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我对材料上有些要求

    “是魏老板吧?”

    当陈理从金杯车上下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那位前世让他丢了一条命的家具厂老板。

    讲道理~如果是刚重生那会,陈理其实对这位多少还有那么一丢丢的怨念。

    毕竟当初要不是送这家伙...自己应该也不会被车给撞上天。

    但怎么说呢~如果没有那场意外,陈理也不会有如今的这番境遇。

    所以你要说陈理有多恨这哥们...那倒也不至于。

    只能说~当陈理看见这位的时候,心里多少是有那么一点古怪罢了。

    “啊~我是魏双林,请问你是......”

    此刻的魏双林有些懵圈,他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些人。

    虽说他是开家具厂的,有人上门来找也算正常情况,但这种一大帮子人下来的既视感...多少是有些奇怪的。

    不过魏双林可以确定的是,对方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毕竟这来的还有女卷,甚至还有小姑娘,所以肯定不是来找麻烦的。

    “呃~是这样,我是朋友介绍过来的。”

    “他之前结婚的时候,在你这订制过家具。”

    陈理从衣服兜里掏出了香烟,一边拆香烟一边随口胡诌道。

    其实他这也不算是胡诌,因为魏双林的家具厂本就有这个业务。

    不说别的~起码这个镇子上的人结婚~很多都会选择到他的家具厂订做家具。

    所以陈理的随口胡诌~在魏双林看来,那就是生意上门了。

    在了解是生意上门之后,魏双林的脸上瞬间迸发出灿烂的笑容,而且没等陈理拆开香烟,他已经从兜里掏出了一盒中华。

    “对~对,我们这可以订做家具。”

    “来来~抽烟,对了~里面请~里面请。”

    “东子~赶紧拎壶开水过来泡茶~!”

    2000年的魏双林,其实年纪甚至还不到三十岁。

    他之所以会接手这个家具厂,除了他本身之前学了一身木匠手艺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他的老丈人生病了。

    魏双林其实就是这个镇子上的人,只不过他从小父母双亡,是他的舅舅把他送到了一个木匠身边学手艺。

    而他的木匠师傅,其实就是这个家具厂的原主人。

    但为什么魏双林现在成了这个厂的负责人呢?

    那是因为魏双林的老婆,就是他师傅的闺女。

    准确来说~其实魏双林是这家家具厂原主人家里的上门女婿。

    很多人可能不清楚~其实上门女婿这个词...可不是什么好词。

    上门女婿~又叫做倒插门~讲究一些的说法叫做“赘婿”。

    后来有不少影视作品甚至是网络,也会以此身份进行书写,可实际上~真正的上门女婿~可没有那些影视作品或者是网络里那么好的待遇。

    说好听点~那叫赘婿,说不好听点...一些所谓的上门女婿~更像是一个不用开工钱的免费长工。

    基本上~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几乎是没有人愿意去做什么倒插门的上门女婿的。

    但魏双林不同~他的确是因为生活所迫,进了师傅家里当木匠学徒,后来更是被他师傅招赘成为了上门女婿。

    但从始至终~无论是他师傅~还是他媳妇,其实对魏双林都还挺不错的。

    而且魏双林之所以答应上门入赘,那也是因为他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了,就他一个孤家寡人的,无所谓入赘不入赘的。

    而且即便是这样,他媳妇也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一个跟着媳妇姓~一个则跟着他魏双林的魏姓。

    不过话说回来~像魏双林这样的赘婿...不能说没有,但绝对少的可怜。

    大多数的赘婿~其实过的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糟糕。

    但这些也都无所谓了,反正陈理总共也就认识魏双林这么一个赘婿而已。

    而就在前几年,魏双林的岳父也就是这个家具厂的原负责人因病动了一场大手术,后来这个家具厂就交到了魏双林的手上。

    据前世魏双林喝醉了之后跟陈理所说,当时他岳父把这个家具厂交给他搭理的时候...甚至还引起了他媳妇的姐姐一家非常的不满,甚至他媳妇跟他姐姐一家人后来还彻底闹翻了!

    也就是后来魏双林的确把这个家具厂发展的不错,而做为股东的姐姐一家才算是偃旗息鼓了下来。

    但实际上魏双林也有些不满,因为家具厂的发展几乎是他一个人撑起来的,而他媳妇的姐姐一家什么都不干每年就能分走30%的利润,这也让魏双林抱怨连连。

    只可惜做为一个倒插门的上门女婿,他不可能在家里去抱怨这些东西,反倒是在喝醉之后能跟陈理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聊上一聊。

    而这样的情况多来几次~魏双林也就跟陈理混得极为熟悉了。

    那时候的魏双林~每逢应酬之时,几乎都是选择前往陈理所经营的夜场,甚至有两次魏双林因为出门太急钱没带够~还是陈理帮他付的账。

    在夜场~工作人员几乎是不可能帮客户付账的,但陈理就帮魏双林付过两次。

    无他~因为陈理从魏双林这里赚到的钱...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

    而当时陈理帮魏双林付账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收不回来这个钱的准备。

    还好~当时的魏双林虽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无良商人,但他终究还是个讲究人,没有让陈理这个夜场的服务人员吃亏。

    “几位老板~需要订制一些什么家具啊?”

