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金满河会战(中)

    虽然汉军重骑只有敌人的一半,但却是在对冲中不落下风,因为担当箭头的是汉家期门郎,是一支人马皆披挂金属甲胄的超重装骑兵,与普通重骑相比,他们拥有更坚固的甲胄,更雄壮的战马,具有更强的冲击力,马上的骑士也因为选拔的严苛而更为骁勇。

两军对冲的一瞬间,北完军重骑将骑枪戳到期门郎身上后,骑枪纷纷折断碎裂,根本无法穿透期门郎们身上的锻铔大铠,期门郎们只需抓紧缰绳,身子微微后仰,咬牙承受那股澎湃的冲击力就能安然无恙了,大多都不会落马,被万千战马践踏为一摊血肉的。

而手持装着一个长近二三十厘米钢制锥形枪头马槊作战的期门郎们,非常轻易的就能戳破敌人的鳞甲,将敌人戳个稀巴烂,而且期门郎手中的马槊可不同于北完重骑手中的骑枪,因为使用硬杆,只能一次性使用,在戳中敌人后,便很有可能会折断。

而汉军期门郎所使用的马槊槊杆,是用汉家独家工艺复合枪杆,不仅像金石一样坚硬,而且非常具有韧性,能够承受更大的力量,刺中敌人身躯后,马槊槊杆会大幅度的弯曲,不会像普通骑矛杆那样立即折断,而且槊头处独特的留情节设计,能够让马槊刺入人体内不太深,不会一下就将人戳个对穿,只要期门郎们眼疾手快一点,完全是可以在两马交错而过的一刹那间,刺中敌人,而后闪电拔出马槊的。

李铮所部的七百余名期门郎,都继承了他们祖辈的搏战技巧,并且有那份沉着冷静之心,在两马相错的电光火石功夫,能够一刺而中敌人的胸膛和脖颈,或是面门,并且立即拔出马槊,潇洒的错镫而过,做到如刺客般的一击致命。

而像韩文鸯,庞千锋等武艺高超,槊法了得之辈,马槊在他们手里就不仅是一件刺击兵器了,而是无所不能的,只见这些出生使槊高手军官家族的子弟,将一条长过五米的马槊,舞的犹如一条游龙一般,上下翻飞,或刺、或挑、或砸、或抡,或扫、或撩,转瞬间,每一人起码就格杀了十数名敌军,要不是舞槊耗费气力太多太大,让这些汉军使槊高手们无法长久作战的话,否则这些使槊高手人人都能在今天完成百人斩。

两军的重骑军团虽然冲撞的很是猛烈,但谁都没有达到凿穿对方阵形,分割包围对方的目的,所以在对冲结束后,只能陷入残酷的肉搏战,两军重骑们几乎全部是丢弃长兵器,开始取出铜锏、铁鞭、长锤、链锤等破甲兵器肉搏。

两军重骑混战在一起,都是用高超的骑术操纵战马,回旋调动,争取到好的身位,然后将手中的破甲重兵器狠辣而迅猛的砍砸向对方头颅,让对方脑袋如西瓜般破碎,喷溅出大量红白之物,而后狞笑着,嘶吼着,眼睁睁的看着敌人的血液或是脑浆喷溅到自己脸上身上,有些口味重的变态,还伸出舌头舔一下。

两军将士在生死搏战中,都是丧失了理智,丧失了冷静,完全变成一头头只会杀戮的野兽,发出的战嚎声中,充满着嗜血和暴戾,两军的重骑集团,就如两只困在斗兽场中,为了胜利和活命,而不择手段不惜余力厮杀的斗剑士,无比的血腥残酷。

汉军中除了期门郎外,跟随他们并肩而战的沙陀人,也并非是炮灰,而是期门郎们重要的助力,杀戮的敌人并不比期门郎少多少,其实沙陀人的悍勇在中亚是很出名的,堪称是悍不畏死,但勇则勇矣,在其它方面却是缺失许多,沙陀人头脑简单、短视、鲁莽、见辱必怒……

总之缺点一大推,当初北完部之所以能驱赶走沙陀人,全据北庭之地,就是利用了沙陀人的这些缺点,沙陀人就是一群凶悍的野狼,在有英明狼王有序组织领导的情况下,他们就能够发挥出凶悍的本质,将所面对之敌撕成碎片,但如果没有统一领导的话,沙陀人就像那些失去蚁王的蚂蚁一样,混乱不止。

