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誓师

    统古乃逃了之后,西城墙上的北完守军立即乱做一团,原本支撑这批北完士兵在战况不利时,还有胆气继续作战的重要原因,就是统古乃的存在,统古乃虽然在北完部高层不受待见,但在中下层士兵中眼里,从一奴兵爬上万骑长之位的统古乃,是榜样和英雄,他们信任并且愿意跟随统古乃去战斗。

现在统古乃这一支柱一走,北完部的守军自然是立即再无战心,在期门郎正面汉军作势登城,和背面韩文鸯率领的期门郎一冲后,立即做鸟兽散,大部分都惊叫着四散而逃,少部分凭着一腔血勇在负隅顽抗,这些敢于抵抗者,最后全部被汉军期门郎居高临下用长槊和铜锏铁鞭捅穿砸死。

韩文鸯率领三百期门郎杀散在南面城墙负隅顽抗敌人后,正好李山士率领百名步跋子赶到,韩文鸯立即对其大喊:“李都尉快快打开西城门,敌人主将逃出了,我要率军去追。”

又被韩文鸯指使利用,又一次让韩文鸯领先自己一步去抢功,李山士气得哇哇大叫,但他也只能再一次吃下这个闷亏,命令手下士兵打开西城门,放主力大军涌入。

“灭火!”

“攻占府库!”

“剿灭敌军,搜查全城,看看是否有北完部的重要人物陷在城内……”

“城中平民敢于抵抗和窝藏敌兵者,格杀勿论!”

李铮进城后立即发布数道命令,庞大的汉军立即分作数股,开始执行主帅的命令。

就在汉军志得意满的处理他的战利品轮台城时,他的对手统古乃正带领自己几个亲信,急急如丧家之犬的向南城门奔去,迎面正好是撞上领两百期门郎扑来的贺拔盛。

统古乃因为自己的警觉,先行一步,所以比贺拔盛更接近南城门,一见一大队精悍重骑扑向城门,统古乃在对正茫然无措的守护南城门士兵高呼开城门的同时,立即策马加速,他坐下的千里神驹,立即如疾风闪电般射向慢慢洞开的城门,远在百步之外的汉军期门郎已经追之不及。

但这一队期门郎的统领者贺拔盛,祖上是鲜卑人,所以自幼弓马娴熟,一见穿着华丽铠甲的敌主将要逃之夭夭,立即摘下自己祖传的铁胎弓,捻一支三棱点钢箭,一箭射向统古乃的后脖颈。

统古乃是从底层小兵爬上来的,久经战阵,一听那破风声,不用回头观瞧就知是有人向其施放冷箭,知道来不及躲避的统古乃根本就没有躲,而是直接抬起左臂直接去挡,最后统古乃整支左臂被洞穿,血流如注,但性命却是保全了。

贺拔盛看着扶臂在马上摇摇晃晃逃走的统古乃,双目欲喷出火,立即挺槊冲锋,带着两百名期门郎将阻拦他去路的统古乃亲信全部杀散后,立即冲出城门追击统古乃。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虽然贺拔盛气势汹汹,一副不追到敌将誓不罢休的架势,不过统古乃骑着的是屠奢单于亲赐的千里宝距,马中之王,期门郎们虽然也骑着卡帕多西亚战马和伦巴蒂战马这两种良马,但速度上根本比不上统古乃所骑的宝马,而且现在期门郎的坐骑都是全副武装,披挂着极为沉重的马甲,更是追不上了,越追反而被甩开越多的距离,最后贺拔盛只能是停下这徒劳无用的追击。

听到韩文鸯带着贺拔盛向自己禀告放跑了敌人主将时,李铮正在轮台城的库房区,带人清点着缴获的庞大物资财物,听到未抓到敌人主将,李铮完全没在意,勉励了几句自己两员爱将后,对三千飞骑的统领仆固俊,还有对攻克轮台城出了大力的褚亮笑着说道:“少族长,褚司工,如果你们喜欢这里的什么东西就拿吧!但不能拿太多也不能拿太重之物,不然会拖累行军的。”

仆固俊和褚亮两人看着一个个仓库里成堆的大米麦粉等粮食,还有大量的金币和珠宝,瞬间都有些失神,为北完部拥有如此多财富而感到震惊,但这还只是北完部几百年积累下来财富的一部分,大头还在蒲类海的王庭中,但即便是是一部分,也是极为惊人,让众人看得心惊。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存放在轮台城府库中的的金银珠宝,其中大部分竟然是米尼公国让北完部出兵牵制焉耆汉军的贿赂之财,现在竟然被李铮所率领的汉军缴获,米尼公国和北完部完全可以说就是为他人做嫁衣。

