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金满河会战(下)

    被无情背射伤亡惨重的敌军重骑,立即舍弃了包抄汉军期门郎和沙陀骑兵的想法,兜转马头,挺盾纵马,向肆无忌惮放着狠辣冷箭的汉军飞骑和长水胡骑冲锋而来。

汉军飞骑和长水胡骑们立即打马往回退,一般后退,一边还频频使用帕提亚射箭术,在马背扭腰回身射箭,这些飞骑和长水胡骑不愧是名声响亮的精锐弓骑,即便是在颠簸的马背上用如此高难度动作射箭,依然是保持着非常高的命中率。

追击的北完军重骑都配备盾牌,知道汉军弓骑骑射犀利的这些重骑,一边追击一边将盾顶在胸前,护住自己没有甲胄保护,非常脆弱的咽喉和面孔,只是时不时的探出双眼,观瞧着汉军弓骑们。

对于缩头乌龟般的敌军重骑,汉军的飞骑和长水胡骑们,没有纠结,立即就是将弓箭稍稍下移,开始不射人而射马,马的生命力很强,如果不是射中要害,常常遍身插满箭矢,也能奔驰如飞,但汉军弓骑们骑射了得,隔着五六十米的距离,并且还是在剧烈颠簸不停左移右晃的马上,都能精准射中马头。

锋利的狼牙箭能够轻易穿透北完军重骑所骑战马头部外罩的皮质笼头或是马面甲,直接将马头射穿,让那匹战马立即倒毙,让北完军重骑摔得七荤八素,有些倒霉者竟然直接折断脖子一命呜呼。

追击汉军弓骑们的北完重骑们,感觉无比憋屈,因为汉军弓骑现在正用他们北完部擅长的战术对付着他们,肆意杀伤着他们,但偏偏他们还无法还击。

要还击就必须也用与汉军同样弓箭犀利,并且骑着速如疾风快马的弓骑,但北完军的弓骑在先前与汉军下用步弓射箭弓骑的对射中,已经损失惨重,伤痕累累,撤到最后方休整,要助阵己方那些正在死命追击敌弓骑的重骑,就必须穿过整个战场,时间上已经来不及。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而且即便是赶到了,北完军那些受损严重,军心士气低迷的弓骑,也是很难在骑射混战中,从原本就比他们装备精良,技艺高超的汉家飞骑和长水胡骑的手中占到便宜,所以追击的北完军重骑们只能孤军奋战,被肆意戏弄杀伤。

如果一直这样保持一定距离的一追一逃,让汉军弓骑如闲庭游步的展示自己的骑射本领,这些北完军重骑会一个个的被消灭,而且致死都不能接近到离汉军弓骑哪怕五十米范围内的距离,杀伤不了一名汉军弓骑,十分憋屈的战败或是死亡。

但唯一对汉家弓骑不利好的是,他们活动的范围太小了,在后方两三百米处,就是主帅李铮所在的点将台,是汉军战线的最后方,是不能被敌人突入之处,所以汉军弓骑们在施展背身回射,向追击的敌军重骑射出两三轮利箭后,就不得不抽出长矛和环首刀等近战武器,持着盾牌回身与敌重骑展开近战。

汉军的飞骑和长水胡骑虽然是弓骑,但都装备堪用的甲胄,而且也都时常经受近战格斗的训练,人数是追击过来的两千多北完军重骑的两倍有余,所以倒是与敌军重骑斗得个奇虎相当。

战场上一时间陷入难分难解之势,除了偃旗息鼓不再战的临河那一翼外,其余的中军和另一翼都是呈现相持之势,原本北完军的重骑倒是可以凭借自身数量优势包围吞吃掉汉军的期门郎和沙陀骑兵,但被汉军弓骑杀伤了一些,又被引走分流出去一批后,敌军重骑的兵力优势已经不大,无法包围消灭期门郎和沙陀骑兵,而那些追击汉军弓骑的北完重骑,也无法在与人数众多的汉军弓骑的搏战中取胜,一切似乎都预示着将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又是搏战一刻后,两军混战在一起的骑兵,无论人马都是气力大大衰弱,挥汗如雨,搏战动作不再那么有力时,北完军率先通入预备兵,就是先前在对射中落败的那些亚冈卡弓骑,这些亚冈卡弓骑经过一段时间休整后,无论是士气还是气力都是有所恢复,重新回复穷凶极恶的面目,高举其实突厥弯刀,发出乱哄哄的嘶吼,加入对汉军期门郎和沙陀骑兵的围攻中。

李铮这时也是适时投入生力军,就是在中路后方严阵以待许久的四百名大汉丹阳勇士,在其统领穆棱引刀向前一指下,俱是扛着一柄雪亮锋利的斩马剑,踏步向正与飞骑缠斗着的敌军重骑杀去。

奔驰起来发动冲锋之势的重骑,将很是轻易击败重装步兵,但如果停止在一地不动,没有了冲击力和速度优势,那么重骑就很难在近身肉搏中击败重步兵的,如果重步兵装备了长杆兵器的话,重骑兵还可能会成为被屠戮的对象。

而现在汉军丹阳勇士们手中虽然没有像钩镰枪和步槊那样强力的长杆兵器,但他们拥有更为强力的斩马剑,离得极近后,丹阳勇士们齐齐虎吼一声,而后个个势如猛虎的穿过己方骑兵阵形的间隙,突进到敌军重骑跟前,在敌军重骑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将高举的斩马剑势大力沉的下劈,一剑即便是不能将整个马头砍下来,也是能让战马吃痛发狂,而后将马上端坐的敌军骑士给狠狠的给甩飞出去。

