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密特拉之眼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李铮,你别忘记了,你也是安西汉军的一员,你的领地,你的亲人,也都在龟兹,如果疏勒城被攻破,敌人长驱直入的话,你的母亲还有舅舅一家也会遭遇兵灾的。”

苏未央对李铮的狮子大开口,乘机要挟气愤不已,虽然没有像泼妇那样破口大骂,但声音也是非常的大和尖锐,咬牙切齿着,恨不得立即扑上来咬死李铮。

李铮对苏未央气疯了的模样熟视无睹,他只是淡淡的说道:“天塌下来了有高个顶着,即便十字军和卡尔鲁克人攻来,我能够带着我的老母和舅舅,还有手下兵士撤去焉耆,而你们苏家能撤吗?敢于放弃在龟兹经营百年的基业吗?更不要说你们苏家的家主苏代还被困在疏勒城中,你们比我更急迫。”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苏未央虽然气愤,但并没有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她知道李铮说得是对的,虽然很是讨厌李铮这幅有恃无恐的模样,但苏未央绝不想自己的父亲死在疏勒,也绝不想苏家就此垮掉,所以在考虑再三后,终于是决定向李铮屈服,但苏未央也不想将苏家好不容易积累的财富土地全部给李铮给挖去了,所以开始讨价还价。

“你的要求,我可以全部答应,但你也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第一你要求的土地城池,还有任命你为碎叶都督,给你任命中郎将以下官职的权利,我都可以代替我父答应你,但你拿到这些土地和权利后,必须认可我父亲的大都护之位。”

李铮立即拒绝:“休想让我向苏代称臣,他有什么资格,你要搞清楚,现在是你们苏家来求我,而并非是我求你们,你觉得张牙舞爪的猛虎会向守户之犬臣服吗?”

“你……”听到李铮出言侮辱自己的父亲,苏未央心中刚刚克制的怒意,又是上涌就要争辩,但一想前线军情紧急,父亲危在旦夕,立即就不想再与李铮浪费时间,语气放软,降低要求。

“好,你可以不承认我父亲的大都护之位,但你必须与我苏家结盟,做出不会入侵我龟兹的承诺。”

李铮的志向是一统安西,而后收复中亚其余失陷于敌的汉家土地,龟兹自然也在其中,李铮是绝不会做出任何不对龟兹动武承诺的,所以对苏未央的这个提议也是当场否定。

“你一定要觊觎龟兹,灭亡我苏家吗?”

苏未央再冰雪聪明,也只是一名刚刚二十出头的少女,原本就因为要救父,而背负许多压力,现在李铮油盐不进,毫不讲情面后,已经气哭急哭了她,终于是有些崩溃,豆粒大的眼珠出现在她迷人的双眸中。

李铮见这少女一脸倔强,双眼中已经积满泪水,但就是不让眼泪滴下的样子,心里有些佩服,更是有些怜惜,声音放柔的说道:“苏姑娘,并非是我狠心,但你父的确不是英明之主,即便我将来不夺龟兹,你们苏家也是挡不住米尼公国的滔滔攻势,到时候不仅你们苏家会覆灭,龟兹汉民也会像河中地区和碎叶的汉民那样为奴为婢,受尽异族的羞辱,我绝不会让这些事发生的,所以如果你们苏家还不自强,还醉生梦死不知进取,那就别怪其他人将你们取而代之。”

不知是因为觉得李铮说得有理,还是自觉李铮铁石心肠自己根本无法让李铮改变主意,苏未央收起自己的柔弱一面,而后退而求其次,说道:“我可以不强求结盟,但你以后要与我龟兹在外敌来袭时守望相助的。”

“这是自然,我们汉人与汉人之间的相争是一回事,有外敌来时,自然是要放下争斗共御外辱的。”李铮很是很是肯定的答应了。

“那我就代表我父与你达成协议,同意你所提的一二两条,至于第三条……”

苏未央对李铮的恨意稍稍消散,面色刚刚恢复平静,想心平气和的与李铮谈条件,就听得李铮打断她说话,说道:“你现在手中并无任何印信,我们不能仅仅达成口头协议,如果将来苏代回来后矢口否认怎么办?所以我必须先一步接收割让给我的那些城邑,而且还必须掌控住阿悉言城。”

阿悉言城是龟兹城西面门户,是至关重要之地,没有阿悉言城,敌人便可以长驱直入龟兹城下,原本就是打死苏未央,她也是不会同意明显对龟兹有觊觎之心的李铮掌控此城的,但现在的苏未央,也是看明白李铮是多么冷酷,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人,所以也是不与李铮争辩,暗暗骂了一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并且狠狠瞪了一眼李铮一眼后,说道。

“随你高兴,给你的那些城邑你可以提早派人去占领,但悉言城中我也必须得派人进去,你怕我们苏家毁约,我还怕你毁约呢!另外关于那的第三条任意调配龟兹的人员物资,我也能答应,但我必须跟在你身边,时时监督你,以防你中饱私囊假公济私,另外,你要十箱珠宝和密特拉之眼干什么?看你的样子,应该也不是贪财之人。”

李铮露出一抹坏笑,然后说道:“你要跟着我?可以!美人相伴何乐不为,至于那些珠宝和密特拉之眼,可不是我要的,而是要用这些东西为你苏家去擦屁股,这些财物是能否能将你父亲救出来的关键,你们苏家不会在这个时候吝啬吧!”

