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后发败敌(上)

    在如天鹅音的哨声中,原本列成横阵的汉军左右两翼弓弩手们,立即收缩为几个纵阵,让出十几个宽两丈的通道,李赛和韩文鸯立即就是率领期门郎从这些通道中冲驰出去,如一支支离弦而出的利箭。

所有的期门郎都持着超过五米长的马槊,由十几二十骑组成的一个楔形阵,如柄柄尖刀一般冲入阿羯轻骑单薄的横阵中,如两股洪流相撞,折断崩裂声和人马碰撞声连绵不绝,兵器与甲胄摩擦的声音让人牙根发酸,避让不及的马匹互相撞得骨头碎裂,一些骑士被甩飞,在地上拼命翻滚。

两支骑兵混战撕咬不过持续了一会儿,很快格战和悲叫声便渐渐停息,两只骑兵都是穿过对方阵形,重骑与轻骑之间的近距离厮杀,自然是以期门郎的完胜而告终,两只骑兵交错而过后,留下的一地人马尸体,其中大部分都是阿羯轻骑,坠马落地的期门郎只有寥寥几人。

而对于阿羯人来说悲惨还未停止,在与期门郎的短暂交锋中损失惨重的他们,刚刚与期门郎脱离,就立即遭到刚刚列阵完毕的汉军丹阳兵和步跋子们的一轮重标枪投射,又是瞬间倒下一百多骑,而后手持斩马剑的丹阳兵和步跋子们,便和兜转马头回身战斗的期门郎们,两面向阿羯轻骑包夹而来。

处于覆灭危局后,阿羯人的统领术烈终于是将心中的愤怒和仇恨之情消去了一些,头脑冷静下来的他,又是恢复原本狡猾凶狠的本色,急声对身旁的传令兵大呼道:“吹号,让族中勇士从左右逃离。”

在很是凄厉苍凉的军号声中,阿羯骑兵立即向没有汉军封堵的两侧逃窜,并且在骑马极速奔逃时,竟然不时回头对汉军放箭,人和战马都有有重甲保护的期门郎们能够免疫阿羯骑兵射出的犀利箭矢,但双手持斩马剑,没有执盾的丹阳兵和步跋子们,却是有许多中箭倒地。

为掩护丹阳兵和步跋子们,期门郎们没有继续追击,而且即便追,他们也是追不上轻捷如风的阿羯轻骑的,阿羯轻骑在经受一轮蹶张弩骑射后,终于是逃出汉军的进攻范围。

阿羯骑兵虽然逃了出来,但统领术烈看着只剩的七百余骑欲哭无泪,他怎么也想不到纵横中亚多年的阿羯人,会在这无名之地,这支无名汉军身上,吃如此大的亏,损失如此惨重。

术烈心中愤怒懊悔,李铮的心中也是滴血,只与阿羯骑兵短暂交手一会儿,他的军队就死伤四百余人,加上先前攻打冻城所损失的,这一次出击大湖区所损失的汉军就已经将达到千人。

原本还想与敌好好厮杀一次的李铮,此时再也无心与阿羯人缠斗了,立即就是命令牛文忠领着步槊兵护着驮运兵甲的那批马儿,加速向顿多城方向行去,而他自己亲自率领所有期门郎和丹阳兵步跋子,还有七百名手持蹶张弩的汉军弓弩手,断后阻挡敌军。

李铮原本以为看到自己的分兵之举,阿羯人也会分兵,但没想到阿羯人竟然对自己的分兵不为所动,这让李铮很是意外之余,也是无比欣喜,没有那批兵甲拖累后,李铮更有把握脱逃了。

术烈也是未尝不想将先走的那伙汉军给拦截,或是跟踪,术烈虽然不知那数千匹马马背上驮载的布袋里装的是什么,但据他猜测可能是汉军从大湖区劫掠的财物,本身就有继承阿羯人抢掠基因的术烈,又岂会不想抢掠一把。

但术烈一想起临行前铁手罗贝尔对他的严厉叮嘱,原本心中生起的贼匪之心,就瞬间消下去大半,铁手罗贝尔要术烈死死的缠住汉军的主力部队,在术烈想来,有汉军统帅帅旗所在的那一支部队,自然就是主力部队了,本来用七百多骑,袭扰拖延汉军后队的行军速度,就已经兵力捉襟见肘,术烈又怎么会再分兵。

术烈也是不敢再向抱团的汉军冲杀,畏惧汉军的蹶张弩,只让阿羯轻骑们在汉军四五百米开外活动,但犹如一头头恶狼的阿羯骑兵在外围环伺的情况下,汉军也是不能全体上马快速行军,步骑结成严密的阵行,将战马保护在中间,慢慢的向顿多城方向撤退。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你们速去告诉罗贝尔将军,让他快快率军赶来,不然汉军就要逃走了。”术烈估算了一下离顿多城已经没有多少路程后,立即就是派出精干的手下,向铁手罗贝尔报信求援去了。

那几名报信的阿羯轻骑,一人双马,途中换马骑乘,保持一日数百里的高速,不过半日就寻到了正在快速北上的诺曼主力,并向铁手罗贝尔回报了情况。

当铁手罗贝尔听到汉军果然如他预料的那般会提前撤军时,立即露出欣喜得意之色,但听到术烈竟然伏击失败,并且在随后与汉军的正面交锋中,损失一多半兵力后,并且汉军继续不紧不慢的向顿多城退去后,铁手罗贝尔就笑不出来了,在大骂术烈愚蠢无能之余,雷厉风行的他,立即就是让一半诺曼骑士让出战马步行,而后与副将阿尔贝托带着另外一半约九百名诺曼骑士,一人双马加速驰援术烈。