李铮不知道他算不算狼王,但在他战前一番恩威并施后,的确是让这些沙陀兵有序,也愿意遵从指挥起来,另外,李铮还将刚刚从轮台城缴获到的两千副板甲大衣装备给这两千沙陀骑兵,让这些沙陀骑兵拥有了稍逊穿戴锻铔大铠期门郎的防御力,让他们能在与敌军的肉搏战中占据一些优势。

虽然汉军重骑们更精锐一些,但北完军重骑的数量还是太多了,混战不久后,汉军的重骑们就渐渐被优势兵力的敌军给包围起来,对于这点,李铮早就预料到来,在他大手一挥之下,原本退回到后方的那些飞骑和长水胡骑,立即纵马扑上去,用骑弓射出一轮又一轮连绵的狼牙利箭,将包抄到期门郎和沙陀骑兵后路和两翼的敌军重骑射得人仰马翻。

这里李铮其实使用的是北完军队的战术,是当初突厥人纵横欧亚大陆时所用的,突厥人列的阵形,是没有后卫线的,一般列阵都是只有轻兵线和突击线,因为突厥军队一般都是全骑兵,机动力强,即便是前两线被击败了,也通常能够逃过敌人的追击,在后方重新建立整队列阵,所以并不需要第三道后卫线。

突厥军队的阵形少了后卫线后,一般就四条阵线,即轻兵线、突进线和左右两翼,其中轻兵线和左右两翼一般都摆设弓骑,突击线摆设重装冲击骑兵,当然也有的将领,会根据实际战况,将中央突击线上的重骑,分流出一部分到左右两翼,形成第五道阵线或是第六道阵线,也就左翼突击线和右翼突击线。

但不管是摆多少到阵线,突厥化军队的战法其实很简单,但也厉害,首先一般就是轻兵线和左右两翼弓骑的骑射袭扰,设法动摇敌人的阵形,或是将不胜其扰的敌人给勾引出来。

等到敌人在弓骑箭雨的骚扰下,阵形松动或是被激怒率先发起攻击时,整个突厥军阵就会立即后移,如遛狗一般遛着敌军,并让弓骑们射回身箭,杀伤追击的敌人,等到敌人兵力被削弱,或是因为追击马力气力消耗过大,露出疲态时,突厥军队就会立即派出重骑冲锋。

养精蓄锐许久的突厥重骑冲击敌军一般能做到一触即溃,但如果敌军足够坚韧,防守住了突厥重骑的冲锋,让突厥重骑陷入混战后,两翼和原本撤退到后方的轻兵线上的弓骑,就会立即利用自己强大的机动能力,包抄迂回到敌军的左右两翼和后方,对着正与己方重骑缠斗的敌人的后背,射出如雨的致命箭矢。

当时突厥用这种战法,击败过许多民族和国家的强悍军队,包括当时的大汉、波斯萨珊和东罗马这三大帝国,无数勇士还没有展示出真正的实力,就成为突厥人和突厥化军队的箭下亡魂和马蹄下的死尸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但今日,在这金满河边,李铮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原本是突厥汗国走狗的北完部军队,也是尝到这种恶心战法的恶心之处,大量原本包抄期门郎和沙陀骑兵的宫帐卫队和伊塔克重骑,被汉军飞骑和长水胡骑射出的箭矢射中后脖颈和后心,登时一命呜呼,落马被践踏成肉糜。

这时代的甲胄原本在设计之初,就只注重正面的防御,为控制甲胄的整体重量,背部就稍微偷工减料一点,诸如现在北完部这些宫帐卫队和伊塔克重骑,所披挂的克尔克鳞甲,正面镶嵌的甲片就又后又密,而背部的甲片则就比较单薄,而且也不那么密密麻麻了,所以背部是正是这些北完部重骑的薄弱点,抵挡弓箭能力较弱。

而且汉军的飞骑和长水胡骑们个个拥有百步穿杨的箭术,射出的每一箭都极为精准的朝着敌军骑兵脆弱的后脖颈和后心奔去的,所以自然北完部那些沾沾自喜包抄期门郎和沙陀骑兵后路的重骑是损失惨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