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战狼

    屋外,诚王的杀手被两面夹击,院外是听风阁的杀手,院内埋伏着神机营的火枪手。现下早已丢盔弃甲,被杀的四散而逃。只有一个拿着巨锤的杀手还在苦苦支撑。

    骨时几次交手,已经知道了这名杀手的身份,是诚王的近卫,蒋中虎!

    此人天生神力,在层层包围中掀起一阵阵锤风,地面振动,乱石横飞,骨时和陈坤联手也未能将其拿下。

    呼啦一声,门被拉开,暮野只披了长袍,衣衫敞开着,汗涔涔的胸肌暴露在外,脖子上的红潮还未褪去,他犀利的眼神里带着着餍足的神情。

    正在激战的骨时转头看向暮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暮野,你混蛋!”

    一分神,不慎被巨锤掀翻了出去。长剑插入地面勉强支撑起身子,眼睛里燃着熊熊烈火死死盯着暮野。但若是现在对暮野出手,不明白情况的属下也会跟着攻击神机营的兵,骨时只能忍着,他竟然敢...

    暮野没有看他,提着刀走向了蒋中虎。

    “暮野你个缩头乌龟,你躲在屋里,莫不是怕了老子的锤子。”蒋中虎叫嚣着,看着暮野安然无恙的从屋里走出来,已经知道自己中计了。那个听风阁的女人,果然是个骗子。

    暮野抽出逆鳞刀,锋利的刀刃闪着凛冽的寒光。

    “来得正好,我这刀已经许久未开荤了,上阵前,就拿你的血祭刀。”

    “哈哈哈,黄口小儿,口出狂言。”蒋中虎振臂一挥将身边的虾兵蟹将全部掀翻,朝着暮野杀了过来。

    暮野此时心里早已燃起熊熊烈火,神色却波澜不惊。持刀而立,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狼。蒋中虎举着巨锤向暮野杀来,每一步都震得沙石横飞,暮野却没有躲闪,越来越近,蒋中虎抡起巨锤直冲暮野面门而且,掀起一阵飓风,拂起了暮野的黑发。

    “提督大人小心!”周围的人看暮野不躲不闪,心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巨锤即将锤爆暮野脑袋之时,暮野突然一个矮身,巨锤贴着暮野头皮抡过。暮野脚下突然爆发,长腿迈进一步,逆鳞刀向上一挥。闪电般的爆发力,瞬间斩断了蒋中虎手持巨锤的手臂。借力,暮野脚下碾转,一个转身,逆鳞从自己腋下穿过,伴着毛骨悚然的肋骨摩擦声,刺入了蒋中虎的心脏。

    哐啷——一声,蒋中虎的巨锤连着被斩断的手臂从空中掉落。周围的人才从这一声巨响中回过神来。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连暮野的动作都没有看清,蒋中虎就已经败了。

    蒋中虎睁着铜铃般的大眼,不可思议的盯着插入自己胸口的刀,自己在京都从未有过对手今日竟被一击毙命。恐怖的速度加上令人绝望的力量,这还是人吗?暮野抽出逆鳞,随手挥掉了刀上的血,宛如一尊杀神。

    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血如泉涌,不论是听风阁的杀手还是神机营的士兵都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太强了!只有陈坤一脸平静,这才是暮野真正的实力,在京都沉睡了一年的狼,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突然,骨时拿剑向暮野刺了过来,暮野用刀背轻轻一挑,就将他手里的长剑挑飞。骨时没有放弃,赤手空拳继续对着暮野发难,暮野一脚将他踹飞。骨时半跪在地上,一口血吐了出来。此时神机营的士兵纷纷调转枪头对准了听风阁的杀手。

    “你把我们少主怎么了!”骨时歇斯底里的对着暮野叫喊。

    暮野挑眉“你们少主?月儿现在是我暮野的女人。”

    骨时被激怒“妈的!暮野你混蛋,把少主还回来。”

    暮野却一脸傲慢“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把她从我手里抢回去!”

    “你...”骨时自知不是暮野的对手,但是哪怕有一丝希望他都要把少主带回去。

    暮野走到骨时身边,拽着他领子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犀利的眉眼盯着骨时,看得人腿脚发软。

    “动动你的脑子,月儿耍了诚王,把她留在京都,诚王会放过她吗?”

    骨时一愣,“用不着你管!”

    暮野脸色一沉“哼,今晚要么我把月儿带走,要么我杀光听风阁的人再把她带走,你选那个?”

    骨时沉默了,暮野确实有这个实力,而且阁主的意思是保护暮野回塞北,骨时即便是恨得牙痒痒也不能真的对暮野出手。

    暮野看骨时不说话了,知道恐吓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扔下他,转身进屋。

    “陈坤,送客!”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