当然,这些金银财宝,现在还不完全属于李铮,因为他的军队还在敌人腹地,为保证行军速度,好突破接下来肯定会来的敌人重兵围追堵截,李铮的军队即便马匹众多,但他也不能下令军队带上这些沉重,对现在的李铮来说不能吃不能当杀人利器,完全是无用之物的珠宝钱币。

所以在仆固俊挑选了几件他父亲可能喜欢的珠宝,褚亮推辞不受后,李铮便偷偷命亲信将这批财物找一个不为人知之地埋了起来,打算以后收复北庭后再取出。

金银珠宝被李铮藏了起来,而至于剩下的大约一百四十万石粮食,全部被李铮下令付之一炬,这批粮食可供十万北完军食用一年,现在被李铮烧毁后,北完军对外用兵的难度将格外的大。

但李铮知道北完部也并非完全是丧失了对外用兵的能力,作为游牧部落,因粮于敌这种残忍之事,北完部是完全做得出来的,所以为彻底斩断北完部出兵的妄想,保住东线的安宁,李铮必须袭取另一个目标蒲类海,捣毁北完部的王庭,将屠奢单于以及北完部一众高层的家小亲属全部抓获,这样才是真正握住北完部的命门,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再起战事。

原本李铮是想在轮台城休整两天,然后再弃了轮台城率军西进,与高霁所部两面夹击那支轮台城派出的援军,但第一天晚上,高霁就派人给他带来一个坏消息,那支轮台城派出的援军用很是低端的声东击西之策,越过了他的阻截,成功与原本守卫王庭的三千宫帐卫队联合,另外北庭东南边防备秃发部的的北完军队,也是派出一支五千人的精悍军队来救援蒲类海,马上也将与其它两支军队汇合。

“这高霁怎么搞的,怎么能让敌军联合。”

李铮初听到消息后,立即就是在心中痛骂高霁,但他很快回过头来想了想,觉得此事也不能太怪高霁,毕竟他率领的只是一支伪装成主力的疑兵,只有两千长水胡骑和两千沙陀兵,即便敌人不用什么声东击西之策,就是简单的直接突破,兵力少的高霁部队也是很难挡住的。

想到这些的李铮,立即召回孤军再外的高霁部队,开始集合全部力量,准备与敌军打一场正面会战,到了这个双方都知根知底的地步,再妄想搞包抄偷袭埋伏已经不现实,只能是正面刀对刀,枪对枪的硬拼一场了。

一听要南下与人数比自己这边多的强敌会战,李铮军中开始军心浮动,其实李铮的本部人马倒还好,丹阳兵,步跋子和期门郎等部队,都与李铮曾经深入碎叶,战胜诸多强敌,但其余几支借调而来的部队,从来没有在远离本土之地,打一场高强度的战斗,难免心中无底,甚至是恐惧,因为一旦在敌人的领地战败,军队一散,那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逃也逃不了的。

对此,李铮能做的唯有举办一场誓师大会,来鼓舞军心。

一天后,与普通士兵一样满身征尘的李铮,站在众将士前的点将台上,背对着黑烟袅袅的轮台城,高声道:“今天早些时候,当我下达要离开这座城市命令的时候,有人劝我,火焚了这座城市,将它夷为平地,不留给胡虏,但我拒绝了,我告诉他,只有卑鄙的窃贼,才会无耻的烧毁自己无法带走的赃物”

“但我们是窃贼吗?这座城池是赃物吗?”

“不是!不是!都不是!”

越来越激动的李铮,扬起手臂指向轮台城,嘶吼着。

“我身后的这座城,是由我们的祖先修建的城池,这座城池周围的那些田地,那些牧场,都是我们的祖先开垦播种出来的,这就是我们的城,就是我们的地,是大汉的领土,你们在大汉的领土上,会毁弃大汉的城池,破坏大汉的田地牧场吗?”

“不会!不会!”

汉军将士士气渐渐被调动起来,都高举武器大喊,回答着他们的统帅。

“那么你们现在在大汉的领土上作战,是否会胆怯?会退缩?会害怕?”

“不会!不会!”

军心士气被激发到顶点,所有汉军将士都被感染,吼声如雷,声震云霄。

“那么就出发吧!记住你们不是一直孤军,你们在大汉的领土上作战,祖先的英灵会庇佑我们,杀胡!”

“杀胡!杀胡!”

在隆隆的喊杀声中,远袭汉军开始南下,烟尘滚滚,遮天蔽日。

一日后,一万汉军与北上准备收复轮台城的一万三千北完军队,在轮台城和蒲类海之间的一条默默无名小河金满河边相遇,大战随之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