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援手

    (感谢书友“生机无限天空蓝”的2张推荐票。)

    只是……。

    这可是一个迷友演化为红学的世界,谢玉一时犹豫,又怕出现甘十九妹世界的情况,被天打五雷轰后,还要贡献一身精血,最后再可能进了火化炉,真一个惨字了得。

    再次来狱神庙后,关照一番后,谢玉把那木盒转交给了贾宝玉。

    贾宝玉这段时间和贾环一起在狱神庙读书,有谢玉的关照,肯定比在原着中的待遇好太多了。

    宝二爷虽想到贾家形势,耐心苦读,但终是有些不如意。

    当看到谢玉又给他带仕途经济的书,他虽感激,但不开心。

    不过一翻来后,看到里面批注,一下子意外了。

    “这,这是林妹妹……。”

    再翻到最后,看到林妹妹写的鼓励小话。

    贾宝玉,顿时又觉得,这仕途经济的书看上去变的可爱了。

    多日,和贾宝玉关在一个牢笼里,贾环尽管从心内很讨厌贾宝玉,毕竟家里宠爱都被贾宝玉拿走了,他就是想刷刷存在感证明他也是府里的主子爷,让别人对他也恭敬些。

    但这趟落难下来,不得不说,他有现在的好一点处境,是有贾宝玉的因素在内的。

    现在贾家落败,他是贾家人,他自然是跑不了的,这兄弟之间的恩怨可以先放一放,先熬过这段苦日子,以后再找贾宝玉了算账了。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没有纯粹的坏人,贾环能这样想,也是被外面的险恶冲击的厉害,不得不成熟了。

    明白了些书中的兄弟阋墙外御其侮道理。

    贾宝玉看到了林黛玉的注释,现在处于为女读书,为女忙,为女考得状元郎,星爷附体状态,先不管他。

    卫若兰和史湘云终于回来了,拜祭过贾母灵柩。

    史湘云替她姑奶奶哭泣过一阵后,才和林黛玉平儿鸳鸯述话。

    而卫若兰,想要了解些情况后,写折子求情。

    谢玉连忙阻止道:“我的冠军侯兄弟,你还不明白,皇上派你出京自然是不想难做,其实也是想保全你。”

    】

    “也让你和原来的四王八公他们割裂开,将来提拔你也好让其他人无话可说。”

    卫若兰:“我其是那种贪图富贵,而不顾亲情之人。”

    谢玉:“我自然明白你的性情,所以才给你写信让你回来一趟,以免你既将来后悔又埋怨的。”

    卫若兰:“还是兄弟理解我,当初我们行险一搏就是兄弟你指挥算定,才让咱们弟兄立下不示奇功。”

    谢玉:“明白就好,你且听我安排。”

    卫若兰:“谢兄请讲来!”

    谢玉:“若兄弟听我的,千万别做入宫觐见求人的举动,这这样做自会让皇上为难,也会消耗掉你好不容易在皇上面前攒下的情分。”

    “你听我安排,只需要拜访一下,露露面,这两三日后,你再出京重回任上就可。”

    卫若兰:“只是如此……。”

    谢玉:“确实如此,你这样既然不会减少你在皇上心中的情分,反而让皇上更为记挂你。”

    “我让你露面,就是让你在其他落难勋贵前面找补找补,毕竟你现在也是骤然高官,身边的聚势其实还不够。”

    “这些勋贵虽然破落,但在军中的威望还是有的,主枝虽烂,但旁系子弟中还是有些个可用的。”

    “我已经替你考察过来,这离京时一并带走,他们祖上在军中都是有威视的,这就是你以后的聚势人脉。”

    卫若兰:“我怎么没想到多谢兄弟了。”

    谢玉:“你我兄弟客气什么,不过,你还得把你夫人留下。”

    卫若兰:“我夫人的姑奶奶去世了,生前老太太对她那么好,我不用说,她也会留下进孝心的。”

    谢玉:“这只是其一有道是夫妻一体,第二也是让你夫人,替你安抚住人心,她在就如同你在。”

    卫若兰:“我夫人?她能做什么,这倒是没想过!”

