终于是可以开诚布公的将诺曼军队来袭的情报公布出去。

在更靠近米尼公国的碎叶生活了五十多年的黄贲,曾经见过诺曼骑士那毁天灭地般的集体冲锋之势,知道诺曼骑士是如何的凶残善战,所以一听敌人来援的军队中竟然有两千名诺曼骑士,立即震惊,害怕恐惧不至于,但黄贲也是异常的惊慌,直接劝谏李铮立即抛下汉民,带着那些兵甲撤离,善后之事由他来做。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老将军放心,我一定会将你们交换回来的。”

知道时间紧迫的李铮,也是没有矫情,立即就是与黄贲告别,而后开始准备带军队返回。

果然,在李铮向全军宣布有诺曼大军来袭,正在包抄己方归路后,全军大哗,汉军士兵还好,他们毕竟已经跟李铮打过好几战,也算久经战阵,所以只是面色更为严峻一些而已。

而那些新投来的汉民却是胆战心惊起来,毕竟他们中的很多人当初投靠李铮,并非是为了报国杀敌,光复安西这个崇高理想,而仅仅是想摆脱被奴役的奴隶身份,当然里面的大部分青壮还是有敢战之心,和向卡尔鲁克人复仇之心的,但他们毕竟是没有经受训练,经历血战的,初听凶残敌人可能在归路上等后,有意识的懦弱退缩起来。

于是,李铮趁机说出让他们在黄贲的留在图斯湖,以后再用俘虏将他们换回来后,那六千碎叶汉民几乎立即都是同意,并且心中毫无对李铮的怨意,反而颇为感恩戴德。

没有六千汉民的拖累后,李铮终于是拥有多余的马来驮运那批兵甲,并且整个队伍行动也更为迅速,在太阳刚刚升起时,就带领全军踏上东归之路,在冻城留下六千汉民之余,还有所有的敌人俘虏和刚刚攻城时汉军的重伤员,在有威望极高的黄贲的坐镇之下,被留下的六千汉民倒是极为镇定,没有发生任何骚乱,也没有任何人想偷偷逃之夭夭。

虽然李铮通过南部间谍探查诺曼军队马蹄印等行军痕迹,推测出诺曼军队包抄到位,截断自己归家官道的是在三天后,但心中着急,怕出现变故的李铮,没有让军队闲庭信步,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向顿多城方向撤退。

当然为以防万一,李铮除了尽量催促敌军,加快行军速度外,他还做了其它许多的布置,比如让从得到的那匹兵甲中,拿出因为保养得当,弩弦没有损坏,或是可以立刻拆掉臂张弩上弩弦修复的七百把蹶张弩,装备给了自己的军队。

虽然这批兵甲内有一千两百把威力更大的大黄具弩,但要使用这些大黄具弩,是要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培训的,不然在上弦装箭的过程,不仅会很慢,而且更可能因为手忙脚乱而伤到操作人员。

而更为重要的是,汉军的每一种弩因为大小形制和拉力的不同,所以所能使用的弩矢也是不同的,作为中型弩的蹶张弩和臂张弩所用的弩矢,虽然有差异,倒还是能通用,只不过蹶张弩射配给臂张弩的箭矢时,威力会减弱一点,但属于大型弩的大黄具弩,可是无法射臂张弩弩矢的。

碎叶汉军当初藏这批兵甲时,只藏了蹶张弩和大黄具弩,可是没有藏与这两种弩配套的弩矢,所以现在到李铮手里后,只能使用能射臂张弩弩矢的蹶张弩。

让自己的军队紧急装备了七百把蹶张弩后,李铮还是不放心,又是将八百柄斩马剑,重新磨砺,给军中气力大者使用。

除此之外,因为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期门郎装备,所以李铮立即就是用骑砍系统,将原本就是期门郎后裔的三百骠骑和两百弩骑,提升为期门郎。

李铮在归路上做了那么多的准备,自认是为以防万一的,因为他预估的诺曼军队封闭自己退路是在三天后,他拥有比较充足的时间逃走,但没有想到这些准备,却是最后挽救了他性命,也挽救了他的军队。

李铮不知的是,他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因为一开始两名靠近诺曼军队侦查的间谍,被阿羯轻骑一下子射杀,所以舍不得那些耗费大量功勋制造训练出来间谍的李铮之后,便再不让那些间谍们靠近诺曼军队,而是远远跟在后方,所以致使李铮得到的情报开始不准确。

李铮没有想到的是,比他大不了几岁的诺曼援军统领铁手罗贝尔,同样跟他一样也是不会墨守成规,足智多谋之人,他在率领军队行到半途后,不知是似有所感李铮所率的汉军会提前撤退,还是其它什么原因,突然就命令全部的步兵部队下马步行,而后将他们骑乘的战马全部给了阿羯人,让阿羯人可以做到一人双马,甚至是一人三马,能够换马不换人的加速向目标之地赶去,在李铮之前赶到图斯湖通向顿多城的官道。

阿羯轻骑的统领术烈,性情如狼一般凶残,但同样如狼一般狡诈,他接到铁手罗贝尔给他们下达的,如果发现汉军提前撤退,必须迟滞阻拦汉军撤退的命令后,并没有像一般的轻骑那样,立即扑向汉军,而后像一群烦人苍蝇一样围着汉军转,他竟然直接选择在汉军撤退的必经之路上埋伏。

埋伏着的阿羯人放过了在官道上排成一字长蛇阵的汉军前队,也没有截断汉军后队的想法,他们瞄准了汉军中段,术烈亲自张弓搭箭,带着十几名军中箭术最为高超的射雕者,躲藏在隐秘树林中,瞄准汉军帅旗之下,那明显与其它士兵穿戴不同的李铮。

“去死吧,汉人!”

术烈低喝一声后,立即松开弓弦,将鸣镝箭射出,其余十多位射雕者也立即松弦放箭,在尖锐如鹰啸的破风声中,百多米外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李铮立即应声落马。

“杀汉奴!”

术烈射出的鸣镝箭矢就是阿羯人总攻发起的信号,霎时间,官道两旁树林中响起如狼嚎的嘶吼,而后如泼雨般的箭矢从树林中射出,如飞蝗般射向毫无防备的汉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