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好痛啊

    藏锋痛恨自己的软弱,他此生执念便是清理门户,如今人在眼前了,真就这样放过了?

    不!他当初为了从萧彧那儿得到这孽徒的消息,甚至,说出了怀虫的秘密还调配出了能让顾珏怀孕的药,做了这么许多之后,下不去手?

    便是心里下不去手,手上,也是要下去的!

    想着,银针已经上了手:“你我多年恩怨,今日一朝了结!”

    藏锋能在民间行走几十年而不出什么意外,自然是有身手的。

    只见他银针上手之后,猛然冲出,就冲着鹿离的方向冲了过去,他那目标明确,银针直插鹿离死穴的方向。

    此刻,他脑中是当年他无知之中被鹿离害死的那些人的面目。

    他感觉此刻仿佛回到了当初他刚刚发现鹿离居然在害人的时候。

    这么多年的寻找,他心头已经不会像当初那么犹豫了,不会在鹿离跪下来求他的时候心软了。

    他不会,再放任鹿离为祸世间了!

    鹿离眼看着藏锋一针刺来面色黑了:“师尊还真是,好好说话都不乐意呢。”

    他不闪不避,只看着藏锋的动作,而后侧身闪过藏锋这一击,顺道退出去数十步,而后站定看着藏锋:“既然今日师尊没有心情,来日你我再叙旧好了。”

    说罢,他转身一跃,竟是一瞬三丈,身法之迅速,简直非人。

    藏锋嗅到他身上那腐烂的味道脸色青黑:“你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竟然将自己变得这样不人不鬼?!”

    但他追不上人。

    他看看手中那银针,好一会儿叹息着收好,转头入内。

    顾珏刚才就听到外头的动静了,也听到外头藏锋与鹿离的对话了,这会儿却第一次看到藏锋。

    只见藏锋那个样子。

    想想刚才那黑斗篷的鹿离,真的难以想象,这二位居然是师徒啊。

    而且他们还提到了他。

    顾珏眼下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根据刚才他们二人说的这位师尊应该与自己是认识的,还有,皇帝的人是什么意思?皇帝是谁?

    顾珏脑子里问题太多了。

    藏锋渐渐走近看着顾珏那眸色清明,但是一脸天真的样子整个人愣住了:“顾公子?”

    他好像不认识他?

    顾珏动了动嘴皮,好在奴才们伺候的细致,不至于嘴上起皮,也定期有人喂水,所以不算口渴,适应了一会儿之后,顾珏终于有力气开了口:“你说的顾公子,是我吧?”

    失忆!

    藏锋看着他的表情便感觉不对,如今确认了,真的是失忆,而且结合方才鹿离来过,他一瞬间便能想到,顾珏的失忆,与鹿离脱不了关系!

    他飞快给顾珏把脉,把脉之后,哪儿有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的。

    竟然是蛊!

    先前他骗顾珏肚子里有蛊虫,如今,顾珏体内竟然真的存在着一条蛊虫,若无意外,定然是那蛊虫让顾珏的记忆缺失,而蛊虫出自谁手,不用多说。

    “你……”藏锋一瞬难言到了极点,他如今面对顾珏,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可这是他做的孽啊!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珏看着他面上似乎不大好:“我不记得了,会让你很困扰吗?”

    “不是。”藏锋道:“……对不住。”

    “恩?”

    这对话,显然牛头不对马嘴了。

    纵然是道歉,面对什么都不记得的顾珏,他道歉,又有什么意义?

    若是还有记忆,顾珏也是不会原谅他的吧?

    藏锋心里知道,两人一人躺着一人站着,相顾无言。

    顾珏觉得气氛有点儿不对,但是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也不知道怎么说,这气氛有些怪。

    但是这时候,顾珏听到了一点脚步声。

    大约是气氛太怪了,他有点儿下意识躲避藏锋的视线,因此就寻声去看那门口的方向。

    心想又有什么人要来?

    而后只见一人,一身玄色龙袍,头戴玉冠,面容严肃的冲着他走来。

    顾珏看着他心口突然微微作痛,他自己不知怎么了,但还是去打量对方的容貌。

    从眉眼到嘴唇,他看的有些呆,等反应过来,人已经在他面前来。

    而后顾珏发现,这个人看着他的眼神,也有些古怪。

    说不上来开心还是不开心,面上也不是带着笑容。

    顾珏身上还痛的难受,这一个个看着他醒过来居然都好似家里死了人的表情,这谁能忍?

    于是顾珏闹脾气了,他转过头去,给萧彧脸色看了。

    萧彧看着顾珏那转过头去的样子:“顾珏?”

    这一声试探,竟然可以说得上小心翼翼。

    顾珏不知怎么,就是觉得,这人说话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吧?

    他不由缓缓回过头来,索性破罐破摔了:“你是谁?我醒来就什么都忘了。”

    萧彧那手猛然攥紧,又缓缓松开,他听着顾珏的话,严肃的脸上缓缓露出个笑容来:“你受了伤,因此不记得了一些事情。”

    终于有个人来说明他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了。

    而萧彧这话说出口的时候,已经回头看了身后的王海一眼,王海立刻对藏锋道:“神医请。”

    这是明目张胆的不让他在这里说出什么来。

    藏锋哪儿有不明白的。

    他不想顾珏被萧彧骗了,正要开口,王海已经截断了他的话:“神医!不要打扰陛下与公子,还是出去吧,老奴送您出去。”

    说罢,藏锋被王海拉了一把,纵然眼下要说,顾珏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又从哪儿说起呢?

    真的要让他记起从前吗?

    他想着顾珏那心如死灰的样子,茫然了。

    王海出去的时候关了门。

    门一关上,里头就更静了。

    萧彧缓缓坐在顾珏的床边,他看着顾珏的样子,发觉他眸中没有一丝厌恶,什么都没有,他不由开了口:“身上,还痛吗?”

    “痛……”顾珏本来就痛的厉害,他是个怕痛的人,这么痛,这么难受,他真的想哭。

    本来没人问的时候,他还硬撑,这一有人问吧,总感觉是被人关心了,这一被人关心了,心里就觉得有点儿委屈。

    他可怜兮兮的:“好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