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奴兵

    在鹰娑川通往蒲类海的官道上,一支盔甲锃亮,流苏飘扬,俱是披着猩红似血披风的骑兵大军正在急速奔驰,在滚滚烟尘里,这些面上尽是冷漠残酷表情的凶悍骑士,一半人手里拿着尽是橡树、椴木造就的锋利骑矛,身披重甲,杀气腾腾,一半人手持轻型骑矛,背负弓箭和标枪,战马剽悍强健,威风凛凛。

这支浑身发散凶猛杀气,气势骇人,一看就是百战精锐的军队,不是其它军队,正是北完部最精锐,最被倚重的奴兵部队。

说来也是可笑,但的确是这样,北完部最能打的军队,的确是被称为奴兵,由身份是奴隶之人组成的军队。

游牧民族向来有组建奴兵的传统,但那时的奴兵只是单纯的炮灰和人肉盾牌,作用是消耗敌人箭矢和气力,等到了突厥兴起时,由全部是奴隶身份组成的奴兵部队,才开始正式登上台面,突厥人为奴兵制定一整套的关于编制、装备、招募等方面的规章制度。

突厥人当初制定的奴兵一般分为三种,分别为“厄色勒”、“格尔虎”和“汉罗姆”。

厄色勒在突厥语中意为公**隶,也就是说这些奴隶的所属权是归整个部族的,为整个部族放牧劳作的,所以如果这些奴隶一旦成为奴兵,他们的武器装备和训练服用自然是由整个部族来出资供养的。

作为游牧民族的突厥人,自然是不可能像罗马、波斯和大汉这些文明帝国那样,有先进严格的税收制度,所以属于整个部族,全靠族中贪婪贵族偶尔良心发现捐献的国库,自然是不可能充盈的,根本无法为厄色勒奴兵配置精良的装备,并让他们经受良好的训练。

所以这厄色勒奴兵自然是轻装的骑马投射部队,成员大多是突厥帝国在东张西扩中,俘虏到的其它擅长骑射的游牧民族人员,不乏像匈奴人、鲜卑人、帕提亚人、月氏、阿瓦尔人等,这些原,建立过一方霸业的同样能骑善射的游牧民族,还有一些犯下重罪被贬为奴隶的本族人。

到了突厥汗国的中后期后,因为奴兵被更加的倚重,所以厄色勒奴兵不再是仅仅是由部族公共国库供养,而是由突厥可汗本身,或是其余大贵族用自己的私人财富供养,所以厄色勒奴兵的装备和训练质量得到大幅提高,逐渐成为超越由本族之民组成的亚冈卡弓骑,成为突厥汗国或是其它突厥化部落中的最强弓骑的存在。

格尔虎在突厥语中意为牵马坠蹬者,就是伺候那些贵族上马之人,这项工作极为卑微下贱,一般都是由奴隶担任,但是这项工作又有一好处,那就是凡是贵族外出都要带着这位伺候他上马之人,所以格尔虎经常能与主人相处亲近,能有大机会得到主人的青睐信任,久而久之格尔虎在突厥部落中,就成为亲信扈从的代名词,也可以解释为专属个人的私人奴隶。

既然是私人奴隶,是属于自己的私人财产,那自然要小心保护,倾力训练的,所以格尔虎奴兵的装备非常好,训练也非常充足,都是装备鳞甲,骑着矫健高大战马的重装骑兵。

格尔虎奴兵的来源很杂,但大部分是来自拥有重装骑兵传统的波斯地区和高加索地区的民族,比如帕提亚人,米底人和亚美尼亚人,那些地方民族众多,彼此混杂,时不时就会爆发一些为争夺土地和水源的中小规模战争,所以经常有战俘产生,自然奴隶贸易也就很是兴盛,只要花几十第纳尔的金币,往往就能买回一名体魄强健,技艺高超的骑战高手。

