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偷城(下)

    当初米尼公国为让北完部出兵牵制焉耆汉军,让焉耆汉军无法出兵西援疏勒时,除了给北完部送大量财物外,还应屠奢单于的要求,送来两千套此时代欧洲最好的甲胄板甲大衣,这些板甲大衣原本是屠奢单于用来装备自己单于卫队的。

但因为单于卫队一直跟随屠奢单于在鹰娑川前线与焉耆军对峙,远隔轮台城千里,前线战事又不十分激烈紧急,单于卫队们换装的需求也就不那么急迫了,所以这两千副板甲大衣便一直存放在轮台城的府库中。

原本统古乃手下的那些卑贱牧民组成的军队是绝对碰不得这些板甲大衣的,但现在生死存亡之际,统古乃也是计较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最后轮台城被攻占,这些板甲大衣也会成为汉军的战利品,那还不如现在就利用起来。

统古乃打定主意要等汉军登城时,用城头上堆积的石块和火油大量杀伤汉军,而后再让在城墙下养精蓄锐许久的两千身穿板甲大衣的北完部士兵杀出,与登城的汉军展开肉搏战,虽然不一定能守住城池,但一定能让汉军死伤枕籍。

统古乃打着如意算盘,但可惜他料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对手,会不会照着他的想法去打,会不会也是留有后招的。

“为什么还不派出登城部队。”

看着己方井阑上的神箭手大量杀伤敌人,成功压制敌人后,心忧自己父亲,想早日搞定北完部,稳定东线,好让焉耆军和双河军回援西线,解疏勒之围的苏未央,不由的出言催促李铮。

李铮头也没有回,只是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我才是统帅,我不用你教我怎么打仗。”

“你……”苏未央就要反驳,但刚刚开口就立马被身旁的褚亮制止。

“大小姐,你忘了刚刚分出去的那一支千余人军队,照老朽来看那支军队,必定是趁着敌人主力被我们吸引在西城墙的功夫,去偷袭其它三面城墙了,所以骁骑都尉才如此气定神闲,扣住登城部队不动的,他要等着两面夹击敌人,毕其功于一役。”

关心则乱的苏未央听了褚司工的话后,终于是恢复原本的睿智和冷静,但作为面子薄的女子,他也不好立即开头请求原谅,只是用一双美目盯着李铮后背,露出歉然之色。

沉心指挥战斗的李铮,可是看不到美人羞赧的模样,他不停下令。

“顶上的神箭手疲惫了,换人上去。”

“敌人已经被压制,井阑下的弓弩手,立即向城头抛射箭矢。”

……

就在西城墙的汉军死死压制敌人,取得绝对优势时,轮台城的东面,绕远路而来的韩文鸯和李山士终于是率军赶到,他们并不停歇,而是立即就是拼装出五架长梯,而后三百步跋子在李山士的率领下,由力气大者高举长梯向轮台城的东城墙冲去。

因为东城墙离汉军主攻的西城墙最远,所以原本只有有一个千人队防守,但在统古乃下令抽调援兵后,此时已经只剩不到五百士兵,但这些士兵倒是有他们蛮夷祖先的悍勇之气,并没有被气势汹汹而来的汉军给吓到,不战而逃,反而居高临下向扑来的步跋子放箭。

汉军步跋子早就防备着敌人,大约两百人一边跑一边张弓搭箭,瞄着城垛,一见敌兵身子探出城垛要放箭,这些步跋子立即就松弦,利箭离弦飞出,如毒蛇之牙一般,准确的命中那些敢于将身子探出城垛放箭敌兵的咽喉面部,将这些敌兵的咽喉洞穿面孔戳烂,让他们如破布娃娃般,在发出凄厉嘶叫后无力的从城墙上坠落,摔得稀巴烂。

有箭术同样不弱于飞骑的步跋子掩护后,很容易就逼近到东城墙,而后开始架梯,等长梯顶端的梯钩勾住城垛,长梯架稳当后,李山士立即一马当先,提着他新得的兵器独脚铜人,一手扶梯,如山猿般异常快速的攀爬,转眼就攀爬到顶就要翻越城垛。

但就在这时,原本无人的城垛后,突然响起两声嚎叫,两名北完士兵挺着两根长矛,居高临下向李山士直刺而去,李山士一手要扶梯,只能单手迎敌,但作为勃达关汉军第一步将的他,却是夷然不惧,大喝一声后,立即单臂挥动重达七十斤的独脚铜人,一下就将直刺向自己的那两根长矛给砸断。

力大无穷的李山士并不需要停歇,刚刚将两根长矛砸断后,立即就是将手中独脚铜人向上一撩,直接击在一名正愣神敌兵的下巴上,一下就将那名敌兵的下颌骨击碎,一口牙齿断裂大半,带着鲜血四处飞溅,那名敌兵立即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另一名有勇气挺矛刺击李山士的敌兵见到自己同伴的惨状,心中那一腔热血立即冷却,转身就想逃跑,但这时逃已经为时已晚,他刚要转身,李山士挥舞着的独脚铜人就带着风雷之声,砸击到他的头上,那名敌兵比他的同伴更为凄惨,整个头颅直接如西瓜般破碎,红白之物飙射出来一大片。