    谢玉:“你现在要办差,肯定少不了连日奔波,你一个爷们倒是没事。”

    “你夫人怎么说也是是一个弱女子,和咱们这些在军中滚过来汉子是不一样的。”

    卫若兰:“呵,你我兄弟,还是说些实话……。”

    谢玉:“好吧,其实也是我的一些私心的,我夫人虽老太太的外孙女,尽先孝是应该的,但从你夫人那里你也该知道我夫人是有先天之疾的。”

    卫若兰:“你的医术我可是知道,不能治?”

    谢玉:“这可是先天之疾,娘胎里面带过来的病,只能养,无法根治的。”

    卫若兰:“原来如此!”

    谢玉:“你夫人,怎么和老太太一样是姓史的,叫声姑奶奶的……。”

    “而且,我最近为了这些人,已经名声受累,是要躲一躲了。”

    卫若兰:“那到也是,你决心要清流路子,自然和我们顾忌的不一样。”

    “倒是就像之前你我兄弟说的,我在外你在内,一起为皇上匡扶天下。”

    谢玉:“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卫若兰:“我当然是同意了,早就同意了,我原本就是这样想的,只是她非要跟我去。”

    “她跟我去了,又担心家里的阿大,阿二人家照顾不好,女人呀!”

    “现在这倒是一个好理由,对了,你和你夫人什么时候。”

    谢玉:“咳咳……你也知道我夫人身子不好,现在要孩子不是时候,晚两年再说了。”

    “先不说我的事,说到这里……,你是不是差事办的不顺利!”

    卫若兰:“正想和你请教。”

    谢玉:“你且说来!”

    卫若兰:“皇上让出去差各省藩库,为后面火耗归公的大政做准备。”

    谢玉:“那可有查出什么。”

    卫若兰摇了摇:“账目、库银数量都对,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谢玉:“数量对,那质量呢?”

    卫若兰:“质量?”

    谢玉:“你该知道,银子分这么多种,像官银,市银,杂银各种。”

    “咱平日所用,多是杂银,只有大宗采买,才用市银。”

    “而官银,多是藩库军中,或者圣上赏赐才有用的。”

    卫若兰勐拍大腿,道:“原来如此,藩库中的银量数量虽对,但形制各有不一,多是杂银、市银,肯定有问题。”

    “只是当时,只是有人说是刚从地方上,收上了的,我原是没多想!”

    谢玉摇了摇道:“你呀,你想想皇上让你去干什么的,是为什么做准备的。”

    卫若兰:“自然是为了火耗归公的大政!”

    谢玉:“既然如此,肯定有有这个火耗问题,皇上才想着火耗归公的。”

    “地方县府一定是会先把杂银,做成市银,甚至是官银送到藩库的。”

    “所以,藩库,若是出现市银,若是少量还算是允许的,但若是出现杂银,那就不对了。”

    卫若兰:“杂银数量不少,可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杂银,上百万两的。”

    谢玉:“唉,既然能让民间借贷,地方官府作为地头蛇,由当地官长出面,担保,做一时的临时拆借应付上级检查,自然也是可以的。”

    卫若兰:“竟是如此,可恶!”

    “那我该怎么做!”

    谢玉:“简单的很,找个理由,临时封的藩库,再制造些流言,商户自然会怕自己的银两被充公,自然会有人来告,接下来就看你手段了。”

    卫若兰喜上眉梢:“敢如此欺瞒我,自然要他们看我的手段。”

    语气中,隐有狠意。

    若是上过战场,见过人命的。

    只是,谢这样真的好吗?

    不过,想到皇上的用人手段,现在正是要用卫若兰的莽和勇,来冲刷官场上的暮气,谢玉也就没再劝什么。

    果然,回京两日,卫若兰私下拜访一下,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也让不少人看到希望。

    然后,没有再串联活动,而是自然摆出束手就擒的模样。

    如此配合,皇帝自然也不会再下死手了。

    而对于卫若兰的私自回京,皇帝本来是有些生气的,但见卫若兰又什么都没做,反而是帮了自己一把。

    皇帝不但不介意卫若兰的私自回京,如此有大局观,和自己心意的臣子确实是少有的。

    等过一段时间,卫若兰雷霆手段,处理藩库库银,罢了一批昏庸的碌官,更让皇帝满意了。

    史湘云来了,她接替林黛玉处理贾母后事,也让体弱的林黛玉能休息两天。

    只是已经嫁给蒋玉函袭人,听说贾家遭难,大冷天的也是从外地赶了回来。

    先打听到,宝二爷被关进了狱神庙,贿赂一番后,见到宝二爷。

    然后,受到宝二爷嘱托,让她去紫檀堡去看看林黛玉。

    袭人也是后悔,看走眼了,撮合宝二爷和薛宝钗。

    然后没想到薛宝钗过河拆桥,被打发出去了,后还是王夫人念给她对宝二爷的好,给了不少陪嫁,让她嫁给蒋玉函。

    可当初撮合宝二爷和林姑娘,她或者就能就在宝二爷身边。

    当然了,若是就在宝二爷这边,或者和麝月一样,在吃牢饭呢!

