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疏勒解围战(一)

    总的来说,在疏勒汉军的总兵力并不是太弱势,大约是八万人对十万,但米尼公国主导的联军,大多都是百战精锐,其中的诺曼军团和伦巴蒂军团多次出征,上一次围攻疏勒也有参与,而伊特鲁里亚军团中的士兵,原本就是东罗马帝国军团的职业士兵,为巴列奥略王朝挡住科穆宁家族的反扑,也是久经战阵。

弗里西亚王国支援来的银天鹅军团,虽然是临时组建的,但其中的大部分士兵都是弗里西亚王国侵略伽色尼帝国的急先锋,有些士兵甚至整整十年都没有下过战场,战争十分经验丰富,而卡尔鲁克人也一直跟随他们的主子米尼公国南征北战,经历过高强度的战争。

反观汉军这边,真正有战争经验的除了一直被敌攻伐,而不得不战斗的疏勒汉军外,就是在魂穿李铮带领下连战连捷的勃达关汉军了,东面的双河汉军和焉耆汉军,虽然有强敌北完部压迫,但北完部为保全自身实力,一直在寻求损失较小夺取两地的机会,没有强硬的派兵入侵,北完军一直都是与双河汉军和焉耆汉军在前线对峙,并没有发生什么大战,只有一些冲突和小规模战斗,所以两军中的大部分士兵也是没有任何大兵团作战经验的。

至于最后的龟兹汉军,因为龟兹处于安西最中心处,一直有同袍帮其挡枪挡剑,一直在养尊处优,所以战斗力是最弱的。

安西汉军战斗力不如敌人,这从李铮通过间谍获取到的双方兵种信息上,就能直观显示出来,米尼公国主导的联军中,普遍都有六七星的经验,而最强的几支诺曼骑士大队都达到九星满级的经验,哪怕最差的卡尔鲁克军队,也普遍有两三星的经验。

而反观汉军这边,代表经历战斗越多,经验最高的就是疏勒军和勃达关汉军了,其中疏勒军的幽州突骑和勃达关汉军中的丹阳兵,步跋子等经历多场战斗,杀敌无数的部队,才有七八星的经验,而龟兹军中许多士兵甚至直接就是白板。

当然虽然现在的战况恶劣,士卒精锐程度不如敌人,但安西汉军也并非没有一丁点的优势,他们的优势就是后勤补给,安西汉军的补给线只有敌人联军的三分之一,而且都是平直的官道,不像米尼公国这边,要运送补给必须穿过疏勒和碎叶交接地那块名叫图鲁葛岭的崎岖山地,很是艰难,在路上消耗极多,而且为了保护这条补给线,敌人联军主帅多米尼格还特意调了一万名卡尔鲁克轻骑和两千名伦巴蒂军队巡逻守护,无形中分摊了正面对阵汉军的军力。

即便米尼公国很是富裕,但也是很难维持在疏勒十万大军的消耗,至多还有两三月,囤积在碎叶的大批物资就会被消耗光,到时要么从更远的米尼公国内长途运输,要么敌军就只能黯然退兵。

而汉军的补给就要好很多,不仅仅是因为补给线短,而是因为提供全军补给的龟兹本就是富庶之地,再加上这一次苏未央救父心切,大开苏家的私库,用苏家强取豪夺而来的海量粮食财富供应大军,所以汉军补给很是充足,省吃俭用一点的话,能维持八万大军一两年时间。

而且汉军补给线上多是城邑营寨,更有大量大汉帝国先前修筑的能够施放烽火狼烟提前预警的烽燧,所以不容易被袭扰,所以自然而然汉军的战略就开始向着与敌人打消耗战方面倾斜。

但要打消耗战就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解疏勒城之围,打开起码一条能够运送粮食的通道,不然消耗战中最先倒下的必定是聚集三万军队和三十多万居民,而且存粮已经不多的疏勒城。

汉军援军从东面而来,而且补给线也在东面,所以就只能选择击破疏勒城东门的围困军队,敌军主帅多米尼格,外号剃刀,这外号预示着这位将领非常老谋深算,常常能看透事情本质,并且行动迅猛,遇事果决,老辣的多米尼格早就料到汉军援军的想法,在东面部署着重兵。

敌人联军骑兵众多,所以汉军援军的斥候们很难接近敌军营寨,察看敌人的兵力布置,但李铮却是可以派出利用金满河战役获胜所得到功勋点,新用骑砍系统造出的拥有欧洲人面孔的间谍,很是轻易就混入敌军中,源源不断的为李铮提供情报。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所以李铮很是容易就知道敌军怎么排兵布阵的,敌军主帅多米尼格将手中的十万大军分成六部分,其中一万卡尔鲁克轻骑和两千伦巴蒂重骑,保卫北面的补给线,而诺曼军团主力封锁疏勒北门,弗里西亚王国的银天鹅军团驻守疏勒西面,卡尔鲁克军队主力封锁疏勒南面,多米尼格亲自带领剩余的伦巴蒂军团和伊特鲁里亚军团,还有从其它几支部队中抽调出来的几支军队,驻守汉军援军主攻的东面。

东面多米尼格亲自率领的军队,也不是全部囤积在疏勒东城墙下,而是分成了两一部分,伦巴蒂军团主力承担屯驻在疏勒东面三座城门外,承担封锁任务,而伊特鲁里亚军团,外加两千名诺曼骑士和四千名库蛮骑兵,则是驻守在葭山大营。

葭山离疏勒城不足十里,虽然称作山,但不算险要之地,原本上面有一座汉军旧军营,但自从上一次米尼公国入侵,龟兹军进驻后,葭山大营得到非常大的修缮,可以说是焕然一新,拥有寨墙,壕沟和大量拒马,虽然不能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但绝对称得上壁垒森严,因为是建在一座几十米高的山上,守军如果居高临下防守的话,能抵挡数倍于己敌人的进攻的。

葭山大营自建成之日起,就是敌军的心腹大患,米尼公国组织的联军曾多次攻打,甚至耗费巨大人力物力运来十几架配重投石机来攻打,但最后都只能是留下一个遗尸无数,狼狈而回的局面,根本就攻不破葭山大营。

原本如果龟兹汉军一直坚守住葭山大营的话,敌人联军也不敢在背后有敌人的情况下,封锁疏勒东门,将疏勒城整个围困起来,造成现在对汉军来说战局如此糜烂的局面。

但龟兹汉军的统帅苏代从来到是色厉内荏之辈,当初一听到米尼公国请来的弗里西亚王国军队到来后,就愚蠢的认为疏勒不能久守,立即决定抛弃友军,命令龟兹汉军撤回孤石山防线,但他的撤军之事做得不秘,被敌人早就知晓,龟兹汉军一出葭山大营便被歼灭大半,残部带着失魂落魄的苏代躲入疏勒城,苏代可以说是造成现在危局的罪魁祸首,现在汉军援军就是要为他的昏庸胆怯擦屁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