李山士的凶悍力大,让城墙上的其余敌兵惊惧,再无人敢上前,李山士很轻易的翻越城垛上了城墙,开始用两手挥动独脚铜人,将这种沉重造型怪异大锤的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如猛虎入羊群,兴起阵阵腥风血雨,不过片刻,李山士周身三丈之地,就全躺着一个个被砸裂脑袋,砸瘪胸膛,砸飞四肢的敌兵死尸和伤兵。

这时,其余落后一步攀梯的步跋子,也是一个个翻过城垛,上了城墙,他们虽然不如李山士那样暴力,能以一敌百,但同样都是搏战高手,更是熟悉战阵,解首刀连连挥动下,没有披挂甲胄,而且近战兵器只是一柄粗制突厥弯刀的守军如何能抵挡,成片成片如被狂风摧残的麦秆般的倒下,最后剩余的一两百人,心惊胆颤下,立即惊叫着做鸟兽散,狼奔豕突的下了城墙,沿着主干道慌慌张张的向西城墙逃去。

“快!快!打开城门。”

夺城成功的汉军步跋子并没有贪功追杀残敌,而是在李山士的焦急大喝声中,立即下了城墙,十几人合力抬起沉重的门栓,打开了轮台城的东城门。

“大汉期门儿郎,随我来!”

城门一被打开,早就在离城门不到百步距离驻马的七百大汉期门郎,立即在扬槊高呼的统领韩文鸯的率领下,策马如风的冲向城门。

“庞千锋,你带领两百骑去夺北城门,贺拔盛,你带领两百骑去夺南门,其余人随我直冲南城墙。”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刚一冲入轮台城,韩文鸯立即就是对自己的左右手下令,七百期门郎瞬间分作三股,在三员汉军青年骁将的带领下,如三条孽龙般向三个目标猛扑而去。

李山士看着期门郎绝尘而去,立即气得哇哇大叫:“韩小子,竟然敢吃独食,快骑马,我们决不能让期门郎将功劳大头给抢了去。”

李铮手下这一支汉军,自从勃达关防守战后,就一直百战百胜,所以军中将士格外斗志昂扬,人人争功,尤其是其中丹阳兵、步跋子和期门郎这几支精锐部队,更是一直心存一较长短之心,想着步跋子们一见期门郎要抢功,那里能够答应,立即就遵照李山士的命令,奔跑到到城外骑上战马,追着期门郎的足迹,也是分作三股,向三个目标扑去。

两支部队虽然争功,但却没有忘记李铮的嘱咐,一路狂奔,一路点燃城内一些建筑物,用冲天的黑烟向李铮报信,偷袭已经成功。

这北庭都护府,虽然很早就设立,但因为领地内大半的领土都是沙漠,并不算十分丰饶,起码农业就不行,所以大汉帝国占据此地后,一直将北庭当成军事地区,驻有大量汉军,但没有移居太多汉民过来。

当年大汉帝国为收缩兵力放弃北庭后,那些为数不多的汉族移民也随着汉军撤回其它地区,而后又经过北完部与沙陀人为争夺北庭的战争后,现在北庭内汉人移民已经很少了,几乎是没有,所以韩文鸯和李山士所率领的期门郎和步跋子可以在城内横冲直撞,肆意放火,反正不是自己人,被撞死或是烧死汉军也不心疼。

在无所顾忌下,期门郎和步跋子几乎点燃了小半个轮台城,火焰燃烧升腾起的滚滚黑烟,就是远隔几十里都能看到,自然在西城墙的统古乃和李铮也是看得到了。

统古乃看到那黑烟后呆愣了半刻,而后立即惊醒,立即带着自己的亲卫下了城墙,骑上早已准备好的快马,打马就就像南门奔去。

统古乃知道汉军主将在看到烟柱,知道自己偷袭人马夺城成功后,一定会让士卒登城,那是他等待已久的可以大肆杀伤汉军的机会,但他更是知道不能在此地久待指挥战斗,因为汉军奇兵偷袭进入轮台城后,首要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封闭其余三座城门,为免成为阶下之囚,统古乃只能放弃痛击汉军的机会,抛下大军夺路而逃。

对于像统古乃这样从最底层打拼奋斗上来的人,心理素质都极为过硬,知道什么时候该忍气吞声,什么时候该忍辱偷生,所以对抛弃大军而逃,一点都没有心理负担,至于弃城而逃,会不会被屠奢单于责罚,被北完部高层耻笑,这就不是现在的统古乃所考虑的,对于他来说,只有活下去,才能有翻盘之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