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戈戟妙用

    李铮因为得到梦寐以求的功勋点而沾沾自喜,而图斯人登城部队的指挥哈勃,看着自己手下的惨死,则是双目喷火,作为能够徒手与虎豹搏斗的勇士,注重自己的脸面,性情火爆的哈勃,立即在恼羞成怒下不管不顾起来,直接就是拉开旁边一架长梯上正因为同伴的惨死而踟蹰不前的一名图斯战士,一手举盾一手扶着长梯向上迅速向上攀爬。

原本因为大量同伴在极短时间内的惨死,已经有些畏惧的图斯战士,一看到自己的统领身先士卒,于是原本消下去的彪悍之气又是升了起来,学着哈勃,一手举盾,一手扶梯向上攀爬。

先前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图斯战士,为抢攻,急于攻破勃达关然后烧杀抢掠,便十分托大的将盾牌背在背上,用两手扶梯攀登,这样做登梯速度的确是极快,但却是被李铮领导的汉军给抓住可乘之机,造成大量杀伤,所以现在再此攀城时,都是宁愿放慢攀登速度,一手持盾一手扶梯的攀登,或是依然两手攀梯,但到顶前就将身背的盾牌给取了下来,持握在手里,挡在自己身前。

这些图斯战士装备的椭圆形长盾,是防御力非常强力的复合盾牌,所谓的复合盾牌,不像普通盾牌由用质地稠密坚固的木材包裹上皮革和铜铁皮那样简单的制造而成,而是一层薄木加一层皮革,一层薄木再加一层皮革,往往由数层薄木材和数层皮革组合在一起而成的,有些内部更可能镶嵌入铜铁片。

用这样繁琐的程序制造出来的盾牌,防御力远强于普通盾牌,仅次于那些由全金属制造的铜铁盾,但铜铁盾沉重,非大力士根本不能扛举起来,根本就不可能大规模装备部队,所以复合盾牌就是冷兵器时代士兵最好的防御之物了。

同等重量的复合盾牌防御力,无疑是要比那些盾面**革或是铜铁皮的盾牌高上一筹的,而且因为是一种材料夹叠着一种材料制造出来的,所以复合盾牌防御远程武器,比如弓箭标枪时是最有奇效的,因为复合盾牌内部数层的木材和皮革,甚至是铜皮铁片,能够有效的阻挡减弱锐利远程武器的贯彻力度。

悍不畏死的图斯勇士哈勃,还有紧随他的那些图斯战士一翻过关墙,立即就是有数十根锐利飞矛,带着巨大的撕风声向他们疾射而来,但这一次图斯人有复合盾牌抵挡,这些原本无往不利,连鳞甲能戳穿的飞矛,根本就不能破开那些复合盾牌,纷纷如强弩之末般扎刺在盾牌上。

挡住飞矛的图斯勇士哈勃,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猛冲猛打,因为在他前方几米开外,汉军已经列好一个齐整的阵形,所有汉军都持握着青铜长戈或是卜字铁戟,这些长度都超过四米的长兵器,被汉军持握或是高举后,整个汉军军阵就如一只将外刺竖立的刺猬一般,让人根本无从下口。

“快!快!快!结阵!”

知道自己单枪匹马根本无法撼动对面举着密密麻麻超长兵器汉军军阵的哈勃,立即就是命令那些刚刚才攀上城墙的图斯战士结阵,在哈勃的厉声大喝下,那些图斯战士立即就是在汉军的飞矛骚扰下结成阵形,将手中复合长盾连接在一起,而后在统领哈勃的带领下,踏步扬剑向汉军压去。

图斯人刚刚推进几步,对面已经停止徒劳无功投掷飞矛的汉军军阵中,主将李铮狠狠将手中宝剑先前一挥,面色涨红的怒吼道:“出击,将这些豺狼赶尽杀绝。”

在李铮的大吼过后,关墙上所有的汉军将士都是齐声大吼,然后迈开大步,挺着戈戟,向排成一线组成盾墙的图斯战士冲去,刚一接战,汉军中那些戟手就先齐齐用手中铁戟顶住图斯人的盾牌,让悍勇擅长近身肉搏的图斯战士无法再前进一步,而后近百柄五六米长,需要两名强壮汉军合作,用四手才能举起挥舞的长戈,便越过图斯人的盾墙,先高高举起,而后立即重重下落,毫不留情的用戈的前锋啄击向那些图斯战士的头颅。