所以即便现在突厥汗国衰落,不再控制波斯地区各高加索地区,格尔虎奴兵也是不缺兵源的。

汉罗姆这名词,其实是一个合词,突厥人称大汉帝国为“汉”,称罗马帝国为“罗姆”,所以汉罗姆就是指代着大汉帝国和罗马帝国,那么为什么要用这两个帝国的名称合在一起,去命名一种奴兵呢?就是因为这汉罗姆奴兵,是重装步兵,而当初突厥人打遍欧亚,但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数次以步破骑击败他们,使得他们觉得是最强步兵的,是重步兵典范的,就是大汉帝国和罗马帝国,或者准确的说是东罗马帝国的重步兵们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当初的突厥军队因为是全骑部队,所以长于野战,短于攻坚,数次在三大帝国的坚城下铩羽而归后,当时的突厥可汗,英明神武的肃律可汗,就开始从以前俘虏自东罗马帝国军队中的希腊人、日耳曼人和维京人,还有不幸被俘的汉帝国士兵,用酷刑和厚赏双管齐下的方式,挑选出步战勇士,组成了汉罗姆奴兵,大大增强了突厥军队的攻坚能力。

但现在的突厥汗国已然分崩离析多年,长久没有与大汉帝国和东罗马帝国爆发过大战,没有充足东罗马和大汉军人俘虏,汉罗姆奴兵缺乏最佳兵源的情况下,那些自认继承突厥汗国遗志的突厥或是突厥化部落,只能退而求其次,从其他擅长步战的民族国家中购买或是抓捕奴隶。

奴兵的虽然有奴隶之名,但他们的待遇却是极好的,只要一被选中成为奴兵,那么每一人就会立即得到五到七名女奴,为他们传宗接代,并且金银珠宝和土地的赏赐颇丰,而且如果一旦战死,那么可汗就会强制让属于他们的女奴殉葬,而且奴兵们的孩子,将会得到恩养长大成人,并且摆脱奴隶的身份。

因为待遇优厚,所以奴兵的战斗力非常强,在突厥汗国的中后期,战斗力已经完全超过突厥人组成的部队,数量也曾经一度达到过整个突厥汗国军队的一半。

何以突厥人或是突厥化的部落,那么的倚重奴兵,其实原因和罗马皇帝招募日耳曼人等蛮族为自己的卫队,还有中国皇帝喜欢使用太监一样,都是为了压制自己团体中那些拥有机会颠覆自己权威之人或是势力,说白了奴兵就是当初突厥可汗养着的一条咬人的狗,可以咬外人,当然也是可以咬心存异心自己人的。

那么为什么奴兵,还有蛮族卫队和太监,就能让那些帝王放心使用,不怕这些人颠覆自己,取而代之呢?因为在这些帝王眼中,奴隶、外邦人和太监,都是异种,是被自己国家族群之民厌恶抗拒的一类人,他们就是有野心,也是没有根基,没有名分,没有追随者,来反叛推翻自己的。

但事实已经证明这个论点,是这些君王们的异想天开,最后突厥汗国的衰亡和分崩离析,被可汗倚重的奴兵们就是始作俑者,现在继承原本突厥汗国大部分土地和财富的那些大部落,比如东部的孛古和师卑部,西面的匈尼和怯烈部,其创立者当初都是突厥汗国的奴兵。

而在原本李铮所在的那个时空中,招募蛮族卫队以抗衡弑君专业户禁卫军的西罗马皇帝,可能怎么也是想不到,西罗马帝国末代君主的亲生父亲,竟然是一名蛮族雇佣军的首领,而在中国历史上宦官之祸最深的唐朝末期,好几位皇帝就是直接死在或是被废在那些太监手中,所以说这些所谓的“异种人”,不能反客为主,实在是大错特错的谬论。

但即便是已经知道了奴兵会反噬其主,但在突厥汗国分崩离析后,那些突厥化的游牧民族,还是离不开战力强大的奴兵,纷纷组建自己的奴兵部队,但为免重蹈覆辙,纷纷做了许多让奴兵不能像以前那样抱团壮大,合谋反叛的防制措施。

就比如北完部,定下规定只要是奴兵,就不得拥有土地,而且也不能在军队中出任百骑长以上的职位,这样没有土地就不可能有源源不断的财富,不可能养得起私兵,不能出任要职,也就没有名望发动叛乱。

正因为谨守这两条,所以几十年来,北完部的奴兵们始终是一只被套着铁链的野兽,从来没有为祸作乱北完部的机会,但到了这一代屠奢单于时,为了对抗族内那些反对自己的保守派,屠奢单于在这两条祖制上有所松动,破格提拔许多名战功卓著,天赋异禀的青年奴兵,比如说他的女婿统古乃。

所以说,北完部高层这样仇视统古乃,也并非是完全出于嫉妒羡慕恨,或是嫌弃对方出生低等等原因,其中有些有识之士,是因为担心奴兵之乱在北完部重演,才如此不待见统古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