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西援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反对?”屠奢可汗刚刚怒极攻心,现在冷静下来后,意识到自己对亲信乌师庐,太过咄咄逼人,所以语气放缓。

乌师庐对于屠奢可汗刚刚对自己表现出来的不信任,仿佛视若未见,依然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说道:“首先一点,那就是我们即便是要截杀那支汉军,也很难截杀到,大单于和左大都尉一定认为携带大量被俘妇孺的汉军是很好截杀的,但其实不是,因为汉军其实有好多条归路可以选择。”

“可以从原路重新穿过沙漠返回,也可以直接以人质为要挟,逼迫我们放行,从西面渡过黑水直接进入双河境内,或是从西南面渡过鹰娑川,直接回焉耆,这三天路都有可能平安回归本土,但都不保险,北面穿过沙漠回归比较艰苦,可能会导致大多是体力衰弱妇孺人质的大量死亡,而走西面和西南,汉人又可能不信任我们,会认为我们可能做出假意妥协,而后出尔反尔半路截杀之事。”

“所以,如果我是那支汉军的统帅,那么必定不会选择走这三天路,而是直接从蒲类海向南,进入交河郡,从交河郡回焉耆。”

“从交河郡回去,这可能吗?那支汉军统帅是不是蠢夫,难道他不知道焉耆汉军好不容易与控制交河郡的秃发部达成和平协议,现在将军队开到对方地盘上,即便是借道,也足以让秃发部有重新开战的理由。”对为子报仇依然有深刻欲念的沮渠里思,直接反驳,认为乌师庐的猜测是无稽之谈。

“这有何难,这支汉军刚刚不是歼灭了我军一支主力部队吗,肯定缴获许多我军的兵甲旗帜,只要给汉军换装上,伪装成我们北完军穿过交河郡,那么就不怕被秃发部抓住把柄,撕毁条约与焉耆开战了。”乌师庐微微一笑,仿佛在说一件人人都能想到学会的雕虫小技一般,语气中不无对短视鲁莽沮渠里思的嘲讽。

乌师庐隐晦的嘲讽了算是自己政敌的沮渠里思后,一看见自己主子屠奢单于面上有意动之色,立即就是暗道不妙,焦急说道:“大单于,汉军如果真是按照我所说的,卑鄙的伪装成我军入交河郡是可行的,但我军是绝对不可以进入交河郡的,尤其是由你王旗领导的奴兵部队,是绝对不能进入的,否则我们耗费那么多心思财物才重新与秃发部定立的攻守同盟,一定会作废的。”

“因为伪装成我军的汉军,我们是可以推脱的,秃发部的翳魁单于,一直心在东方,梦想征服整条河西走廊,所以他也是不想在西面与我北完部重燃战火,拖住他东征步伐的,肯定是能接受汉军假扮我们这个说辞的,但如果我们北完部独一无二的奴兵部队,尤其是大单于本人出现在交河郡后,哪怕是我们推说是追击敌人,但秃发部也万万是不可能接受,即便翳魁单于为大局着想接受了我们的解释,但他手下那般粗鲁无智的将领们,肯定是将此事当成奇耻大辱,要不管不顾与我们北完部开战的。”

“所以还请大单于三思,忍一时之气,否则我们的苦心经营的局面就将土崩瓦解,我们北完部又要面对两线作战了。”

乌师庐的苦劝,终于是收到效果,屠奢单于终于是放弃追击截杀李铮汉军的打算,长叹一口气后,说道:“很是不甘啊!难道真就眼睁睁的看着那支汉军将人质带回去,而后来胁迫我们,让我们错失夺取焉耆和双河的良机。”

乌师庐面色不像屠奢单于那般愁苦,他自信的说道:“大单于,其实接受汉军的胁迫,达成停战协议,让他们倾尽全力去救援疏勒,也并非坏事,对于我北完部和大单于本人来说,反而可能是大大的好事。”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为何?”屠奢单于不是莽夫蠢人,他已经猜到一些自己右国相乌师庐所说的“好事”是何?但他还是想听一听乌师庐的高见,所以立即急切追问。

“首先第一点,自然是能够为大单于争取到族内大臣重将们的忠心,毕竟大单于可是是为了他们家人的性命,才不得不忍辱负重答应汉军胁迫的。”