    随后袭人,来到紫檀堡见了林黛玉,两人又是一番感慨。

    随后袭人说想去内狱去看看王夫人,林黛玉心中一惊,也想到是该去看看。

    不过,既然要去了,想到了谢玉的交代,就让人把农庄里面管事的刘姥姥,叫了过来。

    现在刘姥姥的女儿女婿,都在这庄上做工,板儿在谢玉的学塾读书。

    林黛玉这样一说,刘姥姥自然是愿意的,虽然现在过的好了,但还是记得方面揭不开锅时王熙凤给了二十两银子。

    说起来,巧姐的名字,还是她给娶的。

    三人如何如“救世主”一般,去了内狱不提。

    转眼过了年,卫若兰差事办的很好,趁机为贾府求情,说是不忘旧情云云。

    皇帝虽不喜,但这是贾府已经被他打的七零八碎的,杀鸡儆猴的效果也达到了,毕竟和太上皇一辈有老亲,也不合适过于赶尽杀绝。

    也就给了卫若兰面子,当然了,该有赏赐没了,还有连带的敲打,让卫若兰专心差事。

    不然,不枉费一时君臣际遇如何如何的……。

    历来使功不如使过,卫若兰感激皇帝恩典,自然更是专心办差了。

    果然过完年,出了正月采用谢玉的办法,又赶上新年,效果大好。

    差事半的利索点的卫若兰,在“捷报”中歪嘴提了一句贾府,虽没求情。

    但皇帝心里是明白的。

    于是,这边在皇帝的默许下,对贾府的处罚很快就下来了,先是褫夺了两个国公名头的赦封世职。

    再到具体罪名都是什么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之类的罪名不提。

    其实四王八公里面都差不多如此行事,只是皇帝收拾人的一个冠冕堂皇借口。

    至于对卫若兰的封赏,自然先压下了,而且不让他回京述职,而是在外记忆办差。

    这点谢玉也说过,卫若兰早有预料,而且把自己“把柄”交给皇帝,反而更让皇帝觉得他有人情味,反而更信任与卫若兰的。

    在说回贾家人这边,因为卫若兰的“求情”自然没有搞株连,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看看大难临头,贾赦虽庸,但也到底是当老子的,替贾琏顶了不少罪,最后流放辽东。

    贾琏和王熙凤身上也就是放高利贷,毁人婚事的罪名,判罪轻一些,本也是要判流刑的,但可以花钱赎罪,但都要多坐半年监牢。

    至于其他拔出萝卜带出泥之辈,谢玉和他们不熟,自然不会花钱赎买他们。

    而且也确实需要一些人付出代价,给别人看看,也能转移下注意力。

    对于贾政,果然考虑到探春远嫁和番的功劳,只说是昏聩,但考虑到多是受人蒙蔽,贬为庶人。

    贾政曾在大观园稻香村处说过自己的归农之意,当时自然是效彷古人想客气客气。

    现在一语成畿,不用效彷,可以直接在紫檀堡上“归农”了。

    至于贾蓉,早就挂了,尸体也是谢玉帮忙收的,人死债消,也就不判了。

    爷们判了,王夫人,刑夫人他们自然跟着丈夫走。

    原宁国府的尤夫人和贾蓉续弦,也是无罪释放。

    既然大人们放了,狱神庙里面的自然也是。

    那些丫头婆子,包括贾宝玉和贾环,自然是要放出了,当然了少不了都要交些议罪银,但内部团购价,总是便宜些的。

    不然就要出现像电视剧里面那样,贾府的男女老少,被官府公开拍卖的场景。

    这种没脸面的事,谢玉自然不会让他发生。

    史家人史湘云能收留,贾家人林黛玉也是能收留的。

    就是要做,就不能做的没脸面。

    /74/74690/32100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