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后发败敌(中)

    阿羯轻骑的统领术烈,也并非是那么傻的,他一见汉军又是不骑马结阵抵挡后,立即就是下令手下的阿羯轻骑们结束这种看上去华丽,但颇耗战马体力的骑射游斗之术,但打定主意要在铁手罗贝尔亲率的诺曼骑士来到前,就要多消耗阿羯轻骑人和马体力,让他们无法很好配合诺曼骑士作战的李铮,又岂会消停,让阿羯轻骑喘息休息哪怕片刻。

阿羯轻骑一听从他们统领术烈的命令,结束骑射游斗,让高速奔驰的战马缓步而行后,李铮立即又是命令手下汉军将士做出一副要集体上马,加速撤离的样子,让阿羯轻骑不得不又继续策马奔驰,逼近汉军,让汉军结阵相抗,停止汉军要上马快速逃走的举动。

这种猫捉老鼠似的游戏,前后持续了七八次,汉军用微不足道,根本不耗多少体力的上马下马等动作,却是换来阿羯轻骑门人人汗流满面,坐下战马喘息如牛的结果。

阿羯轻骑坐下的战马帕提亚快速马,是他们的主子高价从原波斯帝国的米底亚和帕提亚行省购买来的,这是一种经过精心培育的快速马,是当初以骑兵立国的帕提亚人培育出来的最好的快速马,正因为乘骑着此马,当初的帕提亚帝国的马弓手们,才能在与罗马帝国和大汉帝国的战争中立下赫赫威名。

甚至让罗马帝国和大汉帝国将那种一边骑马向前奔驰,一边回身射箭的游牧骑兵战术,称之为“帕提亚人射箭术”。

帕提亚快速马,速度非常快,奔驰时犹如离弦利箭,而且此马还非常聪明,易于操控,因为个体不大,所以转弯转身都非常快,可以说是需要速度和灵活性的弓骑部队的最佳坐骑,但此马也有缺点,那就是耐力不行。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一般阿羯骑兵作战时,除了他们的主坐骑一匹帕提亚快速马外,还肯定会配上一到两匹次一点的快马,用来行军或是当作副马乘骑,与主坐骑帕提亚快马轮换,以保证主坐骑的体力,尤其是像现在陷入与汉军的僵持消耗战时,有主副坐骑交换骑乘的作用就显了出来。

但这一支阿羯轻骑所带的副坐骑,却是在阴错阳差的情况下,在汉军放的那把森林大火中,全部被烧为焦炭了,根本就是没有副坐骑可以轮换乘骑,所以只能是慢慢被汉军耗得人马都筋疲力竭。

“可恶!要不是这伙汉军装备了这么强的弩,就凭我们阿羯勇士就能让他们覆灭在此地。”

看着自己手下的阿羯轻骑,奔驰的速度越来越慢,而且射出的箭矢不再那么迅猛,反而有些软绵无力后,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阻挡汉军逃跑的术烈,很是不甘又郁闷的大叫一声。

术烈说得没有错,如果李铮率领的这一支汉军,没有这七百把最远射程能达四百米的蹶张弩,李铮的汉军很可能就会又是一支死在阿羯轻骑犀利骑射下的军队了,阿羯轻骑以前用骑射之法灭掉的重装骑兵和步兵不在少数。

因为先前战胜许多百战精锐,而非常骄横的阿羯轻骑跟他们的统领术烈一样,绝不想放被他们视为猎物的汉军逃走,但现在人马都有些筋疲力竭他们,也是有些无力,只能是看着汉军全体骑上战马然后延长而去,但性情如恶狼的阿羯轻骑倒是非常的执着,哪怕现在人困马乏战力削减,无法再无所顾忌的纵马狂奔的情况下,也是不依不饶的跟随。

李铮现在其实就可以带着汉军逃出生天,但心中已经想出灭敌之计的李铮,开始有意的诱敌深入,李铮带着追击的阿羯轻骑沿着官道行了一两里后,先前被他派去联络的韩文鸯赶了回来,向李铮耳边密语几句后,面露诡异微笑的李铮放慢了一些行军速度。

在后跟随的阿羯轻骑统领术烈很是奇怪于汉军统帅李铮为什么放慢逃跑的速度,而不是尽快赶到顿多城,进入有极高城墙保护,不惧诺曼骑士冲锋的城池中,但这是术烈乐于见到的,因为这样他就能完成铁手罗贝尔给他下达的务必拖住汉军主力的任务。

在术烈焦急的等待中,又追击汉军两三里地后,其身后狂暴马蹄震地声终于是响起,术烈大喜过望,心中忧虑尽去,眼神凶恶的盯着前方汉军,恶狠狠的说道:“现在看你们怎么逃,我要用你们的头颅来祭奠我的勇士。”