“而第二点,就是此事过后,我们北完部高层的那些大臣重将,必定是会对安西汉人恨之入骨,再也不会反对阻碍大单于攻取焉耆双河等安西之地的计划,因为这一次不仅是他们的家人被劫走,而且贪得无厌的汉军必定是会将王庭财富搜刮一空,其中大部分都是这些大臣重将的私财,所以他们会格外恨汉军的,不会再成为单于扩张的阻碍了。”

“第三我们与汉军达成合约,让他们倾尽全力去西面的疏勒与米尼公国组织的十字军势力联军大战一场,对我们北完部来说是有利无弊的,如果汉军在疏勒打败米尼公国组织的联军,那么他们也必定是元气大伤,到时我们攻去焉耆双河和其它安西军镇,也是相对容易许多。”

“而如果是米尼公国组织的联军获胜,正好也是可以借汉军之手削弱他们,毕竟上一次米尼公国虽然传递出与我们北完部结盟的意思,但那只是因为要夹击安西的汉人,如果一旦安西汉人的军队被消灭,势力被清除的话,那么我们与同样希望夺取安西之地,掌控丝绸之路这一重要节点的米尼公国,就是不能共存的敌对关系,所以现在预先给他们放放血,是极为必要的。”

“所以不管汉军是否能在疏勒取胜,毫无疑问他们的力量都会被削弱,大大方便我北完部夺取焉耆和双河,所以大单于完全可以答应汉人的停战条件,放焉耆和双河的汉军去西援疏勒,等疏勒战果出来,我们再行行动。”

听了自己谋主乌师庐的侃侃而谈后,屠奢单于立即心中畅快无比,原本被汉军阴了一道所产生的愤怒和不甘之情,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阴险干笑几声后,立即对乌师庐说道:“很好,不愧是我足智多谋的右国相,能将问题看得如此透彻,既然这样,那么就由你担任特使,去与汉人洽谈停战合约吧!记住,一定要让汉人放心,让他们将所有军队都放心的调到西面,与米尼公国组织的联军血拼去,他们两方死得人越多越好,哈哈……”

在屠奢单于如夜枭般难听的笑声中,原本朝蒲类海快速行军的奴兵部队停止了前进,而后北完部的右国相乌师庐,便带着几十名护卫向焉耆方向飞奔而去。

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在蒲类海赚得盆满钵满的李铮,也带着将北完部王庭洗劫一空的汉军,押着三千多名老弱妇孺,真就像乌师庐猜测的那样,伪装成北完军,穿着北完军的甲胄,张着北完军的旗帜,进入了北完部盟友秃发部掌控的交河郡。

秃发部已经据有大汉河西走廊七郡中的三个,是比北完部更强更凶悍的的游牧部族,但现在因为与回鹘人和羌人大战,争夺玉门关所在的晋昌郡,整个部族七成的军力都在东线,在西面剩余的三成的军力,又都驻扎在更南部的敦煌郡或是西北的伊吾郡,防备可能从南面偷袭的高原上的乌思人,和守卫伊吾郡内设在折罗漫山的秃发部王庭。

相对的与两个签订和平合约势力相交的交河郡守军就不那么多,也不那么精锐了,只有不到三千且普久弓骑,他们就是想阻拦突入的“北完军”,也是阻拦不了,只能任由这一支怪模怪样,带着大批老弱妇孺的“北完军”,堂而皇之的穿行交河郡,去向焉耆,这三千且普久统领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即派出轻骑向王庭和身在晋昌郡前线的翳魁单于通报,北完部入侵了。

等李铮带领奔波几千里,满身征尘的汉军回到焉耆后,北完部的右国相乌师庐已经在焉耆等了好几日了,很快各有打算各怀鬼胎的两方,就签订了停战合约,签订合约后,李铮为表示善意,施放了三分之一俘虏,另外三分之二的俘虏作为人质被带到远离北完部的龟兹,秘密看押起来,安西汉军东线的战事立即结束,和平也终于是有了保障,可以高枕无忧,也可以倾尽全力的去支援西面的疏勒了。

七日后,由焉耆,双河和勃达关三方拼凑,张公瑾任主帅,李铮和仆固俊担任左右副将的五万西援大军,在龟兹城外誓师,而后便向疏勒开拔而去,关乎大汉安西死生存亡的疏勒解围战随之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