    “是家里有人结婚?还是家里购置了新房?”

    一番端茶倒水忙活完~魏双林这才开口询问起了陈理一行人的真实目的。

    “咳~咳咳!”

    “是这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具厂里的粉尘有些大,陈理突然莫名其妙的咳嗽了起来,不过紧接着他便把话题转移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上来。

    “我们家~新盖了两栋房子,所以想要买一批家具。”

    “之前我们也去家具城看了看,但咋说呢?”

    “魏老板你是开家具城,你应该最清楚。”

    “家具城里的那些成品...要嘛质量不行,我根本就看不上眼。”

    “偶尔有些品牌的家具看着还行,咳咳~但是那价格...基本上就跟宰人似的。”

    “刚好之前我有个朋友结婚,说是去年在你这订制了一批家具,用着还行~”

    “这不~我就问了地址直接找上门来了...咳咳!”

    说完话~陈理又咳了起来,这时候他突然感觉好像有哪儿不对劲。

    这似乎并不是因为家具厂的粉尘原因,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拿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但说实话~真正感冒的人,自己摸自己额头...其实根本感觉不出来。

    陈理估计自己可能感冒了~主要是港岛的天气和川省有很大的区别。

    他今天陪着家人在家具城转悠了半天,虽说外面套了件呢子大衣,但是这玩意的保暖效果和羽绒服比可差的太多了。

    虽说陈理的身体很好~但这个感冒...有时候说来可就来了。

    “哎呀~陈老板你这话可算是说对了。”

    “实际上不瞒你说,那家具城里的家具,有一大半都是从我们这些厂子里生产出来的。”

    “我们这边卖个出厂价,他们那边一转手就翻了好几倍卖出去。”

    这边的魏双林并未发现陈理的异样,相比陈理的健康状态,他只关心今天能不能拿下一笔订单。

    “不知道陈老板你这边是想要什么样的家具,不是我老魏自吹啊~!”

    “基本上你们在家具城那边看到过的样式,我们这边几乎都能做。”

    不过他这话听到陈理的耳朵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感觉。

    虽说陈理并不清楚2000年这时候魏双林的家具厂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但是看如今这家具厂的规模之小...陈理就是用脚指头都能猜出来魏双林这话里的水分。

    换源app】

    而且最关键的是,陈理记得很清楚,魏双林的家具厂在2006年之前...其实一直发展的并没有多顺利。

    不是说魏双林的家具厂在这些年不赚钱~而是赚的钱......不多!

    因为魏双林的家具厂在06年之前~其实一直处于给某品牌代工的状态。

    给人代工~魏双林其实也赚了不少钱,但是和后来其自己做品牌,甚至远销海外那时候相比...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而魏双林之所以在那之前一直给某品牌代工,主要原因是因为魏双林的家具厂...主打的其实是传统的中式家具。

    中间魏双林也试图转型~但最后转型还是失败了。

    而就在魏双林准备接受命运,打算就那样继续给人家代工下去的时候......突然~传统的中式家具变得吃香了起来。

    那时候国内开始大炒什么海南黄花梨以及传统的红木家具,而魏双林就是在那个时候搞起了自主品牌,并且在那之后将自家的产品甚至销售到了海外市场。

    所以~陈理很清楚魏双林这句话的水分,这家伙...纯粹就是在硬吹。

    不过陈理也并没有揭穿魏双林,因为他这次过来的目的~就是订做一批传统的中式家具。

    “我打算做一套古典式家具~不,是做两套!”

    陈理在心里盘算了起来,他之所以会找上魏双林,其实可不仅仅只是因为魏双林的家具厂中式家具做得好那么简单。

    “两套?”

    “呃~那个陈老板,你如果是要订制的是整套的话,那这家具可不算少啊!”

    一整套中式家具~如果真要细算起来,那物件是真不算少。

    简单来说~古典式家具大致分为五类!

    床榻~桌桉~椅凳~柜架以及剩下的杂项!