从来就没有与汉军的戈戟手交过手的图斯人,很是不适应汉军这种戈戟联合进攻的战术,面对汉军青铜长戈的重啄,所有的图斯战士都是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直身剑去抵挡,挥舞锋利的直身剑砍击向那些长戈的杆,想要将戈杆给切断,从而化解自己的危机。

但这些图斯蛮夷所不知道的是,这种长戈所用杆,并非是普通的杆,这种杆在汉语中被称为“柲”,意为被丝线缠绕保护的器柄,其实就是复合枪杆的意思,制作柲需要以柘木等韧木作为主芯,然后再缠绕上数层浸泡过油的桑、柞、藤最差也是竹子制成的蔑条,用上等的胶漆胶合,晾晒后再捆绑上浸过油的麻绳,然后涂上生漆,裹上葛布,干一层裹一层再涂漆一层,直到最后用刀剑砍上去,发出金铁交击之声,一根合格的柲才算是制造完成。

柲的制作工序繁琐,用料也极为讲究,要完成一杆良好的柲,多则三年,至少也要一年,而所所需的花费可能是十几户农家一年的收入,所以以柲作为器柄的戈,自然是不可能在汉军中大规模装备的,这种武器是车兵的制式装备,那时的汉军的步兵一般都是装备功能更多的戟,现在又准备更轻便更容易大量制造装备的枪和矛。

勃达关原来不仅是汉军在中亚的一个重要关口,而且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军械储存之地,最多时储存能够装备三四万汉军精锐野战部队的兵甲,在河西走廊被截断,安西断绝了与帝国本土的联系后,勃达关中储存的兵甲被安西其余几镇给瓜分,只留下已经在汉军中淘汰的长戈长戟。

那些看不上笨重戈戟的人,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这些被他们弃之如敝履的武器,会有一条在李铮的手中,重现锋芒,再成为汉军士兵手中的杀人利器。

勃达关中的这批长戈长戟,是几百年前汉军第一次进入中亚时所遗留的装备,当时的汉军处在车兵,骑兵和步兵混编体系向步骑混编体系转变时期,所以才会装备长戈这种只适合用于车战的兵器。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当时的大汉战车是三人战车,居中之人是御手负责驾车,位于战车左侧的士兵称为车左,执前弓负责远程攻击,位于战车右侧的士兵称为车右,持握的就是长戈,负责近战攻击。

车战用的长戈一般都有五六米长,而且很是沉重,正常武士即便力气再大,也是很难挥舞起来的,所以长戈这种武器也只是适用于车兵,因为车兵不需挥舞长戈,他只要持握平放着长戈,依靠战车疾驰带来的速度,就能轻松割划啄击,大肆杀伤敌人。

沉重的车战兵器长戈,被李铮用于步战后,单个汉军兵士,是很难挥舞起来的,毕竟不是每一个汉军士兵都是像李山士那样的天生神力,膂力千均的神人,所以李铮特意从先前被他赶下关墙的那些乡勇中,挑选出两百多名身体强壮气力大者,让他们两人一组,用四只手持握一柄长戈,这样才能稍稍挥舞起沉重的长戈。

那些合用一柄长戈的汉军乡勇,虽然是第一次配合共用一柄武器,但做出啄击割划等大开大合的攻击,还是不成问题的,面对汉军长戈如猎鹰扑食的迅猛啄击,图斯战士只能是挥剑砍击向长戈的杆上,想将戈头削掉,但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他们手中锋利的战剑,砍击到杆上后,那些发散金属光亮的戈杆没有如那些他们想的那样被轻易切断,而是发出击在金铁之上的铛铛声,甚至在戈杆上都没有留下哪怕一道剑痕。

图斯人无法切断戈杆,而他们另一只手中的盾牌又被汉军的长戟手们给顶住,无法抽出移到头顶防护,所以只能是用自己的头颅去承接落下来的长戈锋锐。

汉军手持的长戈因为制造年代久远,戈头都还是青铜所制,但因为大汉当时青铜冶炼技术已经登峰造极,制作出来的青铜武器的硬度和锋利度已经不下于普通精铁了,再加上勃达关守军对这些长戈的妥善储存,定期磨砺,所以这些长戈即便已经被保存了几百年,但还很是锋利,很轻易就啄击开图斯战士头戴的分瓣式铁盔,而后刺入他们脆弱的头颅中,让敌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鲜血和脑浆肆意喷溅流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