“自然是不会的!”

苏家大小姐说到做到,结束与李铮的会谈,一回到龟兹后,就立即是将十大箱的珠宝,还有那李铮点名道姓要的密特拉之眼,给送了过来,而且还叫李铮派人去接收割让给他的那些城池,和派人进驻阿悉言城。

那所谓的密特拉之眼,其实是一块罕见的黄宝石,而且还会放射出神秘的金色光芒,就如一个小型的太阳一般,所以自从这颗黄宝石现世之后,就一直被赋予诸多意义,在波斯地区盛行的拜火教,甚至一度将这颗宝石定为圣物,命名为密特拉之眼,密特拉是波斯文化中太阳神或是光明之神之名。

虽然寓意着光明,但这密特拉之眼的历任主人的命运,却是不怎么光明,反而很是黑暗,这颗宝石原本是属于印度河流域一个小国国王的,那个小国在这块宝石出土后不久就国灭,随后这块宝石久经辗转,最后落到帕提亚帝国的末代君主阿尔达班五世手中,这位还算得上雄才伟略的皇帝,挫败了罗马帝国对两河流域的入侵后,好大喜功的将新得到的密特拉之眼给镶在了自己的权杖上。

但此后稍有振作的帕提亚帝国的国势,就日渐衰弱,天灾人祸,外敌入侵不断,最后在法尔斯总督阿尔达希尔的反叛挑战下,阿尔达班五世兵败身死,帕提亚帝国也随之灭亡。

这位反抗阿尔达班五世成功的法尔斯总督阿尔达希尔,也就是辉煌的波斯萨珊帝国的创立者阿尔达希尔一世,虽然一统波斯地区和两河流域,建立了强大的帝国,但那阿尔达希尔一世却是没有他的手下败将阿尔达班五世那样好大喜功。

阿尔达希尔一世将他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归咎于神明的赐予,所以他将密特拉之眼,献给了他所信奉的拜火教,密特拉之眼被供奉在神庙中。

四个世纪后,萨珊王朝也和当初的帕提亚帝国一样进入风雨飘摇的末世,当时的皇帝霍尔木兹四世,对内要防备大贵族的谋害反叛,对外又要防御从北部入侵的突厥汗国,和在西方的老对手东罗马帝国,心率交瘁下,兢兢业业二十几年都无法让自己帝国有所好转的这位帝王,开始笃信宗教,希望利用所谓的神力,来挽救他的帝国。

于是,霍尔木兹四世将供奉在国都神殿中的拜火教圣物密特拉之眼取出,学着当初的帕提亚帝国亡国之君阿尔达班五世的做法,将密特拉之眼镶嵌在他的皇冠上,而后这位霍尔木兹四世就在不久后被国内反对他的贵族暗杀,他年仅七岁的幼子登位后不到十年,萨珊王朝就在突厥人的大举入侵下灰飞烟灭了。

萨珊王朝灭亡后,那颗密特拉之眼落入突厥可汗手中,被他当作笼络人心之物,赏赐给了当时封邑在龟兹境内的一名突厥贵族,那位突厥贵族得到这块密特拉之眼后,不久就死去,而后他的后代中的男性皆是不到三十就因为各种千奇百怪的原因离奇死去,差一点绝嗣,那密特拉之眼自然也就被认为是邪物了。

汉军重新收服安西后,密特拉之眼被汉军缴获,原本当时的汉皇是想将这颗传奇宝石运到长安,向臣民展示以彰显大汉之赫赫武功的,但在听了以前拥有给密特拉之眼之人的悲惨事迹后,汉皇立即打消了念头,下令将密特拉之眼永久封存在龟兹府库中。

苏家掌控龟兹后,性喜奢华的苏家历代家主,倒是都有过将密特拉之眼拿出来,镶在自己衣冠上威风威风的想法,但一想到这块宝石所带的厄运,就都又知难而退了,如今密特拉之眼永久被藏在龟兹府库内已经两三百年了,如果不是李铮,它可能一直难重见天日了。

李铮听完自己司马姜恪向自己介绍密特拉之眼的传奇过往后,一边把玩那块不停发散目眩神迷金光的黄宝石,一边很是随意的说道:“既然这宝石是能妨主的,害死了那么多的帝王将相,那现在仆固家的家主仆固怀恩为什么还特别想得到它,难道他也是和我一样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