    看似五类,可实际上每一类之中又细分为很多小的类别。

    比如桌桉,就分为炕桌、炕几、炕桉;香几;酒桌、半桌;方桌;条几、条桉;书桌,书桉,画桌,画桉等等等等。

    当然~一般人肯定是不可能定制完一整套所有的家居,实际上...他魏双林这个家具厂也没有那个条件。

    按照现代人的认知,一般所谓的全套中式家具,往往包含一张床榻~一张桌~一张桌桉以及其配套的桌椅板凳等等。

    然后根据需求不同,往往还有配套的柜架以及梳妆台等等。

    所以陈理口中说的两套...这就显得有些扯澹了。

    不说陈理有没有那个需求,光是这两整套古典式家具...从价值上就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

    即便陈理负担得起...他这个家具厂还真不齐全。

    有些传统工艺,别说他了,就连他那位岳父都没有掌握。

    “啊~是我说的有些含湖了。”

    “我这里有个清单,魏老板你可以看一看。”

    在魏双林的解释下,陈理明白自己说的有些模湖,于是直接从兜里掏出了提前写好的清单递了过去。

    魏双林接过清单看了一下,然后直接打了一个激灵。

    “嚯~千工拔步床?”

    清单上的第一个,就让魏双林的精神直接紧绷了起来。

    “这个...陈老板,不好意思啊!”

    “这个千工拔步床...我们这可能做不了!”

    魏双林有些尴尬的看向陈理,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一上来就是这么高的难度。

    其实千工拔步床对于老一辈的工匠而已,倒也没有那么大的难度,但现在都2000年了,那些老一辈的工匠......都老了!

    其实魏双林的岳父就能做这个,但现在他岳父根本做不了木工活。

    而他魏双林~离这种老式的经典技艺......差的还远着呢!

    其实倒也不是说技术上有多么难,而是因为在现代社会,这些老一辈的手艺根本就不吃香了。

    当初魏双林的岳父教他手艺的时候,压根就没教这个。

    其实很多传统手艺,几乎都是这样没落下去的。

    这其实也和经济发展有一定的关系,很多以前堪称惊艳绝伦的技艺~到了现代却几乎失了传。

    不是这些技艺本身被时代淘汰了,而是其技艺的消费水平根本不足以被当代的人所接受。

    尤其是像千工拔步床这样的技艺,别说现代了~那就是放在明清~那也不是小门小户能用到的手艺。

    而放到现代......抛开中式家具的没落不谈,光是千工拔步床的造价~就不是普通人能接受的。

    “呃~做不了吗?”

    陈理有些意外,因为他前世可是听魏双林说过,他们家具厂里最贵的产品,就是这千工拔步床了。

    “陈老板~我就跟你说实话吧!”

    “如果是普通的拔步床,我们厂子其实能做。”

    “但你要的是千工拔步床...这个...我们这边的技艺可能达不到。”

    2000年的魏双林,还没有变成后来的那个无良商人,所以对于陈理的要求...他选择了如实相告。

    如果放到十多年后,这家伙搞不好就直接答应下来,然后顺带宰陈理一刀不说,最后可能就拿一张普通的拔步床跟陈理应付了事。

    实际上~陈理并不知道的是,二十年后魏双林的家具厂之所以有千工拔步床,那是因为那时候魏双林找了两个大师傅。

    而现在的家具厂,别说找什么大师傅了,他魏双林就连徒弟都才只收了一个。

    “呃...那好吧!”

    “那就做架子床吧!”

    “这个你们这应该能做吧?”

    陈理有些叹息~他前世在互联网上是看过所谓的千工拔步床的,他这一次打算在魏双林这里薅一把羊毛,所以就想弄一套中式家具。

    结果没想到...这魏双林竟然没这个手艺!

    “这个能做~这个没问题!”

    “唔~除了这个,其他的我们这里都没什么问题。”

    魏双林连忙答应了下来,架子床的造价自然是比不上千工拔步床,可也远比普通的床造价贵了许多,而相应的...利润也会大上一些。

    而且加上清单上的其他家居,这一笔订单...估计能赚上不少钱。

    “咳咳~咳咳!”

    陈理突然又咳了起来,这一次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可能是感冒了。

    不过该说的事情还是要说,于是陈理在喝了一口热茶之后看向了对面的魏双林。

    “哦~对了!”

    “这两套家具,我还有个要求。”

    “陈老板你说~是对款式有什么要求吗?这个没什么问题,我们这边有成品图,你可以看......”

    魏双林以为陈理是对产品的设计有什么要求,这属于正常要求所以他也没多想。

    “不是~你听我说。”

    陈理摆了摆手,示意魏双林听自己说。

    “不是款式的问题,当然款式上我肯定也有需求,不过这个我们后面再谈。”

    “是这样~这两套家具啊!”

    “我对材料上...有些要求!”

    “其中的一套,我要求用黄花梨来做!”

    “而另一套,则用红木来做!”