诺曼军队主力远隔几百里外,但脱间谍的福,李铮却是将分兵的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李铮原来因为舍不得那些耗费大量功勋点,由骑砍系统训练和制造出来的间谍,所以不让那些间谍过于接近诺曼军队,但很快因小失大,尝到苦头,差一点全军覆没的李铮,就不惜牺牲那些间谍,靠的诺曼军队极近,用来侦探情报。

好在的是因为铁手罗贝尔将所有阿羯轻骑都派出去拦截李铮率领的汉军,没有这些骑着帕提亚快马,骑射无比精准的轻骑后,骑着速度极快大宛马的汉军间谍倒是能够安然无恙了,因为那些挺着骑矛冲锋的重装诺曼骑士,怎么追也是追不上他们的。

不过,这些间谍现在之所以能够存活的最重要原因,还是诺曼军队的统领者铁手罗贝尔对他们不重视,他认为这些间谍,只是烦人的苍蝇,被他们窥视是无碍大局的,所以也是没有用尽手段的去剪除,要是铁手罗贝尔知道他的对手李铮正是通过这些间谍的眼睛,知道他的全盘布置,并作出应对的话,罗贝尔肯定是要不择手段将这些间谍灭杀的。

就在铁手罗贝尔率领九百名诺曼骑士风驰电掣般向李铮所率领汉军袭来时,早就通过视野共享得到诺曼铁骑来袭情报的李铮,也是立即想出对策。

李铮对自己的表弟韩文鸯附耳叮嘱几句后,韩文鸯立即就脱掉锻铔大铠,只穿锁子甲和皮甲,骑上一匹未披挂任何马甲的卡帕多西亚骏马,向东南顿多城方向疾驰,正在那个方向游走的阿羯轻骑,立即围拢过来,其中离得韩文鸯最近的三骑,立即就来阻拦,并且张弓搭箭,向韩文鸯射出三支狼牙利箭。

韩文鸯立即来一招蹬里藏身躲过三箭后,马上就是飞快的射出三箭,将拦住自己去路三名阿羯轻骑一一给射落马下,而后催马急速冲出包围圈,向东南方向疾奔,途中又回身射到四名追击的阿羯骑兵。

看到韩文鸯不下于自己这边最精锐射雕者的骑术和骑射本领后,阿羯轻骑都有些胆寒,纷纷停止追击,韩文鸯有惊无险的逃脱,得以追上先行的牛文忠所领的汉军,向他通报李铮的对他的命令吩咐。

李铮见自己表弟韩文鸯成功逃脱后,原本面上的焦虑之色减去不少,看向阿羯骑兵时,面上突然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用仅有自己能听到声音,望着诺曼部队将要来的西南方向自言自语。

“以为我率领的汉军是软柿子吗?还是真以为诺曼骑兵天下无敌了,竟然敢逐次添加兵力,铁手罗贝尔,我定要让你有来无回。”

李铮杀意凛冽的自言自语完后,竟然命令汉军军阵解散,统统坐上战马急速向顿多城撤退,看起来是耐心耗尽,开始要不管不顾逃跑了。

阿羯人的统领术烈一见汉军竟然解散阵形,全体上马加速撤退后,先是一愣,而后却是大喜起来,他们阿羯人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急惶惶逃跑,将后背露给自己的敌人。

不用术烈下令,其余的阿羯骑兵就如恶狼见到羊羔一般,从四面八方猛扑上来拉弓猛射,面对从四面八方激射而来的箭矢,汉军却是毫不惊慌,在阿羯骑兵打着唿哨发出嘶吼,策马奔近时,许多汉军都是已经跳下马。

等阿羯骑兵奔近到极近百多米距离,骑射箭矢时,汉军中的那些丹阳兵和步跋子,已经在外围组成一道盾墙,将阿羯骑兵射来的箭矢挡住一大半,只有少部分抛射而来的狼牙箭,越过盾墙,伤到后排的汉军,而手持蹶张弩,在盾墙后列阵的弓弩手们则是立即就扣动扳机向阿羯轻骑射出弩矢。

汉军用蹶张弩射出的弩矢依然犀利,但可惜这一次面对四散而开稀稀疏疏,彼此来开极长距离的阿羯骑兵,取得战果却是不多,这更是让阿羯骑兵们更是得意,心态放松下竟然开始向李铮和汉军士兵,展示他们真正的骑射本领。

只见阿羯轻骑们以十人为一队,各自灵活作战,尽量用弓箭从汉军的侧面或头顶等防御薄弱处射击,他们时而互相配合,溶为一体,时而分散开来,各自作战,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丝线将他们串联起来,虽然毫无规律,但进退自如,左突右驰,让人防不胜防,也让观看者叹为观止。

“哼!果然不愧是顶级弓骑,这袭扰的本事果然厉害,但经过你们这番折腾,你们战马还能有多少马力,还能坚持这样高速奔驰多久。”

李铮先是对阿羯骑兵的表演露出震惊叹服之色,而后立即满脸讥讽,用一种看蠢货的眼神看着往来奔驰的阿羯骑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