李铮并不知道术烈正在恶毒的诅咒着他的军队,他暂时停下了战马,正在眺望着滚滚而来的诺曼骑士部队,想一窥这一支极负盛名的骑兵部队的雄姿。

在马蹄踏地掀起的土黄色烟尘中,一名名诺曼骑士正在拉着辔头放慢马速,他们个个都身材高大,带着诺曼式的口罩头盔,只露一双冷冰冰的双目,披挂着崭新的板甲大衣,蒙着猩红披风,穿绣着黑鹰的罩衣,脖子上有豹子皮或虎皮做成的围脖,骑着如同雄狮的雄健强壮的伦巴蒂神驹,手中紧紧握着粗壮锋利的诺曼大骑矛,他们沉默无声,但比那些嘶吼狂吠的军队,更让人凛然生畏。

他们就是诺曼骑士,那个在之前两三个世纪内,在法兰西,在英格兰,在南意大利,在希腊和巴尔干半岛,在北非,在中亚,打败了法兰克人,盎格鲁撒克逊人,意大利人,希腊人,摩尔人,还有汉人等无数族裔军队的诺曼骑士。

那个号称如果天塌下来,也能用他们大骑矛的矛尖给重新顶起来的诺曼骑士们。

“你们可没有真正战胜我大汉帝国的军队,当时你们不过是趁人之危,打败了一些在河中大都护府留守的二线部队,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汉军的实力吧!”

李铮在心中暗暗赞赏一下诺曼骑士雄壮威武的军姿后,颇为不服气和带着莫名意味的喃喃自语一声,而后就立即拨转马头带领他的旗卫队追上先行一步的军队,并且立即下令军队提速。

与阿羯轻骑合流的诺曼骑士,自然是紧追不舍,在追击的途中,铁手罗贝尔寻到术烈,开始详细问询与汉军交战的情况,但术烈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人,他的汇报颠三倒四,而且往往遗漏了某些在他脑中是无关紧要的情报。

比如李铮让一只汉军先行一步的讯息,术烈认为无关紧要,所以便没有详细向铁手罗贝尔说明,只是轻描淡写一说,术烈着重向铁手罗贝尔诉说的是,汉军拥有期门郎这样一支很是精锐的烤箱骑兵(欧洲人对超重装骑兵的称呼,缘由是古罗马人是这样称帕提亚帝国的铁甲骑兵的,所以后来欧洲人就将人马全部覆盖坚固铁甲的骑兵称为烤箱骑兵),还有一种射程非常远的弩。

术烈之所以单单着重提期门郎和蹶张弩,这两样汉军击败阿羯轻骑的之物,其实是想逃脱一些战败的罪责,阿羯人已经完全投靠了与他们臭味相投的中亚诺曼人,中亚诺曼人也是将骁勇的阿羯人视为仅次于自己的优秀民族,开始以诺曼骑士的要求要求着阿羯人,尤其是阿羯人中的贵族们,在诺曼人的传统中,军队的领军者如果遭遇失败,可是会被罢黜,或是被勒令自裁的。

术烈就是阿羯人中的贵族,是现任阿羯人首领的外甥,而且他从小就是在诺曼人的军营中长大,受得是纯正的诺曼骑士式的教育,除了面貌与诺曼人不同外,他其实就是诺曼人,被以诺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着。

不过让术烈心安的是,可以说是经历一场惨败的他,并没有被铁手罗贝尔立即罢黜,或是被勒令自杀谢罪,但还是遭到铁手罗贝尔的痛骂。

“你是我见过的最蠢的家伙,不提你被敌人放火烧林,让所有副坐骑葬身火海,还有带领轻骑硬冲敌人已经列阵的军队,被那种强弩和烤箱骑兵大肆杀戮,死伤惨重之事,单单是你竟然被那汉军将领用如此简单的方法,就被骗得耗光战马的体力,就是不可原谅的,你给我好好看着,看看我们诺曼骑士是如何围捕猎物的。”

铁手罗贝尔在大骂了术烈一顿后,他也是认清现实,知道现在战马体力耗尽的阿羯骑兵无法再胜任追击重任,所以立即就是下令手下九百名一人双马而来的诺曼骑士,开始换乘体力更充沛的那一匹马,准备追上并截住撤退的汉军。

但让铁手罗贝尔和其手下的诺曼骑士们始料不及的是,他们要追击的猎物却是突然停了下来,并且开始将队伍展开,似乎是要列阵跟自己一战。

所有的诺曼骑士包括他们的领头人铁手罗贝尔都是笑了起来,为敌人的自不量力而笑,虽然李铮所领的汉军数量是诺曼骑士们的两三倍,但诺曼骑士们却是夷然不惧,以少胜多向来是诺曼骑士们的拿手好戏。

“阿尔贝托,你带领三百骑士和两百轻骑冲敌军左翼,术烈,你戴罪立功,带领三百骑士和两百轻骑冲敌军右翼,我亲自率军从中路冲锋,天底下有军队能挡住诺曼骑士的正面冲锋,但绝对没有军队能抵挡诺曼骑士多路冲锋的。”

在铁手罗贝尔厉声下令后,九百诺曼骑士和七百阿羯轻骑立即分成三股,其中左右两支绕到汉军阵列的两翼,与中路铁手罗贝尔亲自带领的骑兵队伍形成近乎九十度垂直的角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