等这些摔得七荤八素的敌军还再挣扎起身时,立马就是被赶上来的汉军丹阳勇士们给补上一剑,或是被剑锋给劈飞脑袋,或是被剑尖给扎透胸腹,直接魂归地府,结束罪恶的一生。

有如砍瓜切菜般杀敌的丹阳兵加入后,与飞骑缠斗的敌军的近千宫帐卫队,就立即是溃退,丹阳勇士们衔尾追杀,让溃退的敌军没有时间重新结阵,振作士气,而飞骑们却是不再与丹阳兵并肩而战,参与追击,他们的统领仆固俊在看到后方点将台升起一面黑色旗帜后,立即率领还能战斗的两千五百余骑,慢慢回退向李铮所在的点将台,在靠近临河右翼的方向重新列阵。

其实仗打到现在这种程度,李铮所率的汉军想要获胜,已然不难,因为通过李铮一番在中路和左翼的巧妙布置,分段阻截抵挡敌军重骑的的冲锋后,敌人强大的重骑集团损兵折将不说,而且已经泥足深陷,发挥不出重骑最强的战力,只要李铮在将休养好的飞骑投入战争中,那么北完军就必败无疑了。

但李铮的胃口很大,他不仅是要击败击溃敌军,他还想着的是要全歼敌军,最不济也是要大量杀伤敌军,让现在这一支北庭腹地内北完部唯一堪与汉军比拼的军队,不复存在或是实力大损,扫清李铮犁庭扫穴蒲类海,捕捉北完部高层家小的障碍,也让自己达成目标后撤时,不至于被跟随缠住。

无论如何,李铮心中都是存着全歼或是重创敌人的目地,但要达成这样的目地却是非常难的,毕竟敌人不可能是傻子,在明显事不可为,要落败之时,必定是会果断下令撤军的,敌人都是骑兵,如果真是要逃,李铮的汉军也很难追上,所以要想达成目标全歼或是重创敌军,就必须不能让敌人有序的撤出战场,而是应该溃退,这样汉军才能展开追杀。

原本李铮达成这个目地很难,毕竟他兵力不占优势,而且敌人是全骑兵来去如风,很难做到快速包抄敌人的侧翼和后方,但两军血战的这个临河战场,却是给了李铮一个迅速包抄敌军侧翼的绝佳机会。

就在北完军左翼最明智的统古乃,看见战况从焦灼向不利于己方发展,而派人向中路的乌维和右翼的沮渠只骨要求撤军时,汉军军阵的后方,那段敌人视线根本看不到的金满河上,已经排满了百多个粗糙制作,但很大起码能站二三十人的大排筏,在百余名全军特意挑选出来会撑船的汉军兵士的操控下,开始顺流而动。

这些排筏组成的长龙,在转过那个大湾,到达汉军的右翼后,早就列好队等待的汉军九百名步跋子和一千名手持蹶张弩的下马弩骑,立即在悍将李山士的率领下,涉水登上排筏,而后满载兵士的排筏长龙立即顺着湍急的水流而下,如离弦飞箭般,向只有一千两百名先前战败现在士气不振亚冈卡弓骑的敌军左翼冲去。

“快!快!赶去河边,拦住敌人。”

对于李铮的这一支水上奇兵,统古乃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想到自己指挥的左翼如果瞬间溃败,将导致己方大军崩溃失败可怕后果的统古乃,在惊讶过后,立即就是指挥手下亚冈卡弓骑们赶到河边,阻挡汉军包抄部队登录。

但为时已晚也无济于事,等这些亚冈卡骑兵刚刚赶到河边,还未等他们用骑弓向排筏上的汉军士兵射出一轮箭矢,排筏上的蹶张弩手们就或跪或立,向亚冈卡弓骑射出如飞蝗群的大量弩矢,将这些亚冈卡弓骑再一次射得人仰马翻。

在步跋子和弩骑坐着排筏顺流而下的同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然移动右翼的飞骑们,也是在仆固俊的率领下,策马如风的向敌军左翼冲来,从背后对亚冈卡弓骑骑射出一轮箭矢,被两面夹击后,立时又倒下一半人,剩下的七百余骑,无论指挥统古乃如何的鼓舞,都是不愿回身再战,内心绝望的如无头苍蝇般分散开来,夺路向后逃窜。

排筏立即冲上河岸,在挥着独脚铜人李山士的带领下,九百名期门郎和一千弩骑迈开大步,向敌军中路冲去,而机动力更强的飞骑们,则是绕到敌军的后方。

当北完军中路和右翼的士兵,看到汉军的旗帜出现在己方的左翼和后方后,所有人都立马意识到自己是要被包围了,瞬间士气降到最低点,也不知谁开的头,随着一声声惊恐绝望的大叫,原本还满脸凶相挥舞兵器与汉军厮杀的北完骑兵,大多立马都是丢掉武器,兜转马头向后而逃,根本不听从指挥乌维和沮渠只骨声嘶力竭的指挥,急急如丧家之犬。

汉军立即展开追杀和阻截,杀得北完逃兵人头滚滚,血浆四溅,残肢断臂纷乱落地,惨叫声、哀嚎声响彻夜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